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304章 木剑败血娑
    “这件事说来话长,如果今天我们能活着出去的话,会有人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凌天赐说道。

    林雷心里腹黑着,心说你老人家还是别说了。他说的估计是关于真正林雷父亲的事情,我这可是冒牌货。

    要是让你知道我是假的话,让你这么拼了命的救了一个冒牌货,估计能一巴掌给我拍死。

    不过这话林雷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算了,可不敢说出来他是假货。

    看来他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啊,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他就没有这些顾虑了。

    “你们聊够了吗?”

    血娑不再废话,直接随手一剑向他们劈砍而去,凌天赐和影煞急忙上前,准备使用绝招去格挡,却发现血娑强大剑气,所发出的杀气,竟让他们入坠泥潭,身体动惮不得。

    根本使不出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剑气离他们越来越近,而剑气所过之处,周围山石碎裂,参天大树气根而断,可见这血娑的强大。

    “要完了吗?”

    林雷看着越来越近的剑气,无奈道。暗影楼排名第一的血娑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连累了我的朋友。

    “嘭!”

    预想的死亡的并没有来临,在林雷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人随手一招便化解了血娑的剑气。

    看到那人,凌天赐嘴角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微笑,道:“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今天死定了。”

    林雷和影煞两人也是一脸好奇的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和蔼的中年妇女微笑。

    看到这熟悉的面孔,林雷忍不住叫道:“张婶!”

    影煞也是眉头微皱,一头雾水,对于张婶他也是知道,师父的老婆谢雨荨很喜欢她做的牛杂面。

    此刻,不但影煞也是一头雾水,林雷更是满头雾水。张婶不是只会做牛杂面吗?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看样子丝毫不把这血娑放在眼里,实在是牛逼啊!

    只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会不惜降低身份的出来摆摊卖牛杂面。而且看凌天赐的样子好像是认识张婶的,莫非他口中所说之人便是这张婶让他过来救自己的。

    一连串的问题从他的脑海升起,林雷面向张婶疑惑道:“张婶,这是怎么回事?”

    “孩子,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事情的时候。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张婶笑道。

    尽管林雷很想知道,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秘密,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张婶和林雷说完,随后便看向站在树梢之上冷傲的血娑,笑道:“你的剑很强。”

    血娑看都不看张婶一眼,冷傲道:“还用你说,不想死的话滚开!”

    “一位真正的剑道强者可不像你这般狂傲,你是一个可塑造之才,小心你的狂傲会害你了。”张婶眉头轻佻,沉声道。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高下!”血娑冷道。

    “如你所愿!”

    张婶轻笑道:“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的剑道强者。”

    说着张婶,伸手吸断一块粗枝,凌空削成一把木剑,指向血娑。

    看到那把木剑,林雷忍不住了小声提醒道:“张婶,血娑手中的剑可是一把宝剑,和我的千刃不相上下,你这把木剑行吗?”

    张婶冲林雷微微一笑道:“看着吧。”

    旋即两人对视,目光中似乎有剑气溢出,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锋利了起来。

    四周的所有人也都开始全神贯注,集中精力看着场中两人对战,这可是难道一见的战斗,怎么会错过?

    空中落下的血娑,浑身的剑势越发的强盛,目光逼人,腰间长剑缓缓出鞘,有一种腥风骇浪的感觉,锐利的气息更加狂躁。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狂风吹向张婶,衣袍铮铮作响,宛若是海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沉没的感觉。

    张婶依然是一脸轻笑,待木剑提起时,这些气势就消失不见了。她的身上爆发出更猛的剑势,扶摇直上叱咤千里,谁与争锋风。

    直接将血娑的气势逼退,两人各占据半边,恐怖的剑势甚至将四周的空气都给排斥了,变成真空状态。

    “锵!”

    血娑猛然出剑,率先杀出。

    张婶后发先至,手中木剑,出剑,挥砍,多一个动作,却一点都不慢!

    “嗤嗤嗤嗤嗤……”

    一个剑气如霜,如雾如幻,剑光交织缠绵不绝。

    一个剑气如光如电,迅猛锐利,纵横交错,极为的难缠。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方剑气相互碰撞,激荡出耀眼的光点以及闪电。周围千米因为两人的战斗变得千疮百孔,到处都是剑痕。

    “天啊,这出剑的速度太快了吧!竟然有人可以和血娑一较高下,那人也真够强的!”

    “是啊,那人到底是谁?她用的好像是木剑,竟然能和血娑战成这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

    暗影楼的杀手们议论纷纷,但血娑和张婶却是越打越起劲,两人都在奋力挥剑,比谁的剑快。

    血娑自小于沉浸剑法,加上专门指导,剑法威力很强,看样子剑道境界是极为高明。

    此时的她全力施展,剑芒宛若是天上银河无迹可寻,又如羚羊挂角神来一笔,肉眼已经无法寻到其轨迹,闪烁跳跃不已。

    至于张婶更是恐怖,很明显她不是专业用剑的,但是此刻她随意的一剑,其中蕴藏着无限杀意,有着独特的见解。

    此时一把普通的木剑在他手上挥洒自如,宛若银屏乍泄肆意纵横,往往一剑抵得上对方三剑,煞是犀利。

    两人从地上打到空中,又从空中打到了地上,激烈惊艳的剑技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天地裂!”

    忽然血娑大喊,蓄满力道的一剑惊才艳艳刺下,宛若山河破碎,河水倒流。

    “归天隐!”

    张婶眼睛越发的亮堂,手中木剑被渲染成了青白色,一剑横削上去。

    剑尖与剑尖接触迸射出的万千火星将两人的身影都给遮住了,旋即嗤嗤嗤嗤声音响彻不断,血娑暴退。

    张婶的身子也缓缓出现了,他的衣服整洁平整,至于血娑则是身影狼狈许多。

    她喘着粗气盯着张婶依然冷傲道:“不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是个强者,只是如果你的战斗力只有这样的话,那你输定了!”

    张婶依然淡笑道:“希望今天的战斗,让你知道天外有天,做人不要这么狂傲,有什么绝招施展出来吧。”

    “呵呵……那就去死吧,接我这一剑吧!”血娑冷冷说道。

    右手持剑笔直向天,左手中指食指并成剑指,在剑身之上猛然一抹,旋即浑身的气势越加的旺盛,快速攀升。

    待即将达到一个临界值的时候,一剑劈下,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多快。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道白色剑芒消失不见,而且浑身有种汗毛倒立的感觉!

    张婶依然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剑意是精气神在大自然的调和之下,以剑的形式迸射出来。

    故此,领悟剑意的剑客都能够透支精气神劈下绝杀之剑,这一剑被称之为巅峰一剑。

    威力很强,一般到了危机关头才会施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没有击败敌人,那失败的只能会是自己。

    而且对于精气神有着极强的负担,在剑意还未凝实的时候,尽量不要动用,不然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这个孩子不错。”张婶点头称赞一声,便开始动手了。

    这一剑的威力很强,虽然张婶虽然不弱,但是她也不敢小觑,决定不再压制剑意,旋即一剑横削而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