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玉帝喊我抢红包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是时候冲刺了
    赵丽红找自己,无非也就是督促回校学习罢了,算算日子,距离高考,确实也仅仅剩下六个月不到的时间了。除去放假和礼拜的日子,最多就是五个月的光阴。

    看样子,自己也是时候回去好好学习了。

    毕竟,他现在空有一身过目不忘的本领,却没有汲取到充盈的考试知识。一旦高考大战打响,难免还是会吃亏的呀。

    “张逸,本小姐猜鱼肠剑最后拍出的价格,应该在两亿六千万左右。说说你的看法吧……”

    飘远的思绪很快被叶蔷的声音拉回到现实之中,使得张逸冷不防打了个激灵。

    “哦,我猜……我猜能拍到至少四亿!跟我一个会算卦的大仙叫板,我看你是舒坦日子过多了,想找找刺激……”

    四亿完全是张逸随口一说,他哪里会占卜算命?真有那本事,恐怕他早就把尾巴翘上天了。

    “四亿?你还真敢想!拍卖会开过不下三四十届了,拍出的最高价格也只不过是两亿二百万。我说两亿四千万已经够夸张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幻想家啊!”

    “四亿不算大,不信你就看着……”

    跟叶蔷打赌一事,无论是输是赢,张逸都是最后的赢家。就算输了,叶蔷大不过只是和他恶作剧一下,而他则可以借此机会让她开心开心。到时候,新年到来已经售罄的飞机票,自然也会顺理成章到达他的手中。赢了更不用说,直接提出要叶蔷帮他弄一张飞机票的要求便可以了。

    想到自己打赌只是为了一张飞机票,张逸脸上还真是有些燥得慌。

    “我出一亿六千万!”

    “一亿八千万!”

    “两亿!”

    “两亿四千万!”

    “战国时候的东西,那可是绝世珍宝。借此机会拿下来,以后一定不愁利润翻倍!就算没人出得起价格,留在家中作为镇宅之宝用也不错。”

    ……

    “喂,现在已经两亿四千万了,很快就会超过三亿,不信你瞧着……”

    张逸对于节节攀升的价格很满意,十分得瑟的朝叶蔷示威道。

    “两亿八千万,这件东西谁也别跟我抢!”

    就在二人谈笑之际,张逸说出的话应验了。

    “瞧瞧,我说啥来着。”

    “三亿!你徐东升不差钱,我王恒也不差钱!”

    “三亿一千万!”

    “三亿两千万!”

    到目前为止,财力有限的商界精英已经停止出价,纷纷开始坐山观虎斗,想要窥测最终的结局究竟如何。

    饶是他们这些不差钱的人,在一千万一千万加价过程中也丧失了自信心。

    一阵嘈杂之音过后,鱼肠剑最后的价格终于停在了三亿八千万的边界线上……

    ……

    “喂,赵老师吧?我是张逸,不好意思,那会在工地上搬砖头呢,工头催得紧,今天建不起那堵子墙,明天不给发工资。您知道,我家里是农村的,每个月给的生活费有限,想要买一些教科书书籍有些捉襟见肘……”

    “包工头催你搬砖?你骗谁呢?昨儿个跟你合伙开烧烤店的生意伙伴李纪元都找到教室来了。要不是他,我还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到了老板。张逸,行啊你,现在就想着卖烧烤赚钱了。怎么?高考完想进新东方厨师学校?还是山东蓝翔技术学校?”

    “赵老师,这两个学校不需要高中毕业证的……”

    “甭跟我贫嘴。给你最后期限,不管在哪里,必须在两天之内给我回到学校,要不然,明年六月高考,你就等着落榜吧!”

    “赵老师,我搬砖就剩两天就发工资了,给个机会呗。这年头挣钱不容易啊……喂……喂……”

    等张逸嬉皮笑脸说出最后两句话的时候,怒气冲冲的赵丽红早就气的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一阵盲音回响在声筒中。

    “唉,看来搬砖头这个理由是不能再说了。赶明儿请假,得想个别的说法,对了,就说我在路边摊卖糖葫芦……”

    张逸摇摇头面露苦笑,喃喃自语打趣道。

    “张大帅哥,被班主任训了吧?早知道她会骂你,我就该火上再加把油的。就说你在酒吧玩,没钱还债,被扣住了……”

    “滚犊子。话说回来,叶小姐,我现在可是有急事需要你帮忙啊。马上临近新年,从西北城去往临安市的飞机票已经售罄,还请你动动手指头,帮我这个小忙……”

    张逸玩心大起,朝叶蔷说话的同时,竟露出一个翻白眼的可怜表情,看上去甚是滑稽。

    “别跟我装模作样。你现在可是亿万富翁了,不如,雇一架专机送自己回去,岂不是既高大上,还能解去你燃眉之急?”

    ……

    龙都。

    “张逸,你应该收到我寄去的羊毛围巾了吧?我织了半个月才做好的。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望着脚下这座灯火通明的国际化大都市,苏倩薇绝丽的脸蛋上没有丝毫的欣喜情绪。相反,却涌现出一抹淡淡的忧虑。

    就在四天前,她绕开整日跟在身边的保镖,跑到邮局去亲自寄了那条围巾给张逸。就因为这,还被父亲好生说了一顿呢。

    想着再有十九天就是新年,也就是她的生日,到时候肯定又要面对一众臭苍蝇公子哥的烦扰。心烦意乱之下,她内心之中忽然想起了远在他乡那个臭美到极致的家伙。

    “张逸,要是你在我身边,那就好了。可是,我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父亲已经利用一些不正当手段,阻断了你用身份证购买飞机票,火车票等一系列出行方式的权利。对呀,你不能来,我可以偷偷去临安看你的……”

    话还没说完,粉红色系的房门便被母亲轻轻推开,无声地移到了墙壁旁边。

    “薇薇,妈真不知道那小子有什么好的。家世,容貌,学识,能力,他有哪一样能够配得上你?从现在到你生日这段时间内,你就别想着偷跑出去了。你们理科的六位老师,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来咱家给你授课……”

    “我不要!我已经是大人了!你一定又想着给我和田世杰牵线拉桥,我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