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303章 最终你还是来了
    想到此处,残月便直接冲天而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旁的凌天赐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看到残月的飞天之势,他手中的长茅一刺一拉挂在残月的肩上,而后手上一拉朝前冲去,速度极快。

    残月已经顾不得前冲的凌天赐了,她知道自己顶多也就再硬挨一击,此刻她的肩膀也已经麻木了,洁白如玉的肩膀也已经变得乌黑,即使她想挥手阻拦也已经不可能了。

    凌天赐冷笑一声手中黝黑凌冽的长矛,直接刺透了残月的伤口之中,他本想上前削掉残月的脑袋,不过残月却脚下一抖,将凌天赐踢落了下来。

    残月飞到空中不远处的参天大树书尖之上,便呆立在上面,她此刻的身体竟然开始不断的发抖,豆大的汗珠从她洁白的额头上滴落,不过她依旧在空中坚持着,不让自己落下来。

    看到残月已经飞到远处,凌天赐冷然的看了一眼残月,而后转身看向林雷。

    而这边的影煞也已经和魔佛战斗到了白热化,他看到林雷的危机,十分想过去帮忙,但是却被魔佛死死缠住不能过去。

    甚至在分神的时候,还重重受了魔佛一掌,落了下风。

    而林雷看着白无常速度飞快的朝着自己而来,面上毫无惧色,如今他已经杀了那个黑无常,还杀了这么多暗影杀杀手,重创暗影楼,即使是死了也值得,不过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因为还有两个至亲至爱的女人在等他!

    白无常剑上的剑气霸道而出,朝着林雷劈砍过来,此时林雷的天罡符也用完了,如果被劈实了,恐怕连渣都不剩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白无常,林雷嘴角微微上翘,看起来异常的邪魅。白无常此时已经被愤怒蒙蔽了自己的双眼,那个黑无常从她小的时候便已经视入哥哥,两人也是情侣,不知道经历多少生死,才有如今的修为。,也正是这样的感情和依赖,让他们的配合异常的默契,即使是暗影楼里的那些高手,在他们两人的合力之下也讨不到半点的便宜。

    今天他们的目标不过是这个没有千刃在手的暗影楼叛徒而已,却不曾想刚一交手,自己的挚爱的黑无常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他的手上。

    且先不论他们之间的感情,单单威名远扬的黑白无常如今却只剩下一人。没有了熟悉的配合,他们单论各人实力在暗影楼也排不上号,她知道这一次回去之后,恐怕他以后她的名字将无人知晓,不过她还能回去吗?白无常心中自问,他知道就算杀了林雷黑无常也复活不过来,他决定杀了林雷之后就殉情。

    此时林雷手上一挥,忽然使用绝招影残身,白无常刚反应过来,她头顶上,瞬间多出了三个林雷,却已经急速向着她杀来,顷刻之间将她分尸。

    白无常在空中抖了一下,变成碎块落了下来,至此暗影楼没有黑白无常。她剑上的剑气也在这一抖中消失了,她锋利的长剑擦着林雷的身体直接没入了地面之中。

    林雷手上一挥,那些影残身瞬间回到身体之中。

    “哼!杀掳。我还是来晚了一步,没想到你竟然杀了这么多人,还将黑白无常,以及残月杀死!今天我要不杀了你,就自绝于此!”高空中传来一阵愤怒的低沉声音,道。

    “靠!”

    林雷闻此,急忙抬头望去,只见凌天赐已经刺中残月的身体,挂在长矛之上,显然残月已经死了。

    随后便见一个浑身被乳白色光芒包裹的人矗立在高空之中,根本看不清面目,随意一招对着凌天赐打去。

    凌天赐急忙举起长茅回击,可是面对那么强大的力量,他抵抗不了,便被直接打的下坠下去,砸进地里,激起万丈烟尘,不知死活。

    林雷忍不住叫道:“血娑你最终还是来了,这随意一击是真的强啊!”

    不过好在烟尘过后,凌天赐也只是受了一些小伤,他来到林雷的身旁,长茅已经折断,不过他依旧冷冷的看着高高在上的血娑,紧护着林雷。

    “她就是暗影楼排名第一的血娑?”凌天赐面色凝重的问道。

    “是的,你能打过她吗?”林雷拍了拍凌天赐的肩膀问道,一副看你的了样子。

    凌天赐扔掉手中的长矛,无奈道:“就算全盛时期的我都不行,更何况如今内力都要耗尽的我呢?”

    “靠!”

    林雷忍不住爆出了粗口,道:“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天空白光散去,露出了一个被血色面具遮挡脸部的绝妙身姿,站在树梢之上,一副披靡天下之势。

    “嗖!”

    人首蛇身的影煞咬了一口魔佛,急速脱离了战场闪身来到林雷这边。

    “可恶!”

    魔佛怨毒的盯了影煞一眼,急忙封住血脉,一个幻影来到血娑这边,山鬼和疯道两人对视一眼,不在留受,急速杀掉对战的百米巨蛇,两人也化为残影来到血娑这边。

    其他还没死掉的暗影杀手,看到血娑来了,从新燃起来活着的希望,纷纷脱离战场来到这方。

    那些失去攻击的百米巨蛇们,也被影煞召唤到他们这方的身后。

    密林的月空明月高挂,漆黑的夜无风自动,周围的大山漆黑黝明,像是山间猛兽,对来犯者虎视眈眈。

    月空之下两路人马,各执一方,相互对峙,浓烈的杀气,让山中百兽全都忍不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而这座原本茂密的山林,此刻也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撒眼望去,尸横遍野,原本清澈的河流,此刻也被鲜血染红,大地也被鲜血浸透,这一场战斗好不惨烈。

    树上的血娑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雷,冷傲道:“杀掳,不想死的话,自废修为,跟我回暗影楼复命,别逼我动手。”

    闻言,凌天赐和影煞两人急忙上前将林雷挡在身后,紧紧护着。

    “呵……”

    林雷无奈一笑,抬头望着血娑,求道:“血娑,我没有做当年的事,是被赤蝎陷害的。放过我好吗,我不想做杀手了。两年生活,让我找到喜欢的人和过命的兄弟。我只要亲手杀了赤蝎,就将当年的拿走的东西交出来可以吗?”

    这些全是林雷的心里,如今的他早就让他适应,忘却掉杀掳的身份。以前的杀手生涯,他真的不想做了。

    人生来本就有七情六欲,不是一台冰冷的杀人机器。以前的自己从小被封闭起来训练,他的人生只有任务和杀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

    如今的生活,他真的舍不得,他真的很想继续生活下去,不想就这样的死去,才会底下他那颗高傲的头像血娑乞求,希望给他一个机会。

    “和我说这些没用,我接到的命令是押你回去。”血娑丝毫不畏所动,依然站在树尖双手背后冷傲道。

    “那就是没得谈了?看来我们只有一战了……”林雷惨笑道,拿起手中的长刀,指着血娑。

    随后转身对着影煞和凌天赐小声道:“一会我挡住她,你们杀出去,记得活下来。”

    “师父!我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影煞双眼变成蛇瞳,露出尖牙倔强道。

    “唉!”

    凌天赐轻叹一声,捡起一把完好的长茅,道:“来都来,那有离去的道理。多少年都没有这样的一战,这种感觉很爽!哈哈……”

    “前辈,我一直不明白,我和你一直没有什么交集,你为什么会如此拼了性命保护我?”林雷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当年,我欠你父亲一条命。”凌天赐淡淡道。

    “额!”

    “我父亲?”林雷一脸懵逼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