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死神夜玖 > 章节目录 第43章 血脉幻境(二)
    一道亮光自远而近的飞来,渐渐的变得刺眼的同时也将玖包裹其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等到玖在睁开眼看时,便到了一个墓穴之中。

    这墓穴与刚刚看到的墨邪所修建的墓穴一模一样,就连在墙上的一直常亮的长明灯的灯油貌似都没有一丝的缺少。

    “汝,总算来了……”

    墨邪一袭红袍邪佞非常,他坐于棺木之上,脸上满是沧桑之色。

    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他行去,伸手便触到了他的红袍:“你是实体?”玖疑问道。

    墨邪一声轻笑却不回答这个问题:“汝年纪这般小,血脉之力的争夺可还受得住?”

    玖闻言皱了皱眉,感受着自己体内突然安静的血脉之力说道:“现在是不疼了,阁下究竟是何人?”

    “已死之人,不必在意。”墨邪云淡风轻的开口:“汝为吾之传人。汝有大劫,吾自应现身救汝。”

    “可……”在玖的话还未说完之时,陌迁的声音便不知从何处传了出来:“死神我知道你听得到……”

    夜落的声音也紧随而来:“你若是醒不过来,我就杀了那两个丫头给你陪葬!”

    墨邪望着她,仿若透过她在看自己的心爱之人。满眼皆是温柔,满眼皆是宠溺。

    “我感觉你很熟悉……我们是不是见过?”玖想扯住墨邪的手却被他不动声色的躲开。

    墨邪轻轻挥手,玖只感觉到一股极其温和的力量将自己头上的禅隐给解了下来。墨邪仅此一瞥便满目震惊的静止不动:“汝与吾心爱之人极像……”墨邪缓缓开口。

    “我……你究竟是谁?”玖语气微冷。

    “吾是汝之父,血脉之父……”墨邪轻声回道,还未等玖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墨邪击晕了。

    而在这幻境之外的人如夜落,陌迁则看到渐渐的有红色的液体自玖的体表渗出,血腥之气浓重。

    随着血液的不断涌出将玖染成了一个血人,而她自己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继续沉睡。

    而她的血液落到满床的清心珠上时便从中溢出丝丝缕缕的黑色气体。

    “血脉之父……不是父亲吗……”她呢喃出声,说着夜落与陌迁都不甚明白的话。

    幻境中,墨邪操控者玖体内的两种血脉之力进行缓缓的融合。虽说他已经死了千万年,可是作为当时那个时代的最强者他的灵魂力量还是不可小觑的。

    “继承者,吾本是已死之人。今已最后之力助汝融合血脉。待他日觉醒血脉之力时,汝便是吾真正的女儿……”墨邪云淡风轻的说着令人惊讶的事情。

    “继承者,吾还未曾知晓汝之名姓。”墨邪突然有些伤感的开口,这继承了他与若儿唯一血脉的孩子,他却连她的姓名也未曾知晓。

    “夜玖,吾名夜玖。”玖因疼痛提前醒来,恰好听到了墨邪伤感的话。

    “我的亲生父亲很讨厌我,有一个你这样的父亲我很高兴……”

    墨邪闻言绽开了一抹笑,仿佛像是惊艳了整个时光。

    “如此,甚好。”他的身形随着玖血脉之力的融合渐渐地消散,两种血脉已经融合,而玖却未曾离开幻境。

    她看到了整个幻境的其他部分。

    若儿是冰神一族族长在外的私生女,身份低微确实一名神乐师。

    神乐师虽名为乐师却能杀敌万人也可医治万人,乐音如难寻良药也如绝世砒霜。

    她与墨邪的相遇是在历练之时,她只是一名琴师,而他确是名极一时的少年天才。

    身份的差距并没有让他们陌生反而是能更好的看到对方的优点,他们互相欣赏对酒当歌,共坠爱河。

    冰神一族见到若儿的身份地位随着墨邪的成长而水涨船高之时便邀她回族。

    她因对家族充满了渴望也为了可以体面的成为了他的妻而归族。

    可这一切终究只是一场阴谋,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更得父亲的喜欢。于是便想到了替嫁的法子将她另嫁他处。

    她以死相逼却被人迫害致死。

    而墨邪因她生前愿望将二人的血脉之力融合形成一滴精血撒入人间。

    沧海桑田,那滴精血落入了死神一族的湖水内,也就造成了死神一族的每一个人都天赋惊人。

    湖水干涸,那枚精血凝聚成型未曾消散。

    最后,它落入了战神一族的血池内,直至被玖吸收。改变了她体内的血脉之力。

    墨邪怕那枚精血的冲击力太强便将力量封印,也避免了玖的爆体而亡。

    幻境消失,玖缓缓睁开双眼,体表的血液消失无际。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他的脸颊上盛开了一朵妖冶的罂粟花,花蔓绵延至她的眼尾。

    她的眸如万年寒冰,仿佛能将人冻伤。

    此时的夜落看着玖只觉得她与之前不同,却也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不同。

    “玖儿,你的脸……”夜落盯着玖脸上的罂粟花欲言又止。这朵花仿佛与她极为契合,甚至为她平添了几分邪魅。

    玖红唇微勾,回头望向夜落:“汝,唤吾为何?”她的眸底一片冰冷,对夜落全是陌生。

    “死神你怎么了?”陌迁在此时推门而入,看着不知为何脸色有些狰狞的夜落对玖关心的问道。

    原本死神和夜落的关系不是很好吗?陌迁有些疑惑的思考。

    “吾之名姓,岂容尔等玷辱?”玖的脸上布满寒霜,浓郁的黑暗之力在她的手上不停的翻滚,仿佛下一秒就会脱手而出。

    “你不是玖儿!你究竟是谁?!”夜落恍然惊问。

    玖轻笑一声,手中的黑暗之力快速的消散:“吾名墨邪,世人谓吾杀神墨邪……”

    陌迁和夜落一脸呆滞:杀神不是已经陨落了上万年了么?如今的情况是……夺舍?!

    “吾与若儿之女多谢二位关照,吾时日无多,请二位保守秘密。”话毕,玖便重重的向后倒去,脸上那朵妖娆的罂粟花也不见了踪影。

    再睁眼时,玖看向将自己搂在怀里的夜落:“老家伙,你干什么?”

    夜落揉了揉她的头,状似不经意的开口:“玖儿可知晓墨邪此人?”

    “怎么了?”玖抬头问道。

    “无事,我只是好奇。”夜落将玖抱回床上。

    “他说他是我的血脉之父,他便是杀神吧,大概是他的血脉之力太过久远的原因。我并没有遗传到他的血脉之力,只是天赋强化了一些罢了。”玖缓缓说道,身负杀神血脉会被所有人诛杀,幸好她自己并没有继承到。否则,两个姐姐定会被有心之人挖出来。

    “那便好。”夜落松了一口气。杀神啊,还是杀神独女,会给她带来无尽的麻烦。

    “那,死神你现在感觉如何?”陌迁关心的问道。

    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脸:“精力充沛!”

    夜落见此情景微微一笑,并不将杀神一事放在心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