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起点直播之死亡神座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杀伐
    “崩——崩——崩——”

    力道席卷,滔滔而行,若高山流水,一泻万里,气势磅礴,若古道飞沙,黄茶遍地,征战不休,若是秋割冬寒,吹拂一过,便是天地变换,景致乱转。

    一个是来历不凡,身世惊人的宝悦。

    一个是魔道新晋的魔道天骄,战力无双的江风。

    两者大战,卷动诸天云动,雷霆电闪之间,江风便是化为一个飞鹤,舞动长空,手起剑落之间,竟是将这不可一世的宝悦轻松的镇压了,抓住机会,就是一顿狠揍,看的后方的众人,胆寒无匹。

    要知道,手执重宝的宝悦,虽然修为浅薄,无法将手中的雷霆一气剑发出完美的地步,但是,他却有着非凡的天赋,将自己的真灵烙印在了这口雷霆一气剑之中,人剑合一,心神交感之下,力道远非普通方法祭练出来的威力可以比拟,可谓是意气风发,少有人能够抵挡。

    但是,此刻,在众人的面前,却是江风手执着长剑,不停的奚落着这盖世的天骄,每每看似随意的剑法,就要让宝悦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可挡下,每一次碰撞,手臂就会隐隐发麻,就算是有着雷霆一气剑替他削弱了大半部分的力量,亦是让他叫苦不迭,连绵无穷的滔天大力,宛若一头头可怕的大地神象,狠狠地踩在他的身上,踩得他全身疼痛,筋骨宛如被抽剥一样,连站都难于站起来。

    但是,宝悦不仅仅有着超凡的天赋,亦是有着惊人的毅力,在同辈弟子之中,亦是有着越挫越勇的名声,不然这正气宗的宗主也不会将这件雷霆一气剑交付给他,毕竟一宗之事,虽然大多数都是由宗主裁决,但是,这等关系到宗门正统传承弟子事情,还是要谨慎一二的。

    “给我飞。”

    江风手臂无视着雷霆一气剑遍布剑身的可怕剑气,宛若一双石壁手,撕裂这层层的桎梏,躺过这些刀山火海一般的磨练,吸收了这一切的灾难之气,因此,就算是他施展的神通,依旧未能给宝悦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打得他连连后退,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大灾难术太过霸道,太过神勇,太过可怕。

    一旦这大灾难术运转起来,便是吸收一切的灾难弥补自身,若是江风没有掌握这搬大灾难术符文,恐怕,就算是调动这些灾难之气都是艰难无匹,更可谈收敛这些可怕的吞噬之力,这就是覆水难收。

    不过,随着一次次的运转,江风已经可以掌握大部分的灾难气息的收敛,激发,仅存的少部分,乃是天地之间,凝聚出来的大杀器,大罪恶,大晦暗,有着众生的因果,若是沾染上那么一丝,就算是那些裂血境界的王侯,都会被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虚空之上,宝悦一次又一次地顽抗,那怕明知道这种顽抗是白费功夫,但是,他依然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爬起来,又被江风一次又一次揍得趴下。

    “你的确很有毅力,可惜,毅力,不能够成为你不死的理由。”

    一拳拳猛若疾风的快拳,蜕变了那狂风的剑法,犀利的剑道,变化为可怕的蛮象,一头冲天,二头踏地,三头所过,寸寸碎裂,就连那雷霆一气剑在这般可怕的力道之下,亦是不停的发出悲鸣,激怒起来,演化出一道道可怕的撕裂剑气,冲杀在江风那暗金色的冥神之凯上。

    一次次的搏杀,一次次的杀伐,一次次的倒退,江风两人的动作,堪称粗暴至极,毫无章法,然而,就是这样的局面,却是不知道让多少的天骄为之震撼,望着那个不停被江风拳打脚踢的宝悦,抽搐了嘴角,同时,暗道这宝悦好生强大的意志。

    前面三次,江风只要将这宝悦打出去飞天三尺不止,随着他手中的力道和气势的积蓄,体内的神象镇狱劲也越发的恐怖,每一拳轰出,却是让宝悦不到五尺不能停步。

    直到最后,宝悦被打得再也爬不起来,虽然身上无伤无血,但是,他全身痉孪,四肢倦曲,痛得直打哆嗦,黄豆大小的冷汗直流,脸色煞白,这就知道他有多痛苦了。

    看到宝悦的下场,诸多围观的天骄都不由直打哆嗦,心里面直发毛,更多的武道修士则是是为心不忍,都不敢去看。

    “你不是要拿我能踏脚石?站起来啊!”

    江风踩在宝悦的身躯之上,厉声的呵斥道,宛若一尊盖世的魔神,望着周围一个个窥视的目光,丝毫不惧,一一回应了过去,引动不少的武道强者,暗自怒喝,骂道,无知小辈,安敢如此无理。

    就在江风打算斩杀这宝悦的时候,身后一道风雨虎啸,长空如龙,猛然爆炸开来,却似愁云笼罩,日月颠倒之象,当真是可怕无边,回过头来一看,却是那南宫天生追击了过来,从他的身后发动了突袭。

    “呸,一个破虚老祖,竟然对着一个凶体境界的武道修士,出手偷袭,简直是将你祖宗十八代的脸面都丢尽了,我怕你下次回去,你家祖坟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你家的老祖宗,从坟墓里爬出来,一巴掌把你扇死。”

    江风的话语不可谓不毒辣,那里是这些常年沉醉在武道修行的武者可以比拟,单单就是这张嘴,就不知道引动了多少仇恨,至少,面前的这个南宫天生,是的确气怒至极,只见他,怒发冲冠,面色通红,宛若一尊活跃喷发的火山,每一次呼吸,就会一根根发须舞动,似一根根蜿蜒盘旋的扎龙,灵动至极,横目冷漠,盯着江风的身躯,怒喝一声:“小辈,给我死来。”

    “想要死的人很多,但是我到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就不劳烦你的大驾了,我之前,饶你一命,你却穷追不舍,合该你今日陨落在此,成为我神座之路上的踏脚石。”

    “不必多说,我十息就可以斩杀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