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敌踪
    那守卫听到曹丕吩咐,期期艾艾地说道:是否先要禀告太守

    曹真立即大喝道:大胆!你可知那批人中有谁?有我们司空公子的小妾!要是她有什么不测,你第一个去陪葬!现在的曹真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从他抓着溃败乡勇喝问和跟守卫大吼的时候就可看出,这小子天生就是一个统帅,非常有威慑力。

    听到曹真这一吼,守卫立即不再言语,飞快地离开,去为曹丕找弓矢去了。

    曹丕上前对另外四个神使营的子弟说道:有劳几位兄弟再和吾跑一趟。曹丕习惯叫神使营的人兄弟,原因是之前这些成员都是曹家和夏侯家的子弟,多少和曹丕有些沾亲带故,后来卫家人加入了,曹丕也不好厚此薄彼,依旧如此叫,毕竟卫家也是最早跟随曹操的家族之一。

    那四人纷纷说道:袍泽有难,自当旧之。

    曹真看着地上那个县尉,皱眉道:我们营中兄弟都有坐骑,而且都是宗室子弟,人人都有把弓,又在军屯得了箭矢,若要从几百个拿着飞石索的汉子中脱困应该不是难事,为何是这群人先回到了军屯?

    曹丕叹了口气,说道:那些贼人是向要马。现在山阳郡的隘口都设了哨卡,只有往南和往东没有哨卡罢了,可是南是豫州,东是徐州,人人得了诏令,不知多少军士郡兵乡勇等着他们,所以他们只能冲击山阳去青州的隘口,拿了坐骑冲击隘口总是容易一些的。

    曹真闻言又踢了一脚地上的县尉怒道:是也不是!

    那县尉痛哼一声,答道:领头一个大汉确实说了:爷爷们只要马和那个妞,不相干的人都闪开。

    曹真大怒,又踢了一脚县尉喝到:所以汝等就闪开了?你还当什么县尉!说完就要赏那人一顿拳脚。

    曹丕拉住曹真,说道:算了,这山阳郡又不是边郡,郡兵没有戍边之责,都疏于操练,都尉尚且能被石头砸死,何况一个县令。这时那守卫带着十来人拿来了箭矢和曹丕的马,还给了曹丕一把长矛,曹丕接过之后随即上马,把本来挂在马上的八面汉剑衍挂到了腰间,带着曹真驰出军屯。

    到得军屯门口,发现那里还坐着一群乡勇和郡兵,他们身上或或少有些被石头砸出来的淤青和肿块。

    曹丕问道:汝等在何处遇袭?

    一个乡勇答道:在jx县东南十五里外的驰道上。

    曹丕知道了地点随即带着曹真一行人策马而去。策马奔驰中曹丕对曹真说道:贤弟,碰到那群贼兵就先游弋在外,射杀一通再说,吾等箭矢充足,他们有没有甲胄,就我们五人就可以把他们阵势打乱。

    曹真点头道:没错!那只母老虎想必还没有被擒,吾猜测她必然是带着神使营的兄弟和一部分死战的郡兵和乡勇边战边退,要不然别人不敢说,就凭她的武艺还有手中马槊必然能够脱险。到时我们在后他们在前,前后夹击,那群贼兵就要死光!

    jx县在昌邑东面三十里除,过了jx县就可以进入沂蒙山山脉然后窜入青州,当然现在进山的道路已经被神使营的人堵住了,除非他们选择没有人迹的荒岭翻入山中,不然必然会被拦住,在完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入冬的时候进入猛兽横行,地势复杂的启蒙山,别说两百人,一千人也是凶多吉少。

    曹丕带着的五个人都有坐骑,所以到达jx县附近的时候只是临近黄昏,天色还算亮,此时他们已经到达了战场。在驰道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尸体,只有少部分是被石头砸破了头死掉的,更多的是被戈矛插中了要害而死的,还有一些是被箭矢射中而死,还有是被环首刀砍死的。最特别的是有两人胸口有一个碗口大的洞,干涸的血迹在两人身下变成了一大片黑块。

    啧啧啧,这就是马槊的伤口!厉害啊!这么大个口子,必然是借助了马匹的冲力,母老虎骑术不错。看到满地尸体,十二岁的曹真丝毫不惧,反而评头论足。

    这几个被环首刀砍死的居然是sy县的郡兵,虽然衣服被扒拉下来了,但是明显比逃兵干净,看来母老虎果真带着死战的郡兵和乡勇退走了。

    马上一个曹氏子弟问道:屯长,为何环首刀砍死了郡兵就是带着乡勇退走了?

    曹真瞪了那少年一眼,叹道:早教你读书了!司空的《步战令》你不知道吗

    少年答道:知道啊!:伍中有不进者,伍长杀之;伍长有不进者,什长杀之;什长有不进者,屯长杀之。督战部曲将,拔刃在后察,违令不进者,斩之。。。。可是这些郡兵那知道什么《步战令》看到曹真鄙视地看着他突然恍然道:是我们神使营的兄弟看到逃兵太多所以斩了他们震慑这些人!

    曹真点点头说道:是啊!而且很有章法啊!你看看那些被弓箭射死的家伙,人人手上都拿着一个飞石索,他们的手臂很健壮,显然是臂力过人之辈,我们的兄弟把这几个甩石头甩得远的射死了,就可以用弓箭威慑贼兵,然后且战且退了。

    毫无疑问,曹真这个小子跟着夏侯渊是做足了功课的。曹丕接口说道:若是我,会带着这群人到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和贼兵僵持,休息一阵,鼓舞士气,整兵再战。

    曹真点头道:兄长所言极是,这群人要马,那当时必然是半月形散开,挡住了我们兄弟突围的路线,所以当时的情况只能尽量保住能战之人退入一个类似峡谷或者山谷之类的地方。以弓箭威慑之,毕竟拖得越久,对贼兵越不利,这还是我们的地方。

    曹丕回想着刘洪给他看过的地图,随即想到了jx县附近只有一个地方符合易守难攻的标准,那是一处被河流围住的靠山小村子。思虑及此,曹丕河道:随我来,当先策马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