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两百零六章 抵押的深意
    跟当地大族借粮必然会有风险,要把风险降低还要借粮成功当然需要一点点手腕。加息是曹丕的手腕之一,而抵押,则是手腕之二。

    地方乡绅贪图利息,自然会意动,而曹丕提供抵押之物则是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和他们同等的地位之上,这会让这些商人感到安心,而且拿出抵押之物他们也会更放心把东西借给自己。

    看到堂中所有人把目光聚焦到自己这里,显然是想知道抵押之物是什么,曹丕微笑道“建忠将军护乌桓校尉袁熙降将麾下有四千骑兵两万军士,这骑兵嘛吾留着,这两万军士则分到各地区兴建军屯,种植粮食。若是两年之后还不起诸位的债,两万军士就是抵债之物,诸位自可拿去。”

    此言一出堂中乡绅顿时议论纷纷,要知道那些军士都是壮年男丁,对自己庄园扩充极有好处,如果曹丕真的还不上债,能够得到这些壮年男子抵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立即有人问到“那吾等拿粮草卖这些军士可好?无需执金吾借之。”

    鲜于银喝到“军士乃是国器,岂能私自售卖!”这话一半是讲给问话的那个乡绅听,一半是讲给曹丕听的。显然在鲜于银的角度是不希望自己麾下军士作为抵押品的,那是他们兄弟封官的本钱,如何能够轻易给出去。

    曹丕却正色说道“正是,军士,国器也!吾现在借粮也不是给自己吃的,也是要养国器,若是国器都养不活了难道任由他们饿死?鲜于将军,现在天下大乱,人人节俭,实在拿不出多余的粮食了啊!现在中原之地处处都有军屯,国器也得自己养自己嘛!况且这是吾还不上粮食才会用军士抵债,若是还得上,他们还是国器”接着话锋一转问道“莫非鲜于将军以为,吾是铁定还不上了?要把这两万军士拿去抵债?”

    鲜于银连忙起身说道“末将不敢。”

    “那就是说吾此举是没打算还债,只是要卖国器以自肥了?”

    鲜于银浑身一颤,离席跪下说道“末将万死,胡乱揣测,执金吾恕罪,吾兄弟愿抵押麾下所有军士,更愿意把家中粮草全部借与执金吾!”

    曹丕笑着说道“此为正理!鲜于将军,自吾入幽州后,汝等麾下那些儿郎就是朝廷之军士,而非汝兄建忠将军的军士了。这要他们为朝廷抵债,那也是朝廷的事情,岂有私自售卖的说法?不过建忠将军可以多借一些粮草出来,若是吾这幽州牧还不上了,部分军士拿去给汝鲜于家抵债,那他们还是姓鲜于的,对不对?”

    鲜于银只是跪在地上不敢搭话,曹丕哈哈大笑“起来罢!这壮仆一人和美婢价格等同,两三万钱是少不了的,吾就算两万钱把,一石麦子粟米不过是两三百钱,吾就算三百钱,诸位借给我多少粮食,吾就拿等价的军士抵押,这抵押的契约鲜于将军,就从汝这八千军士开始收吧?”

    “诺!”鲜于银答应道。

    曹丕满意地点点头,对司马朗说道“有劳伯达,把这抵押的契约整理起来,谁要给吾借粮的就从汝那儿拿契约。”

    司马朗答应之后曹丕笑道“这粮食我只跟幽州之人借啊!幽州外的人想借吾也不要。不过汝等也看见了,吾一个抵押之物就值两万钱,所以皆粮食若没有七八十石,就不要拿出来了,因为抵债的时候吾也不可能割别人一块肉给汝等。”

    堂中众人哄堂大笑。曹丕随即劝众人饮酒,三巡过后接着说道“这债一借一还,吾这州牧和诸位的缘分也就结下了,日后就算换了债,本州牧也准汝等出去吹牛,说老子曾经可是幽州牧的债主!”说完堂中又是一通大笑。

    随即曹丕便不再提此事,只是劝酒,一直到了夜幕降临,这宴会才尽欢而散。宴席散去之后鲜于银上前说道“这处宅子已经配好了婢女奴仆,执金吾可在此处休息,此间主人则去另外的宅院。”

    曹丕笑道“有劳将军了,莫忘了契约和借粮之事!”说完拍了拍他肩膀,不让他跟自己入内院,而是选择让一个小婢带着去甄氏下榻的院子里。

    英武高大的曹彰和司马朗则从院子另外一个门走向了另一个院落,曹彰突然开口道“先生,有一事,吾不知当问不当问。”

    司马朗侧身拱手“公子请问。”

    曹彰毕竟是受过良好教养的人,停下脚步对着司马朗作揖,引路的婢子见状也听了下来,在前方等候。只听曹彰说道“兄长这手段吾看不明白,吾等又四千骑兵,一千虎豹骑,两万降卒,五千精兵,过了右北平还有乌桓高句丽沃沮东濊。鲜卑等外族,还有不臣之心的辽东公孙氏,他们有粮有人,吾等又这等强兵,为何不直接就食于敌呢?反而要用自己的军士做抵押跟本地大族借粮?”

    司马朗微笑道“就食于敌,可是公子想出的对策?”

    曹彰点头道“正是,吾也发现了粮草不足之患,正打算找兄长献策,却不想今日兄长使了这般手段。”

    司马朗点点头,说道“公子好气魄,下官不如执金吾那般远视,但也看出了这抵押军士借粮之计颇有好处。”

    曹彰奇道“好处何在?比就食于敌更好?”

    司马朗笑道“下官才智有限,只看得出好处有三,其一,借粮的话执金吾就无需离开幽州,能够安心经略现有的幽州郡县。”

    曹彰大摇其头“此一项就算就食于敌一样可以行之,兄长无需离开幽州,只要吾带三千骑兵,便能横扫右北平之东,灭袁氏平诸族再让公孙氏臣服,还得让他们把粮草统统送来。”

    司马朗心中一叹,暗想执金吾岂会让你立此奇功?嘴上却说道“公子骁勇,或可如此。但是执金吾爱弟心切,怎会让公子孤身出征呢?”不等曹彰说话接着说道“这其二就是稳定幽州大族之心,执金吾欠了所有幽州大族的债,等若更这些幽州大族有了勾连,两年时间,一借一还之间,执金吾若是真的可以守诺,幽州大族自然相信执金吾是言出必践之人,日后执金吾就是言出法随了,此举有商鞅徙木立信之效。”

    曹彰点头说道“《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孝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恐天下议己。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兄长确实能通百家之学,竟然能把徙木立信用在此处。”

    司马朗接着说道“其三则是无论是建忠将军护乌桓校尉还是袁熙降将麾下的军士都是降卒,人数如此之多,降卒人心稳定是大事,去了这些降卒兵刃,让其躬耕于田间两年,期间不但可以调换降卒所在部曲,更可以用农事安定降卒之心。”

    曹彰点头道“远离杀伐之后确实会少了暴戾,只是两年之后大部分军士都会变成农夫。”

    司马朗微笑道“还是军士的必然就是精兵,因其杀伐之气经过两年也未曾消减,变了农夫的正好躬耕于军屯,训练民夫,作为经略幽州之根基,各尽其用,有何不可?”

    曹彰叹道“吾服了!兄长越来越像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