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驴叫与诗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曹丕来到大将军府前的时候,曹仁和夏侯霸已经发起了新一轮的冲锋,这一次动用了两千军士,以及王双的五百羌斗曲,除了正面之外,另外三面都遭受了曹军强有力的冲击,此时曹丕只能听到沉沦在黑暗中的大将军府里面传来的阵阵喊杀之声,以及在他面前依旧蹲守在墙上的张弓袁军之外,再也看不到听不到别的东西。

    此时一声浴血的高顺来到曹丕身边,禀报道“公子,曹将军王军侯和夏侯公子已经杀入大将军府,只要正面守军一乱,此处集结的一千军士会立即冲入府中。”

    曹丕看了一眼高顺,微笑道“子孝族叔居然把领兵之权给了高将军。”

    高顺拱手说道“只是统领最后一千军士冲击大将军府正门罢了。”

    曹丕点了点头,环顾四周,看到曹休麾下虎豹骑人人铠甲都染满了鲜血,虽然黑光铠是黑色的,但是沾染了过多的鲜血导致这些铠甲在火光和月光的映照下那一抹暗红分外的明显狰狞,所有的马蹄子上都沾着一些碎肉,可见入城之时战事之惨烈。

    “文烈族兄,虎豹骑伤亡多少?”这是曹军第一强兵,曹丕不得不问。

    曹休答道“方才校点了一番,队伍尚缺一百八十六人。”

    曹丕点点头,心想若非是邺城街道宽阔平坦,利于冲锋,而且又是赚城而入,对方来不及布置拒马,这猬集在邺城中的数千守军可没有这么容易对付,现在付出三成伤亡,能够得到这个战果,也算可以接受。

    此处只有区区五百虎豹骑,但是却在东门街道上击破了三千守军,这等锋锐,当世已经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比了,当年在徐州,唯独有吕布的骑兵勉强可以和虎豹骑一战而已。现在曹操麾下有五千虎豹骑,这绝对是一支能够席卷天下的力量,只要在野外平坦之处,恐怕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和虎豹骑匹敌。

    这多少让曹丕有点眼热,如果自己麾下也有这么一支骑兵,那该有多好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公孙续,白马义从的传人,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呢?

    就在这时,身边高顺高声说道“墙头的军士退下去了!看来曹将军已经攻破大将军府!儿郎们,杀啊!”说完当先抽刀,朝着将军府奔去,他身后的执旗军士紧随其后,一千个早就得到命令的军士纷纷朝着大将军府杀去,此时的墙头已经没有袁军守卫,这几个被打破的围墙缺口上的杂物很快就被曹军清掉,不一会,一千军士已经一窝蜂地杀入大将军府之中。

    此刻,大局已定!

    这时牛金不知从哪来让人搬来了一个胡床,对曹丕说道“此胡床是邺城大族所送,执金吾可安坐于此待曹将军报捷。”

    曹丕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在古代每当城破的时候,第一个讨好征服者的永远都是这座城池的大族富人乡绅,平时他们讨好的原来的主人,等到征服者一来,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示好,这也是天下几经易主,但是各地大姓却依旧兴旺的原因。

    既然是当地人送上的,曹丕自然不会推辞,坐到了胡床上,静静听着大将军府内的喊杀之声。

    此时曹丕身边的军士已经不多,除了几百虎豹骑之外,只有两百札甲军士,其他军士不是跟着曹仁去攻打大将军府,就是去看守袁府以及邺城的兵营了。

    他们所在的大将军府外街道除了这支军马之外已经没有别人,喊杀声从大将军府传来,一直没有停歇,众人也就默默等候,就在这时,长街尽头,却想起了几个“呃啊呃啊”的驴叫之声,曹军军士纷纷警觉,朝后方看去,最先反应过来的虎豹骑已经策马绕后,护在曹丕后方。

    曹丕喝到“别乱,只是几声驴叫罢了!”

    军士听到曹丕呼喝,立即安静下来,但是却纷纷朝着大将军府的反方向看,驴叫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只听驴叫之声不绝,过了一会,蹄声得得,在曹军火光蔓延长街的尽头出现了一人一驴,那人骑在驴上,穿着长袍,披着裘皮,带着进贤冠,看起来是个文士。

    却听那骑驴之人高声问道“前方领军之人是否是当朝执金吾,十觞不醉不要钱的掌柜曹子桓曹公子?”

    曹丕示意牛金搭话,牛金立即高声答道“正是,不知来人是谁?”

    骑驴之人却不回答,反而高声吟道“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嗓音清亮,调子从容柔曼,一往情深,把一个离乡游子的情怀表达得淋漓尽致。

    那人一阵吟咏之后已经被虎豹骑挡在了曹丕百步之外,却听他朗声说道“在下乃是思乡之人,亦是爱酒之人,听闻公子要在邺城开十觞不醉不要钱得分店,又思乡情切,是以从荆州北上而来,先回家乡一解思乡之苦,再到邺城赴公子之约。”

    听这人说话就知道此人是一个吟风弄月的文士,说话洒脱随性,语调漫不经心,更有一种万事不介于怀的豁达和开朗,这正是魏晋士子风流气质的开端,刚才他吟的那首诗赋说的是一个客居荆州的北地游子思乡之情,说明这小子是从荆州来的。

    现在北方兵荒马乱,荆州在刘表治下却比较安稳,能够为一口酒和思乡之情就贸然北上之人,心中没有几分说走就走的风流情怀,那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还是曹丕第一次接触到汉末真正的文人世子,在此之前,汝荀氏孔融杨彪陈群之流,都是精通经学的治学之人,虽然学富五车,但是却心怀天下,一身学问都是要为社稷和天下苍生纵横捭阖的,眼前此人,却只是为自己欢娱。

    在这兵凶战危的时候碰到这么一个人,那就很有意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