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死神夜玖 > 章节目录 第365章:沉闷
    叶梨白看着那个打扮的很是精致的申屠华莲疑问的开口:

    “我们去上古战场,这小姑娘的打扮……”

    若是在家族里面的话,打扮的好看一些也无可厚非,但是去上古战场这种危险的地方难道不是应该装备的简练一些吗?

    这个小姑娘的打扮让她有一种去参加选美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凌越连看都不看一样申屠华莲:“不必管她,申屠长老会看好她。”

    来之前自己就已经讲明白了,申屠华莲可以跟着去,但是如果还是那么不开眼的话死到哪个角落里都是可能的。

    申屠长老不知道什么原因叹了一口气还是点头答应了。

    申屠渊月似乎也对自己的这个女儿死了心,根本就没有说什么甩着自己的袖子离开了魔尊一脉。

    自己的女儿是自己亲生的没错,但是女儿的到来却不是申屠渊月所期待的。

    所以不管是申屠华莲到最后是死是活她都不会再干涉。

    自己欠自己的哥哥的债,也早晚有一天要还清的。

    这个时候叶梨白看着一直朝这边走来,但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自己释放着恶意的申屠华莲撞了撞凌越的手肘。

    “我是第一次见这位姑娘吧?”叶梨白被人这么盯着有一种自己抢了人家什么心爱的宝贝一样的感觉。

    但是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做。

    终于申屠华莲来到凌越的身边,一巴掌拍开了叶梨白的手,独占欲非常强盛的挽住了凌越的手臂。

    “凌越哥哥,你雕的玉簪是不是给那个女人了?”申屠华莲嘟着嘴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梨白。

    这个人长得又黑,性子大大咧咧的,头上没有任何的饰品。

    但是申屠华莲还是不敢保证凌越是不是喜欢眼前的人。

    她想要得到凌越,首先要做的就是毁掉那个让凌越哥哥喜欢的人。

    叶梨白看着申屠华莲的动作诡异的感觉到自己背后一凉。

    叶皓把叶梨白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他比小白年长几岁,那个小丫头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小白的恶意。

    这样的女孩子不能深交,更不能接近。

    “哥?”叶梨白不解的问道,叶皓微微的摇了摇头。

    自己还算得上是一个君子,这样公然的说另一个姑娘的坏话可有违君子之风。

    但是,叶皓这么想凌越却不这么想。

    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的想法,凌越挥了挥手浓郁的魔气把人甩出去三米多的距离。

    “我记得我说过,你别离我太近,我跟你也不熟。”

    凌越拍了拍自己被申屠华莲抓过的袖子,皱着眉满满的都是不满。

    他刚刚看到那个小丫头了,却因为申屠华莲一直缠着自己也没有办法过去。

    自己的簪子已经雕刻成形,却迟迟没有办法送出去。

    真是让人火大呢。

    玖淡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满眼都是泪水的申屠华莲,扭头看向凌越。

    “这样的人,若是觉得烦了还是早点处理掉比较好。”

    所谓的处理当然还是永除后患的比较好。

    在座的人都是聪明的人,一时间也是默不作声。

    第一面的时候就给所有人留了一个坏印象,申屠华莲也算是头一份。

    申屠长老看着那个被自己的孙子得到全部尊重的人,抿唇不语。

    凌越究竟是何种高傲的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么高傲的人会低下自己的头颅。

    看样子这位年轻的死神,年轻的帝尊还是有着自己的强大之处的。

    陌流拉了拉自己的父亲,语气中带了几分忐忑:

    “父亲不会怪我跟着死神走吧?”

    自己的父亲只是送自己过来,等到自己进去之后还是要回到家族处理事情的。

    这些跟在自己身后的人虽然有自己想要处理的人,但是还是舍不得自己的父亲看到这一幕多想。

    陌迁笑着摸了摸陌流的头:

    “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己处理事情了,父亲已经帮不上忙了,不是吗?”

    自从流儿找到了之前的记忆,整个人的性子就变了不少。

    这样的变化是让人感觉到欣慰的,大概唯一的遗憾就是陌流这样的改变是受到伤害之后才出现的吧。

    陌流点了点头,带着人跟在了玖的身后。

    玖看着不约而同的聚集在自己身边的人微微笑了笑:

    “若是运气不好把你们带到十死无生之地,你们可是会哭的。”

    上古战场她也是第一次去,其中的凶险她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

    若是这些人跟着自己丢了命,后面反而是不好收场。

    “这条命就是玖给的,收回去就收回去呗。”

    叶梨白笑着说道,若是没有玖的话,自己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可不会有着这样恣意的人生。

    凌越和陌流也相视一笑,确实,没有眼前的人的话,他们根本就活不下来。

    “那就走吧。”玖小手一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上古战场的大门。

    陌迁看着空荡荡的地方最终只剩下自己和精灵族的亲卫一时间多了几分惆怅。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世界了,他这个父亲到最后的时候还是要告老收场。

    无形的力量将上古战场的大门封印,灵界出现一个庞大的结界。

    雪鹤看着天九的动做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是个傻的……”

    天九气鼓鼓的看向雪鹤:“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雪鹤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这个小东西居然还会顶嘴了?

    难道是被刺激的狠了?

    “有着这结界在这里,就算是那些人想要过来的话也要费一番工夫。”

    天九说道,虽然说他的结界并不能完全阻止那些人的进入。

    但是能拖一时是一时,在自己的主人还未回来之前,保住灵界不会被完全的攻占就是他的责任了。

    雪鹤明显的也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

    只留给天九一个背影,他挥了挥手:

    “什么时候坚持不住了就去雪山之巅找我吧,我的地盘还没有人能够进的来。”

    权当是还了当年那个女人收留自己,教导自己长大,没有一见面就杀了自己的恩情吧。

    天九听到雪鹤说的难得有良心的话抿了抿唇:

    “我还没有差到那种地步,要你这个坏胚子救!”

    雪鹤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既然这样,那你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哭鼻子。”

    雪鹤的身影消失在天九的面前。

    天九咬了咬牙,肉嘟嘟的小脸上的肉都颤了颤:“坏胚子就是坏胚子。”

    还以为他变好了,结果还是得空就戏耍自己。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