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玉帝喊我抢红包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别墅惊魂
    屋内灶膛中的火焰如暗夜跳动的精灵般翩翩起舞,将铁锅内温热的酒水氤氲出一阵阵白色气雾。

    “伴舞摇啊摇,搂搂又抱抱,谁叫你是一个”

    坐在火炕上的哼着小调的,是一位留着山羊胡的平头中年人。

    此刻,他正拿着一张妙龄女郎的照片看个不停。

    照片上的女子,双眼脉脉含情,身材凹凸有致,看来也是个性感至极的尤物。

    炕上的饭食极其简单,一碟椒盐花生米,一碟切好的猪头肉,以及一碟撒着葱花的卤汁豆腐。

    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平凡至极,但在这平静的夜晚中配上一壶小酒,却是能让人飘飘欲仙,忘却一切烦恼的。

    嘬了一颗花生米之后,男人收回目中炽热的眼神,探出手去拿在了那方冒着热气的酒壶上面。

    “娇兰,等老子有时间,再去与你共度良宵。现在嘛,就先填饱五脏庙吧!”

    这人名叫马三伟,是茅山道士第三十六代传人刘海贤的二弟子。

    而他手中拿着的照片,不属于别人,正是那吴林生的情人马娇兰的。

    “啧啧,小酒配小菜,人家绝味!”

    正当他长长舒出一口酒气的时候,堂屋里面摆设着的祭坛轰然倒在地上,所有立着的令旗,黄色符纸,桃木剑,以及香炉香支全部歪散折断。

    而他身边一只用干草扎制的小人,也在这一刻开始身体龟裂。

    只听砰地一声,干草四散炸开开来,连带着,酒菜小碟上也布了一层细密的草屑。

    “的!难不成是那鬼小子出事了?”

    皱着两道淡泊至极的眉毛,他慢慢掐起了双手手指。

    随着两分钟后头上细汗的冒出,一双阴森眼睛猛然睁了开来。

    “糟糕,来了点子!这家伙好歹也是修炼了五十年的恶鬼,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别人收拾了?”

    “不过,既然他是老子派去的,就容不得别人欺负。哼,想破坏老子的计划,那就放你点血!”

    话音刚落,他就从半敞的胸脯中掏出了又一张画着符文的黄纸。

    “阴冥有眼随天现,茅山后人赤血炼。三生三世阴魂名,以我之灵速现形!水屯刘二狗!水屯柳素素!”

    擒住鬼魂之后,张逸拉着身旁的李纪元大摇大摆坐在了沙发上。

    虽然表现得满不在乎,其实他内心里却暗自加紧了防备。

    从这色鬼刚刚的言行中就可以看出,它的出现一定是有预谋的,并非是一时兴起。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在它的身后应该还有一个操纵者。

    或许,这件事情跟那个吴林生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

    “张逸,你这一身本事真是跟你本家伯伯学的?刚才那道神雷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只有精通法术才能施展的出来?”

    见识了张逸的驭雷术之后,李纪元脸上就一直挂着诌媚的笑容。

    没错,他对张逸这招神通很感兴趣,而且大有拜师求艺的心思。

    张逸倒也天生具备神棍的潜质,一通胡说八道之后,竟然哄骗得李纪元笃信崇尚,连一点点怀疑都没有生出。

    “我说纪元哥,我早就跟你说过,就这些小鱼小虾,根本不足以为虑。从小跟着伯伯捉鬼,什么请神送鬼的事情我干多了。你说这驭雷术,其实就是三十六天罡神术的一种。听伯伯说,好像只有天生阳刚之气十足的男子才可以学习。要不然,根本就不足以请下天上的神雷。我是六月的生日,而你是七月十五的生日,那是鬼节!所以说,凭你的先天条件,根本就不足以修炼这种法术。”

    听到李纪元问话之后,张逸又开启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模式。

    不过,这一次,他眼神的余光处却留意到了一丝异常之态。

    原来一楼百叶窗前边摆设的无花果树,好像刚才叶子动了一动。

    要知道,现在整个别墅之内都门窗紧闭,根本就没有微风的吹入。唯一合理的说法,就是又有脏东西来搅局了。

    为了保险起见,张逸还是用意念跟天龙豹交流了一下。

    “小雷,你感没感觉到有什么脏东西进来了?刚才的无花果树叶子动了一动。”

    “恩,以我的感知力,可以明显感觉到屋子里加入了一些携带着邪气的东西。此时正是晚上八点,月光正盛,也是百鬼出行的时间。依我看,这次来的鬼不止一只,最少也是两三只!!”

    小雷一改慵懒的声音,直接换上了一种无比严峻的语气。

    哼!

    老子现在有神雷在身,甭说来两只鬼,就算是来个三只四只,也照样收拾的它跪地求饶!

    自视有唤动神雷本领的张逸倒是不以为意,感受着身边的暗流涌动,他依旧表现得十分镇定。

    “纪元哥,有新朋友来了。你乖乖跟在我身后,别到处乱跑,要不然我可保不了你。”

    吓唬了李纪元一句,他赶忙又在指尖唤出了一丝雷电弧光。

    就在李纪元揪上张逸衣角的一瞬间,整幢别墅之内的所有灯光全部熄灭,与此同时一阵阴风猛烈地吹刮了起来。

    “呼呼”

    此刻失去视线,无异于为张逸斗鬼增加了不少难度。

    微微思量过后,他迅速拉住李纪元,双双将后背贴在了一道墙壁之上。

    “我劈死你!”

    感受到面前恶风来袭,张逸下意识地就指出一指。

    不过,这一次的鬼魂明显跟上一次的不在一个档次,张逸才刚刚伸出环绕着雷光的手指,它就立刻窜向了另一个方向。

    反倒是张逸在黑暗混沌的环境中,被鬼魂投掷而来的一只骨质板凳砸中了小腿。

    这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放了它,放了它!要不然,死!”

    话音刚落,又有一只玻璃杯子朝着张逸砸了过来。

    咔嚓一声!

    张逸把头一歪,玻璃杯砸在了距离他脑袋的左上方。

    俗话说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说的就是此刻的情景。

    此刻的张逸虽然有效躲过了攻击,但李纪元却被一只迎面而来的花瓶砸在了胸口上。

    那一声闷响,正是他被砸中之后所发出!

    他受伤了!

    虽然李纪元忍着没说,但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却足以说明一切!

    “的,有本事给老子站出来,打不死你我就不是张逸!”

    一时之间,偌大的别墅中只有张逸暴怒的喊叫声徘徊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