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开口借粮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鲜于银接道“正是如此,也不瞒执金吾,末将兄弟两人虽然得司空赏识,领幽州六郡军事,但事实上只有渔阳一郡之人会给吾等上交赋税,幽州除了袁熙之外,尚有不少山贼为祸地方,吾等养兵又不能少了,是以日子就过了比较艰苦。”

    曹丕笑了笑,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吾即为幽州牧,这粮草之事日后当有吾来操持,辛苦将军了。”

    鲜于银连忙谦让。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潞城的一个豪绅府前,汉朝四百年的统治让这里的建筑风格跟中原一般,白墙黑瓦,高阶斗拱飞檐,只是格局和配比没有像中原大族那般讲究,看着宅院虽然也是高门大户,但是终究不如钟繇庄园总这些建筑群那么错落有致,高矮不一,清一色的高楼宽墙,当真有几分地方豪绅的感觉。

    宴席设在一间宽阔的正堂里,每一个桌子后面都有一个屏风,屏风上的绘画多费飞禽猛兽,和中原的山山水水截然不同,显示出这里的民风彪悍。

    这边的人喜欢吃羊肉,不像中原那般喜欢吃貊炙鱼肉。羊肉没有经过繁复的处理会有一股骚味,在曹丕看来,这还不如吃军队的肉脯来得痛快,但是入乡随俗,现在他也只能吃掉面前的烤羊肉了。

    参与宴会的人除了曹军的将领之外还有十三个地方乡绅,整个渔阳有九个县城,每个郡有一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现在这些人全部在堂中,可以说堂中这些人是可以左右渔阳郡命运的人。

    曹彰也在席间,他的旁边则是司马朗。

    曹丕举起觞中的茉莉花酒向众人劝酒,众人饮尽之后曹丕说道“吾此次来幽州,要粮没粮,要钱没钱有的就是城外那万余军士。还有建忠将军护乌桓校尉袁熙降将麾下那数万军士,这些军士人人都要吃饭,要吃饭就要种地,这种地嘛,不是吾夸口,倒是吾之擅长之事。”

    这话一说众人纷纷附和,毕竟曹丕先农神使的名声天下无人不知,只听曹丕话锋一转,又说道“但是这种地也要一两年才成气候,所以吾要向在座的诸位借粮,在座诸位都是一方乡绅,庄园邬堡不少,自有良田美地,若说没存粮吾是不会相信的,今日此宴也有那么一点鸿门宴的意思,吾意在借粮。为了数万军士的生计,吾只能拉下脸来跟诸位借粮,但是嘛,吾也不白借,两年之后的秋收必然奉还,还多还三成。”

    曹丕这话说得突兀,众人被他奇锋突起的话题弄得有些错愕,这新官上任就像当地大族借粮的事情在汉朝还真是少见,地方大族最紧张的两样东西,一是人口,二是粮食。前者是他们生产的保障,后者是他们生活的本钱,这开口就要粮食很容易激起大族的不满。

    一个县官如果够强势,举族搬迁,来到县城自然能够掌控大局,比如当年曹洪就在某个小县城当县长(不满万户称长)。他就非常强势,压得地方的乡绅抬不起头,但是一个郡就很难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了,因为一个郡会有好几个县城,如果一个县城需要一千人的话,渔阳就需要九千个军队,才能压服一郡,这九千人要吃饭药生活还要俸禄。那就意味着地方要交更重的税,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首先这回触及地方大族的利益,如果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作为地头蛇,他有一万种办法让你难受,首先他可以遣散自己庄园的佃户,只说人头税交不起了让他们自己解决,然后把应交的税交上去,这样一来,被遣散的佃户和被逼得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八成就要造反,这时候就需要军队镇压,镇压过后地方自然是不事生产,来年没了收成,地方大族可以跟你哭穷,交不出粮食,到最后的结果你除了硬抢之外就没办法了,如果硬抢,那其他辖地的大族也会奋起反抗,兔死狐悲的道理地方大族岂会不知道,到时候作为一郡太守,也只能陷入长久的斗争之中,最后如果朝廷不给你军队粮食,你就只能带着族人回老家,或者上山落草为寇。

    一郡尚且如此,一州就更加不用说了,汉朝官员喜欢用大族来约束地方的百姓,这些大族有地有钱有人,他们可以用经济用武力用智慧把地方百姓约束的好好的,还能按时上交赋税,自己又不用官府一分钱,只需要派一个县令或者县长去便好,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曹丕这样开口借粮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如果处理不好,这话传了出去,恐怕举州皆反也是有可能的,何况这半个幽州还在袁氏乌桓和辽东公孙氏的手里,本地大族并非没有选择。

    虽然有风险,但是曹丕却觉得不得不冒一下这险,因为自己种地确实需要时间,军队的粮食又只够吃一年,降兵的粮食还需要自己解决,不借粮怎么办呢?

    况且自己许诺多给三成利息,可不少小数目,这些大族虽然横行一县,可终究是小地方的人,看重眼前小利,必然会意动。

    果然,一个身材肥胖的乡绅问道“执金吾所说的三成是给粮食还是给别物?”

    曹丕微笑道“比如今日汝借了吾一百斛,两年之后这一百斛值得多少钱,吾便多给三成价值之物,或钱或物,总之绝对不会少一厘。”

    司马朗这时突然开口“下官有一事不明,请执金吾解惑。”

    曹丕说道“伯达且说。”

    司马朗问道“但凡借物都要有抵押,不知执金吾有没有抵押?”此言一出,曹军众将纷纷色变。

    封建王朝,官本位的时代谁人敢问上官抵押这种东西?那不是找死吗?不过曹丕却很欣赏司马朗,因为在座诸人只有司马朗明白了自己的意图,把话头引了下去。

    “抵押自然是有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