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死神夜玖 > 章节目录 第397章:出发
    这边,再跟时诗桀沟通过一番之后,死神一族的所有人还是一致决定先去时空一族的驻扎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死神大人才刚刚觉醒自己身上的血脉之力,这个时候去时空一族的驻扎地真的是再合适不过。

    时诗桀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打算这段时间里都跟着玖一起行动。

    也算是勉强弥补一下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对这个侄儿的亏欠吧。

    再说了,自己听到其他人说自己的这个侄儿觉醒了身上两种神明的力量,灵界本身就是时空一族的老家。

    如果说因为所谓的回归家族,回归族谱的话,明显灵界才是他们的根。

    而且这段时间里自己也问过了,这里有自己的侄儿的未婚妻,若是贸然离开也算得上是毁坏了婚约。

    时空一族最为重视的就是约定,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底线,尤其还是跟天道扯上关系的约定。

    毕竟,神明说出口的话,在说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代表了契约之力的形成。

    这是时诗桀认为的灵界的天道法则,可是实际上呢?

    灵界的天道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敢招惹现在的玖,那是天道之主的转世啊。

    傻了才会管起这位的事情来。

    “孩子,从这里走的话虽然路会近上很多,但是环境很是恶劣,不如我们换条路?”

    时诗桀看着自己手里地图上被人规划好的路线看向玖。

    自己在这个上古战场战斗了两年,找到新的小世界栖息之后自己又曾经徘徊了无数次。

    上古战场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地势,甚至是每一个环境都有着自己的规律。

    他们闯进去的话,怕是会打破里面的平衡,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都是很有可能的。

    “那其他的地方就不是这样吗?”玖反问道,没有丝毫改变主意的想法。

    时诗桀看到玖的样子就知道他打定了主意,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玖的话也算得上是对的,整个上古战场没有一处是能够安安稳稳的待着的地方。

    若是打定主意的话,倒不如直接出手。

    省得到时候有的一些资源会被其他人给抢走。

    时诗桀点了点头:“时空一族的驻扎地你倒是不用担心,那个地方还是我亲自布置的,这么多年绝对还在运转就是了。”

    里面的东西别人是得不到的,外面的困难解决掉就好了。

    “老祖宗,驻扎地还弄这么严实做什么?”时锦兰插了句话,惹来时诗桀的白眼。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我看你就是被那些人给带坏了!”

    但是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时诗桀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笑眯眯地看向玖:

    “时空一族当时还是负责保管重要机密的地方,所以防御阵法意外的强悍。”

    时锦兰看着区别对待的一幕撇了撇嘴,满是怨念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玖。

    行了,现在好了,自己在时空一族的人面前是小祖宗,在死神面前是个小孩子。

    算算年龄,这个死神比自己还要小呢,真是欺负人。时长老看着自家的小祖宗闷闷不乐的扯着路边的野草玩忍不住的笑了笑。

    小祖宗也就是孩子心性,难受一会儿就好了。

    再说了,这一次去时空一族的驻扎地老祖宗又何尝不是为着自家小祖宗想的?

    死神的修为看起来根本就不再需要时空一族的功法了。

    神明的力量有的时候是他们这些时空一族的人也比不上的,时空一族的血脉对于现在的死神来说也仅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真正的需要这些力量的人还是自己的小祖宗,可惜了,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也就没有说出口过。

    小祖宗自小被老祖宗带大的,自然也能够对老祖宗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样的不满也仅仅只是小孩子撒气一样。

    正在时长老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小祖宗像是没事人一样又凑到了老祖宗的身边。

    然后再一次的被呵斥的不开心了,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根可怜兮兮的小草揪着玩。

    但是时长老知道,老祖宗也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至少,在自己的小祖宗撒气的时候会把周围看起来很是危险的花花草草清理的干干净净。

    只留下在风中摇摆的可怜巴巴的狗尾巴草。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父子一样,这样的相处方式,小祖宗的父亲也是时常的不满,抱怨。

    可是抱怨归抱怨,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老祖宗的青睐,能够被老祖宗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所以啊,时空一族是真的很团结的一个家族呢。

    “时锦兰,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不知道说了什么的小祖宗把老祖宗气的大吼一声。

    虽然说很是生气的把小祖宗扔了过来,但是落在时长老的怀里的时候却意外的轻柔。

    “看好这个小兔崽子!”时诗桀皱着眉说道。

    时长老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把自己的小祖宗放到了地上。

    “小祖宗,您又跟老祖宗说什么了?”时长老哭笑不得的问道,看看小祖宗这嘴,撅的能挂油瓶了。

    “我就说他的侄子都跟我差不多了,他的儿子还没影呢。”时锦兰皱眉说道,自己的鼻尖刚刚被时诗桀捏的好痛!

    “哎呦喂,您可真是我的小祖宗,这话也就您敢跟老祖宗说。”时长老惊讶的说着。

    但是还是很小心地看了看四周,悄悄地对着时锦兰说道:

    “您又不是不知道,老祖宗没那个意思……”

    “那谁给他养老啊?就这个脾气差的老头,给他养老还不赶走?”

    时锦兰还在气头上,说的话也是有些冲。

    时长老苦笑一声看向时锦兰:“这话可不能再老祖宗面前说,老祖宗生气了您可又要吃鞭子了。”

    想到挨鞭子的痛苦,时锦兰哼了哼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到了玖这个修为的人再小声的声音都听得到,更何况是其他的?

    相信时诗桀也是这样的吧?

    “似乎,你们关系很好?”玖不知道怎么称呼时诗桀,索性便略了过去。

    “这孩子我从小就带着的,也算得上是半个儿子。”时诗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自己这么多年里一直在找自己的妹妹,时间一晃,自己已经老了。

    索性也就绝了想要找人的念头。

    “嗯,至少以后有一个养老的。”玖没有再说什么但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不会跟着时诗桀回到时空一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