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342章 自残的狂天
    小药童华儿自然也明白此意,双眸微闭,颔首默念咒语,此刻他竟然和金剑合一,金光越来越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样子他用了什么华飞子教他的禁术。

    狂天握紧长剑,全神戒备,眼前之人是少见的强敌。

    “他要做什么?”

    狂天正有些奇怪,小药童华儿便给了回答。金身陡然亮起万道金光,金身竟开始出现融化的迹象,金水从那妖孽的容颜上流淌下来。

    “他是要突破境界!”

    狂天微微一惊,没想到小药童华儿竟会选择临阵突破,还是当着敌人的面。如此心性固然强悍,但如果一旦失败,便会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此刻的小药童华儿映在狂天眼中,瞳孔一缩,感觉威胁更大,也反应过来心中暗暗后悔,刚才太过小心,早知应该趁机攻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刀锋斜指,蓄势待发。

    小药童华儿却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他又要干什么?”

    狂天愣了一下,然后便见小药童华儿刚刚才凝聚成的金身,又再一次开始融化,这,他不会是又要突破吧!

    “还想突破,没那么容易!”

    狂天一声厉啸,怎会继续任他从容突破,魔刀在手中一转,眼球对准小药童华儿,泛起一轮轮波荡起来,然后从中心处,陡然射出一道黑色光束。

    小药童华儿一手恰手印,亦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与黑光相撞,在半空中激烈交锋,不断的彼此消融,发出奇异凄厉的嗡鸣,在二人之间竖起一面光墙。

    溢出的能量如涟漪般激荡,扫荡整个广场,将那些还苟延残喘的魔将彻底碾压,化为飞灰。最后只剩下一颗颗坚固魔心还留在原地,大部分都如石子,也有几个透出一丝晶莹之色。

    “他是什么人,竟在全心全意的突破中还能分神对敌,还是说这只是诱敌之计?”

    狂天并非胆心怕事之辈,但在对战小药童华儿的同时,还得分神警惕后方的林雷。虽然林雷说了不会出手,但身为魔民怎么会相信敌人的承诺呢!

    其实他不知道,这是小药童华儿用了禁术!

    “不管了,先杀了他再说,魔化!”

    狂天心下一横,放出魔气滔滔,扬起长发来,身躯跟着暴涨,四肢伸展,变得奇长无比。

    脸部扭曲着变成三角形状,中线笔直凸出宛如刀脊,眼睛被一层坚硬的眼睑覆盖,闪动着锐利的光芒,而鼻子只剩下两个狭长的细孔,额头凸出一个利剑般的独角,斜刺向天空,仿佛带上了一个奇诡的面具。

    而他整个人也和面具一样,闪动着金属的色泽,宛如一柄狂刀,锋芒毕露。

    魔刀向后一挥,身子向前倾斜,宛如一支被射出的利箭,向小药童华儿射来。

    小药童华儿在掐手决,打出一道金光,从狂天身上划过,但在穿过他的护体魔气之后,就变得黯淡了许多,最终只留下一道灼烧痕迹,再也无法轻易洞穿。

    电光火石间,魔刀斩来,还隔着一丈距离,刀气呼啸之声便直刺耳膜,宛如万鬼哭嚎般凄厉。

    若被这一刀斩中,纵然使用禁术金身护体,也难保不受伤,更别说他正在突破之中,不但不能闪避,连金身也几乎没有防御力,临阵突破,看来并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小药童华儿淡然挥起金剑,原来这把金剑也不是凡品,是华飞子的贴身武器,威力还在千刃之上。

    铛!

    刀剑相击,宛如雷霆炸响,但无论是魔刀还是金剑,俱都是毫发无损。

    狂天一惊,魔刀无坚不摧,竟不能将这金刚剑斩断,魔刀一拨一挑,欲要将金刚剑荡开,顺势砍入小药童华儿心脏。

    金刚剑亦随之变化剑势,如影随形,紧紧缠住魔刀,剑与刀滑动摩擦着,迸发出一连串的火星,无论狂天如何变招,都不能将这金刚剑拨开。

    狂天厉啸一声,抽刀而退,以居高临下之势,人刀合一之姿,狂烈挥刀。

    刀芒宛如狂风骤雨落下,有道是柔不可守,面对这样大开大阖的刀法,小药童华儿剑法再精妙也不能像方才那样简单接下。

    铛铛铛铛铛!

    宛如一连串雷鸣炸响,小药童华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旁却仿佛生出了十七八只手来,将金刚剑舞的宛如一座坚城,任凭暴雨再强烈也绝不动摇半分。

    不过片刻,金身再一次重新凝结,连肌肤的每一丝纹理都细腻可见,散发出的威严之意也越发的隆重,顺理成章,小药童华儿突破到了练筋期中期。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给他成功了!

    小药童华儿睁开眼眸,向上淡淡瞥了狂天一眼,虽然现在成功突破,但是依然不能小嘘这狂天。

    小药童华儿默默感受身躯流转的力量,如此程度,要击败他应当够了。

    他向前迈出一步,金光四射,剑气暴涨,便要转守为攻。

    林雷一直凝视第六尊镇魔雕像,在方才狂天大占上风的时候,也不曾回头看上一眼,此时忽然回头道:“对了,我要那把魔刀,小心别弄断了。”

    如此生死交战,竟还要嘱咐不要弄断了敌人的兵器!

    小药童华儿嗯了一声。

    狂天更是气怒如狂,对方简直将他当做待宰羔羊一般。

    林雷道:“对了,你如果放下刀,我可以让你生离此地。”

    不等狂天说话,小药童华儿道:“不行。”

    “为什么?”林雷奇怪道,小药童华儿很少对他的意见提出异议。

    小药童华儿道:“他刚才说要你的魔心,看来那把刀需要合适的魔心,才能发挥出威力来,我们不太适合进入第七层,他的魔心是最好的选择。”

    “原来如此,那好,杀了他吧!”

    林雷轻松交代过后,又转过头来,望那镇魔雕像,不多时候,镇魔雕像亮起光芒。

    小药童华儿轻轻一跃,伴随着手中大片的药粉洒落,化作一抹金光,凌空一剑落下,正斩在刀茫上。

    小药童华儿抬手抓住刀锋,挺身逼入狂天怀中,金刚剑长驱直入,狂天大惊亦探手抓住金刚剑。

    二人一手握住对方的刀锋与剑锋,一手将握紧压向对方,各不相让。两兵器同时挣脱束缚,落在对方的身上。

    狂天捂着腹部推开,鲜血溢出,带着毒药剑气在其中破坏。

    再看小药童华儿一步不退,金色发冠上也多了一道极为明显的刀痕,按说起来,头部是比腹部更为要害之处,但有这金身护体,小药童华儿丝毫不怕与人对拼。

    这多亏了禁术,要不然此刻已经被狂天劈成两半。

    “可恶,如果找到合适的魔心,这一刀就能将他的头颅劈成两半!现在又中了毒,想要获胜恐怕难了。”

    就在这一转念间,那一抹金色的光影再一次逼到眼前,剑气纵横而来。

    小药童华儿只攻不守,任凭狂天在金身上留下一道道刀痕,将狂天逼的步步后退,不断的有鲜血从身上飞溅出来,只见一道金光划过,三根手指飞落出去。

    林雷闭着眼睛,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再靠近,我也要动手了。”

    狂天很怒如狂,忽然纵身后跃,人在半空,反手一刀砍尽自己的心膛之中。

    林雷心中讶异道:“你至于吗,我不就是说说,用得着自残吗!”

    “我要杀了你们,魔刀,给我力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