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藏宝图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拈着绿炎丹珠的手指,似乎摸到一些奇特的刻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心中一动,用手指仔细地在绿炎丹珠上摩梭,果然发现珠子上分布着刻得非常非常浅的纹路。即便他是异于常人,触觉敏锐,不仔细观察,也难以发现,至于普通人,要想发现,更是没有可能。

    马拉大喜,没想到这绿炎丹珠,居然还隐藏了着秘密。

    他连忙举着绿炎丹珠,对准阳光,细细观察,希望能够看清楚,这绿炎丹珠上,到底镌刻着什么东西。而,那纹路实在是太细太浅,又被绿炎般地灵气包围着,他怎样都看不清晰。

    马拉皱起了眉。正准备思索,怎样才能够将上面的纹路看清晰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阳光竟然穿透了绿炎丹珠,落到了身后的白色墙壁上。

    一个由复杂线条勾勒出的图画,顿时在墙壁上清晰显现。马拉盯着那图画,仔细看了良久。

    他觉得,这副图画,像是一副残缺不全的地图。不过,既没头。也没有尾,应该是某个地图中地一部分。

    马拉激动起来,脸上满是狂喜之意。毫无疑问,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藏宝图了!

    根据传说,如果能够凑齐五张藏宝图,就能修炼成仙。

    虽然他得到只是五分之一,但是如果将这绿炎丹珠带回苗巫教的总部,交给拉雅苗巫,就是大功一件!

    苗巫教远处巫岛,各种巫术秘法霸道歹毒,如果这次能够集齐藏宝图,那么苗巫教的声势和实力都将大幅度提升,到时候威震天下,成为第一大派也不是奢望!

    马拉觉得自己这次,真是没有白来兰陵市,不但拿到了绿炎丹珠,而且得到了藏宝图,回去之后,拉雅主巫绝对会重奖!

    马拉的眼珠转了转,现在他地身上有了绿炎丹珠和藏宝图,虽然他的实力强横,不过一旦被别的强者得知他身怀重宝,搞不好会被群起围攻。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早点返回苗巫教总部为好,至于给索亚高巫报仇的事情,就先放在一边,一个普通灵巫的性命和这宝贝想比,根本连一根草都不如。

    马拉立刻命令手下的巫师,订飞机票,准备回巫岛。只是,从兰陵市到巫岛的班机,并不是很多。

    下一班飞往巫岛地班机,必须等到晚上十点多钟。马拉没有办法,只好暂时按捺住心里的不耐,耐心等待。

    就在马拉等飞机的时候,沈崇龙与两名保镖的尸体,被从外边返回的李管家发现了。看着三人凄惨的死状,李管家惊骇欲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刚才不过是出去转了一圈,没想到的是,就在这短短一个小时时间里,沈崇龙和两名保镖离奇身亡!

    过了好半天,他终于从震惊中,勉强镇定下来,然后赶紧掏出手机,用微微发抖的手,拨通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之后,警方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并将附近封了,严禁闲杂人等靠近。由于沈崇龙是著名的大商人,在国内外地商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因此,警方对于这个命案特别的重视,几乎将所有的警队精英都调动了过来,全力破案。

    张恒就是这次案件的主要负责人。

    张恒今年五十三,国字脸,身材高大,是兰陵市市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干这一行已经有三十年的时间。经验丰富,在三十年的时间里,破案无数,亲手不知抓过多少凶犯,被誉为兰陵市第一神探,在警界备受尊重。

    这次兰陵市发生这样大地案件,他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接到了上面的命令,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大酒店,张恒开始准备仔细考察凶案现场。

    就在这时,阵阵喧哗声,从外边传了进来。

    “怎么回事?外面怎么这样吵?”张恒走到门外,有些不满地问站岗的警员训斥道。

    “有记者想要进入,进行采访。”那名警员见上司问话。连忙答道。

    “我不是说过,现在不接受采访吗?”张恒皱起了眉头,提高了音调道。

    “但……但那名记者,有些特殊。”那名警员苦笑着朝右边指了指,无奈道。

    张恒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立刻就看到一个瓜子脸,容貌美丽,皮肤白皙得透明。剪着一头精干短发漂亮女孩,正被两名警员拦着,说着什么。

    张恒一见这女孩,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女孩不是别人,就是他那个在电视台当记者地侄女张雅雅!

    “二叔!”

    张雅雅见到张恒以后,挥了挥手,甜甜的叫了一声。

    “又有什么事啊?小雅。”张恒硬着头皮走过去,明知故问。

    “我来这,还能有什么事?”

    张雅雅推开两名阻拦他地警员。伸手挽住张恒地胳膊,笑嘻嘻的说道:“我可是听说,这里发生了大案件呢!”

    “我到这里,都没有多久呢?谁告诉你地这个消息?”张恒嘀咕了一句。

    忽然问道:“是不是我手下那帮光棍?哼,肯定是。一个一个被你迷得晕头转向,根本不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

    张雅雅露出洁白的牙齿,轻声一笑,道:“二叔,您就别管我的消息来源了。我呢。反正已经来了,怎么都得弄点东西回去,好跟上头交差。”

    张恒不允道:“这可是件大案,现在不准许采访。”

    “您就破格例嘛,二叔。”张雅雅轻轻晃了晃他地手臂。央求道。

    “破例?我都给你破过好多次例了。”

    张恒从兜里掏了跟烟。点上,板着脸训道:“这次不行,坚决不行。”

    长牙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目光:“那我向二婶告发,说你藏了私房钱买烟抽。嘻嘻,二叔。我好像听二婶说,你这个月的烟钱,在上个礼拜就已经用完了。您哪里来的钱,买烟抽呢?”

    张恒脸色顿时一僵,没想到张雅雅连这都注意到了。他在外虽然是资深警察,但是在家却是妻管严,每个月的烟钱,都受妻子严厉的控制。

    要是让妻子知道,自己偷藏私房钱,可不是件有趣的事。他连忙支支吾吾地替自己辩解道:“这烟是我从同事结婚送的。”

    “哦?真的?那是谁啊?我认识么,二叔?你也介绍我认识下别。”张雅雅不依不饶,道。

    张恒被抓住了把柄,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底气,在侄女的纠缠之下,实在没了办法,只好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去采访吧,别在这里烦我了!”

    张雅雅见自己交涉成功,不禁喜笑颜开,连忙谢道:“谢谢二叔,二叔真好!”

    说完,冲摄像做了个手势,急急忙忙的前往案发现场,抢新闻去了。

    “下次你不准在跟我胡闹了!”张恒气哼哼的冲着张雅雅的背影喊道。

    张雅雅将这句话自动过滤,当作没有听到。一路小跑的来到说出来的房间外,张雅雅伸长了秀美白皙地颈项,探出螓首,向房间里看了看。

    房间很大很豪华,好几名警员正在里面紧张的勘查现场。张雅雅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转到地下。然后,她就看到了令她今生难忘的血腥场面!

    她的俏脸顿时变得煞白,差点没当场惊呼起来!

    她拼命捂着嘴,呼吸着浓烈的血腥气息,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如果不努力控制,只怕马上就会呕吐出来!

    张雅雅踉跄往后退了几步,远离那个可怕的凶案现场,用手扶着通道墙壁,让自己不至于坐倒在地。她当记者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也曾经采访过好多处命案现场。

    但是,像这样恐怖的现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简直无法想象,那凶手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法,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才能够做出这样可怕地事情!

    “都跟你说了,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你就是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张恒摸了摸满是胡渣下巴,咬着烟蒂,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奶情人呀!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张雅雅过了好半天,这才稍微缓过劲来,以她的聪颖,自然能够听出二叔话语里的调侃。

    但是,她现在是没有气力反驳,只能扶着墙壁,大口喘气。

    “喂,张雅雅,你刚刚看到了什么?竟然把你吓成那个样子!”

    摄像王默见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张雅雅,都给吓成了这个样子,不禁有些好奇地小声问道。

    张雅雅用眼角瞥了他一眼,苍白着脸摇了摇头:“我看到了这辈子最恶心的东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