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死神夜玖 > 章节目录 第450章:上古战场的往事(二)
    虽然是迫切的想要得到天道的传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总感觉这件事情很艰难是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那名女子缓缓地讲述完千万年之前的事情之后就拦住了玖的去路。

    “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这个时候想要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了,做出选择吧……”

    是选择接受原来的自己的身份,原来的纠葛还是打算放弃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个选择不是你选,不是吗?”玖微微的挑眉。

    隐隐的威胁的感觉一向是自己最不喜欢的。

    虽然说现在摆在明面上的就是这个地方是自己无意间闯进来的,在这个传承没有被自己接受之前自己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可是换一句话说,这个地方的传承的主人就是自己。

    只要自己坚决不接受传承的话,到最后是谁的损失还不一定呢。

    虽然说,天道的传承确实是一件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力量吧。

    那名女子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旋即轻笑出声:

    “汐,你脑子比以前活络了不少呢。”

    之前的时候啊,就算是把汐坑的晕头转向的,这个家伙还是傻乎乎的样子。

    可是现在呢?

    现在不一样了啊,这个家伙总是能够想到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深处。

    虽然说自己并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能够让汐彻底的放弃自己原来的性格的事情,想必也算不得上是多么的美好。

    似乎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其它的选择,那名女子指尖轻点在玖的额头。

    不管过了多长的时间,不管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这里最核心的传承到最后的时候还是她的,谁也得不到,谁也夺不走。

    玖在接受那些传承记忆的时候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身体里面出现的磅礴的力量。

    还有着千万年之前的记忆,零零碎碎的记忆出现在她的脑海。

    有着她的记忆里面让人们损失惨重的上古战场的战争。

    有着她在前世的时候跟那些人相处得很是融洽的画面。

    可是怎么可能呢?

    自己怎么会笑的那样的开心呢?

    那名女子缓缓地远离玖所站立的位置。

    她的身体缓缓的消散,看向玖的时候却满满的都是敬意,还有不易察觉的感激。

    她本是雪上之上的一朵优昙婆罗花,本是佛界的的产物,却意外地到了灵界。

    那里的环境根本就不适合自己生存。

    是那个人不惜耗损自己的修为将自己缓缓地培养长大。

    也是那个人在寒风料峭的时候记得还不能够化作人形的自己。

    身披风雪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熟悉的生活环境。

    也是那个人,在自己初初化作人形引来无数的人的觊觎的时候替自己铲除掉那些贪婪的人。

    不仅仅是贪婪的人类或者是动物,还有着来自其他的小世界的人们的觊觎。

    是那个人就算是面对强敌也要将自己保护在身后的动作,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欢喜。

    原来,就算是自己沦落到这种异世界里面还是有人在意自己的啊。

    那么,为了您做出最后一件事情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在那个人身死的时候,是她将那个人的灵魂收在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她是由那个人抚养长大的,身体里面的力量与那个人也极为的亲和。

    再后来的时候,她寻找到了合适的身体讲那个人缓缓地放入轮回。

    她是佛界的圣物没有错。

    但是因为成年的时间不久,只是将那个人的灵魂调养的差不多也已经耗尽了身体里面的力量。

    但是,她总是觉得要亲眼看见那个人的出现才能够安心。

    所以强行把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彻底的分开。

    天道的传承那里是什么强大的力量?

    也只是那个人前世的记忆罢了,她做不到能够让记忆跟着那个人转世。

    她是能够让那些记忆保存起来不在流失,甚至是将那个人之前的时候达到的最为巅峰状态的力量封印在里面。

    她放出话去,天道的传承里面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只有这样,那些不管是贪婪地其他的小世界的人,还是知道内情的人都会来到这里。

    到最后的时候,只有身上有着那个人的力量得人才能够来到这里。

    得到传承,也就是她身陨的时候。

    她曾经无数次的庆幸过自己来到的是那个人存在的世界。

    能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能够有个人把自己放在心上。

    哪怕那个人大爱天下,但是,那也是让人敬仰的存在啊。

    “汐,以后,可千万要记得我呀……”

    请你记得,在千万年之前,雪山上的一株小小的优昙婆罗花。

    请你记得,在千万年之前,雪山上那个喜欢哭鼻子的优昙婆罗花。

    请你记得,在千万年之前,那个时时跟在你身后的优昙婆罗花。

    那名女子带着解脱的笑意缓缓地消失在这个小小的世界。

    沉浸在那些天道的记忆里面的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从眼尾缓缓地落下了一滴血红色眼泪。

    是哭了吗?是在为谁伤心呢?

    周围缓缓地漾开一圈圈的力量。

    其他的正在为自己选定的继承人给予传承的人缓缓的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那株优昙婆罗花,似乎陨落了……”神荼轻声呢喃。

    争斗了上千万年的人,总归是有些记忆的。

    不管是那株优昙婆罗花本是佛界圣物,却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亦或者是,竟然能够有人得到她的全部的力量。

    更多的还是那株优昙婆罗留在那个人的身边,不愿意离开的倔强。

    郁垒看了一眼闭着眼睛接受传承的凌越:“那株优昙婆罗等的人已经到了……”

    人到了,使命完成了,自然是应该离开。

    神荼轻笑一声:“千万年的交情了总是觉得可惜。”

    另一旁,魄罗夫人察觉到那股力量眼含泪水,缓缓地跪在了地上:

    “吾主,走好!”

    佛界的圣物,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只不过是沾了些佛缘罢了,能够得到主人的注视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否则的话,自己有那里能够成为现在这样强大的样子呢?

    叶梨白抱着紫岚走在路上,只是一个恍神的时间就看到了那个小家伙朝着东南的位置跪下嚎叫。

    似乎是有着无限的悲痛一样令人觉得心底发堵。

    龙形玉佩里的男人难得的没有出声讽刺,半晌没有出声。

    想起了自己在千万年之前自己祈求那株婆罗花救他儿子的性命的时候。

    那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人,本以为不会答应的人。

    愣生生的耗费自己的一半的力量将自己的儿子性命保住。

    “每一个小生命都是灵界的希望……”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