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箓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蛟尸、国破
    绑在金柱上的蛟龙尸体,很可能就是从西海中抓来!

    许道的话声说完,身旁女道的眼中也闪过恍然之色,明白了这点,她绕着金柱子,细细的打量起来,面上啧啧称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洱海道宫当真有一手,仙园中居然有如此宝物,不仅能监察整个吴国,还能摄取内外东西……不过法力应是要消耗不少。”

    女道眼中露出沉思,她刚才和许道只是抓起一艘翻倒的大船,两人体内的法力就已经焚尽大半,而这还是半点反抗都没有遇见的。

    且楼船虽大,品级虽高,但因要腾空的缘故,并不代表其重量就一定比同等体积的山石要重,反而要轻。

    如果换成是金柱上面的蛟龙,先不谈它生前金丹级别的修为,多半要打死了才能抓回,只谈其肉身,对方原形放出后,至少和同等体积的铜铁一般重!

    两人打量片刻,许道突地朝对方拱手:“烦请道友将这楼船放下来。”

    女道听见他的话,笑吟吟的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几丝揶揄之色。

    许道瞧见这神色,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跟前的女道已然是变回了尤冰本人,难怪对方刚才对他言听计从、态度如此之好。

    他适才垂钓时忽视了这点,索性继续忽视着,假装没看见,正色的又拱了拱手。

    “可。”尤冰笑着,也没有为难他,省得让旁人看笑了。

    尤冰目光凝聚,伸出手依照先前的记忆,又捉住金柱上粗壮的铁索链。其隔空站在金柱铁索前,身躯渺小,但却轻而易举的就将铁索扯动。

    咔咔咔!

    铁索大力摆动,成捆成捆的从金柱上面解下来,盘踞落在一旁,叠成了小山。

    轰!巨大的道宫楼船立刻从柱上掉落,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使得站在近处的两人身子都抖了抖。

    但他们两人的面色毫无变化,相互望了一眼,便脚下灵光闪动,往那道宫楼船跳去。三四步之间,他们便出行在了楼船的最高处,俯视着向甲板。

    整艘楼船落下,已经从侧翻的状态摆正,其船体虽有破损,但是并无要解体的迹象。只是甲板上杂乱无比,窗户破碎,整艘船的装饰摆设应是已经全部毁坏。

    那些幸存的活人们,或是摔倒在甲板上、或是躺在了船舱当中,因为受了刚才的猛烈一撞,全都晕晕乎乎的,大半人都已经昏死过去。

    幸好这些人都不是凡人,体内至少都有真气在,顶多摔成重伤,并无性命之忧。

    许道的神识弥漫而出,扫视几下,便找到了苏玖、老沙、陈挽三人。三人正处于晕乎和惊惧当中,面色煞白,浑然不知自己遇见了什么事情。

    他立刻就准备出手,将三个人抓上来,并赐下些真气,帮助他们清醒。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只白手伸出,轻易打断了他的法术:“道友且慢。”

    对方身上的神识涌动,像海浪一般从天而降,席卷打在了幸存者身上,让所有人都踉跄一下,缓缓的摔倒在了地上。

    女道笑盈盈的看着许道,口中柔和说:“小家伙们遭此大难,可怜巴巴的,身子都困倦了,索性本道施个法,先让他们歇息一番。”

    许道听见对方的话,顿时哑口无言,他瞥着甲板上的苏玖三人,发现三人都是直挺挺的倒在了甲板上。

    特别是当中貌似身子骨柔弱、实则筋骨最强的苏玖,是第一个倒下,半点迟缓都没有。

    “等到形势安全后,本道再将他们唤醒,与道友相认。”

    女道还在说话,一口一个本道,也不知是故意为之、还是为了不尴尬,在假装自己并非是尤冰本人,而是白骨观主。

    许道心中腹诽再三,但眼下“形势不如人”,他如何敢违了对方的意,便只是唯唯诺诺的说:“甚好甚好,道友考虑的周全。”

    女道笑着给了他一个眼神,也不知是敲打还是满意,然后别过头,兀自说:“甲板上太凉,本道便将这些小家伙收入房中,免得冷了道友的人。”

    许道只得讪笑,他干脆也别过头,往四周望去,不再看苏玖几人。

    其实尤冰说的也对,苏玖几人的修为低微,连筑基都没有,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危机,现在又身处仙园中,情形也算不太好,干脆都躺下歇息得了。

    也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尤冰考虑周全。

    她不仅将所有的幸存者收入了舱房中,还落了锁,打出法术将房间封闭起来,其中小狐娘苏玖被单独关了一间。

    做完这些活计,尤冰满意的勾起嘴角。

    她所使的法术虽然只是白骨观中的小法术,但却是用金丹真气驱使的,就算许道精通此法也难以解开,更别说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解开了。

    轻轻拍了拍白手,尤冰扭过头,准备再敲打一下许道,却发现许道的脖子扭向他处,僵了几息,一动不动的还没有转过来。

    她顺着许道转头的方向,往上前方望过去,动作也突然定住,睁大了眼睛。

    火般燃烧的巨大金柱上,柱上蛟尸继续一动不动,浑身伤痕累累。但是它的头颅,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抬了起来。

    不仅抬起,还转了过来,盯着许道和尤冰。。

    蛟尸的面孔狰狞而丑陋,一只眼睛黑洞洞,没有眼珠,一只眼睛血丝密布,眼珠有人大,满眼死寂。

    许道和尤冰两人脑中齐齐跳出念头:“这东西、活的?!”

    其中尤冰倒还好,她和白骨观主两人都是头一遭碰见蛟尸,心中虽然诧异,但并无多少惊悸感。

    而许道则是头皮发麻,要知道他当初在这金柱底下采集过“灵根”,还炼化过蛟尸的血肉,如今对方居然从死中变活过来,顿时让许道心惊后怕。

    特别是蛟尸打量着他俩,巨型鱼头上露出丑陋的笑容,喉头中咯咯出声:“金丹、龙种……你二人,可是真人使者?”

    声音沙哑难听,但宏大如巨钟轰鸣,回荡在金柱周遭,让比人头大的铁索微颤。

    哐当、五六十丈高长的蛟尸动作起来,它盘踞在金柱上,耸动鳞甲,蹼爪攀附,将捆绑它的铁链挣得晃动。

    凄!一阵尖利刺耳的嘶吼声响起,“哈哈哈!真人果真没有骗某。”

    这蛟尸绷紧了铁索,身上大块大块的鳞甲掉落下来,还有蓝湛湛的血水喷溅而出,腥臭无比。

    “一甲子、一甲子了!本尊终于要脱困而出!”

    它仅剩的一只眼珠中,放出诡异的光:“二位今日来助我,等我成就真龙,也不会忘了二位。”

    许道和尤冰两人听见他的话,面面相觑着,脑中轰的意识到:“这东西,是西海真人安插进仙园中的卧底?”

    多半没错了!

    眼下时节,正是西海即将入侵。

    且他俩又没有主动去放开对方身上的铁索,只是动用了下金柱而已,这蛟尸却自动就醒了过来,还说出这样一番话。

    而一旦西海入侵时,道宫正与敌人搏斗间,这蛟尸再醒过来,还是在仙园中醒来,到时候立刻就能给道宫来一刀子,还是插心窝的那种!

    许道和尤冰两人又惊又愕,好在他俩心智都不俗,面上沉静的很,毫无一点变化。

    许道也只是通过神识,隐秘的冲尤冰传音:“好家伙!这东西可真能隐忍负重!”

    “被道宫绑了足足一甲子,六十年间每隔几年就会惨遭割肉放血,居然还没有死!不过话说回来,金麟道师他们钓对方回来时,怎的不直接打死,是为了保鲜?”

    他迅速将自己了解的情况,一股脑的说给了尤冰,一方面能解答对方的一些疑惑,另一方面也能减少尤冰露马脚的可能。

    最后许道又说:“听闻道宫中其他地方还有一具金丹尸体,是鬼神类的,适合阴神道人采集灵根,莫非那厮也没死,也是卧底?”

    这一点,许道却是不太明白了。

    洱海仙园中确实有两头金丹尸体,都是道宫从外界抓捕得来的,但是另外一头所在的区域并没有金柱,只是一方新建的祭坛,当中立有石柱,恍若蛮族的图腾般。

    鬼神尸体就被封印在图腾石柱当中,和眼前的蛟龙不同,那鬼神死得透彻,还是道师们花费了不少心思,才延缓了对方尸体溃散的速度。

    可金柱上的蛟龙不同,其有秘法,能装死,无论道师们如何检验,都只得出了对方死得透透的结论。

    甚至连蛟尸脑中的魂魄记忆,金麟几人都能从血肉中抽出。这也正是许道能得到锁精篇秘法的原因所在。

    同时正如许道调侃所说的,蛟龙虽死,但金麟几人发现它的血肉新鲜,压根不用保鲜,颇是神奇。

    于是道师们为了简单,也为了谨慎起见,便没有将蛟尸挪到他处,而是继续绑在了金柱上面,镇压于此,随取随用,简单粗暴。

    眼下正是一甲期限到达,蛟尸早已从假死的状态中苏醒过来,伺机待发,只是被许道两人的动静惊动,以为友军到来,便睁开了眼睛。

    蛟尸似乎因为一甲子未曾言语,有些唠叨到,桀笑到:“小家伙、小美人,别怕!此地虽然是土著道士的重地,但是他们既然没有来拿你俩,必然就是被缠住了!”

    它大笑连连:“按照计划,本道得等他们斗的正酣,再出马,大发神威。既然你俩现在就来了,速速助我挣脱,在此地大吃一番。”

    “桀桀桀!特别是你,龙种小家伙,本道虽然被困此地,但却别有秘法,在这天地中播种了不少血脉,勤劳的很!一些土著肉鸡而已,到时候本尊吃肉,容你喝喝汤。虽不能得到大好处,但也能尝尝鲜味!”

    它伸出了一只蹼爪,指指点点着许道。

    而许道本来对蛟尸感觉心惊肉跳,现在听完对方的一番唠叨,心中惊跳感顿时消去。

    他心情古怪,在心中暗自腹诽到:“好家伙,还播种血脉……这家伙明明是被道宫活剐,次次榨成肉干儿。”

    一瞬间,许道也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对方指的应是有道宫道士用了它的血脉,它行锁精篇秘法进行吞食,便可获得好处。

    而且道宫中虽然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用其血脉种灵根,但个个修为强劲,且一甲子下来,血脉相传,多半早就已经扩散出去,形成了族群。

    毕竟此世道人可不如他许某人洁身自好,身具强悍血脉者,多多播撒才是义务,譬如道宫中便常年有此任务。

    并且还有相关的秘法能增长子嗣,只是如此传承下去的血脉稀薄,不成灵根,但量大取优,越勤奋越可能有厉害的后辈出现,到时候一个家族就成形了。

    蛟尸说完一番话,见许道二人都没反应,不由的怒喝起来:“呔!你俩愣着作甚,还不快快替本尊松绑!”

    这时许道眼神一闪,站了出来,面带讨好的说:

    “见过尊者,真人一日不破界而入,某等也不敢行太大举动啊……话说,这鬼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尊者到时候有何法子破开仙园,重返西海?”

    他直接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想要从对方的口中套话。

    蛟尸虽然话痨,但是并不代表它性情好,听见后只是怒意大增,压根没有要回答许道的意思,怒喝到:“费甚话!本尊都已经说了,早点解开某,早点抄家伙拿好处!快快”

    许道听见之后,也只得无奈的看了身旁尤冰一眼,朝着对方拱了拱手。

    尤冰点头,其目中的神色一闪便换了人,“她”脸色变得冷厉下来,眯眼打量着金柱上的蛟尸,皱眉用神识说到:“这就是西海的金丹么?真丑。”

    “尤冰”抬起了白嫩的手指,使出法力大手,往地面金柱铁锁链擒拿过去。

    金柱上的蛟尸大喜:“哈哈哈!好!小美人今日助了我,等我血脉大增,跨过龙门成就真身,定会酌情给你一个妃位!”

    可是在它说话间,是地面的铁索升腾而起,往它直扑过去。

    哗啦啦!铁索咔咔作响,在它的躯体上多缠绕了几圈,捆得死死,更加紧密,让它连扭动都不能了。

    狰狞蛟尸别着脑袋,立刻就傻了脸,仅剩的独眼中满是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