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死神夜玖 > 章节目录 第304章:夜落的顾虑
    这么想着,夜落看向兀自沉思的陌迁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明天我过去看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自己这个妹夫真的是不想再说他什么了,真真儿是个蠢的。

    看到夜落嫌弃的表情陌迁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只能当做是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关了镜像石。

    徒留夜落自己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影像干瞪眼。

    但是想到陌迁说的话夜落还是起身决定去藏兵阁看看。

    现在玖到了自己的家族死神一族没有什么能主事的人,那几个长老若是说让他们暂代死神之职一个个的跪在地上说是大不敬。

    迂腐的长老,不想说什么。

    说归说,几个长老的能力还是不容置疑的。

    叹了一口气,夜落认命的站起身朝着藏兵阁的方向走去,身上的灵魂力在这段时间已经凝实了不少。

    那一身死神独有的黑色袍子翻飞,在阳光下金色的丝线反射着亮眼的光芒。

    引的不少人注目。

    另一边,刚刚挂断影像石的陌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一根粗壮的墨绿色的藤蔓爬到了自己的脚边。

    陌迁瞳孔微缩,这是流儿的魔鬼藤。

    闭上眼睛,丫丫焦急的情绪顺着他的精神力传了过来。

    顾不得再去细细的思考什么,陌迁身形微荡直接消失在了这片空间。

    丫丫看着主人的父亲消失不见忍不住的甩了甩自己的藤蔓,走就走吧,走的时候不能把它带走吗?

    自己这么跑来跑去的很累的好不好?

    抱怨归抱怨,丫丫还是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藤蔓扎根进土里。

    这样一动起来的时候还快一些,这也是丫丫在精灵一族疯了这么久寻找到的窍门。

    陌迁来到陌流的住处的时候就看到了被魔鬼藤的旁支牢牢地保护着的陌流。

    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没有见而已,现在的陌流躺在床上若不是胸口微微起伏陌迁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离自己而去了。

    那苍白的脸色,紧闭的眼睛还有已经有些僵硬的四肢。

    已经初见俊美模样的脸庞上面死气沉沉,若是还不知道那个纳灵戒有古怪陌迁就真的是担得上蠢这个字了。

    咬了咬牙,陌迁打算去把陌流手上戴着的纳灵戒扯下来。

    可是还没有等他靠近就看到陌流的手小小的,像是个铁钳一样牢牢的抓住他的手腕。

    “流儿”陌迁抬头去看,却发现自己的儿子还是紧闭着自己的眼睛,刚刚的动作就像是在梦游一般。

    陌迁不信邪,感觉到自己的手抽不动之后决定换一个手,可是依旧是同样的结果。

    自己的儿子哪怕是晕倒了,神志不清了还是好好地护着那个纳灵戒。

    这让陌迁怎么能够顺气?

    他养大的儿子他自己知道,陌流绝对不会再没有意识的时候出现这样的情况。

    唯一的解释就是纳灵戒出了什么意外,亦或者是纳灵戒想要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一个傀儡。

    这让陌迁怎么能够受得了?!

    “去死神一族请夜落!”陌迁看着在床上人事不知的儿子咬牙切齿的开口。

    空气中传来荡漾的力量,他的暗卫已经去死神一族传信了。

    陌迁看着陌流脸上愈演愈烈的死气,心疼的把自己身上的生命的气息一点点的引进陌流的身体。

    精灵一族的生命力是得天独厚的,是天道给予的堪称是完美的种族。

    不管是那精致的容貌亦或是跟植物的亲和力还是其他的什么。

    但是就算是天道宠爱的家族,那子嗣的繁衍也是艰难的,精灵一族的孩子很少。

    他最喜爱的儿子也只有一个,哪怕自己在遇到流儿的母亲的时候已经有了其他的女人。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己最爱的还是流儿的母亲。

    当初的时候虽然不知道舞儿是当时死神夜落的亲妹妹,但是自己一旦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后就把自己后院的女人遣的一干二净。

    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让舞儿着了道,死在了自己的母亲手里,死在后院的算计里。

    他是愧疚的,不管是对于流儿还是自己的妻子。

    这导致了自己在流儿出生的几年里根本就没有进到父亲的责任。

    甚至在最初的时候连舞儿的尸身都没有资格抢回来。

    “你整顿不好精灵族,你就别想拿回我妹妹的尸体!”

    当时夜落气势汹汹的打了他,抢回了舞儿的尸体。

    后来呢?

    传闻夜落死了,他的精灵族还是乱的无可救药。

    他没有脸面去找舞儿的尸体,就这么一天天的耽搁下去。

    但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先自己一步离开。

    他不想孤家寡人的待着,也不想在尝到几年的岁月静好之后再用剩下的千年的时光去品味岁月的孤独。

    加大自己手中生命气息输送的速度,陌迁的脸色有些苍白。

    纳灵戒的胃口太大了,像是精灵族这种本身生命的气息就比较浓厚的家族都被吸得死气沉沉的,还要再搭上精灵一族族长的力量。

    那纳灵戒还是丝毫没有承受不了的事情。

    只能期待,夜落那厮能够看在舞儿的面子上尽快地赶过来。

    否则的话,他与陌流父子两个今天就要栽倒这里了。

    眼前开始发黑,陌迁的额头开始隐隐作痛,最开始的时候纳灵戒吞噬的速度还是缓慢的。

    现在的吞噬速度像是鲸吞一般,丝毫没有掩饰。

    咬了咬牙,陌迁掏出自己的伴生物。

    那是每一个嗜血精灵拥有的灵珠,里面蕴含的生命力是极其浩瀚的。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的寿命就会大大的缩短。

    本身嗜血精灵的产生就很是艰难,若是没有那灵珠的守护的话,早死就是陌迁的结局。

    他身上的暗伤绝对撑不过自己的儿子长大成年。

    这么想着,陌迁把那灵珠放在了陌流的额头上。

    灵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起来,原本散发着莹莹的生命气息的珠子渐渐地消失了原本颜色。

    灵魂深处传来的虚弱的感觉让陌迁勾了勾唇,流儿父亲这一辈子欠你母亲良多。

    却忘了我欠你的也很多,流儿,父亲真的看不到你长大成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灵珠被吸走了生命了化作一捧湮粉。

    陌迁似乎是受了重伤一口鲜血径直喷了出来。

    干净的袍子染上血色,星星点点的血迹也溅到了陌致的脸庞上。

    陌迁眼前一黑晕了过了,手上却还抓着陌流的手,生命的气息源源不断的长传了进去。

    名为父亲的责任让陌迁愿意为之付出生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