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授术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曹丕其实对地方大族没有什么好感,他总认为这群人耗光了汉室江山最后的元气,他们垄断了文化经济政治等一切国家生存的资源,如果有一天曹丕当皇帝,第一个开刀的就是这天下世族,无论是经学治家的书香门第还是累世公卿的冠带豪门甚至了世代横行一方的地主豪绅,都是需要医治的恶疾。

    但是大丈夫要能屈能伸,现在曹丕来到幽州,兵只能用两年,粮食只能用一年,还多出了两万军士要养活,他就好像一个后世借了巨款去创业的苦逼青年,不但需要短期内做出成绩并且盈利,还要把公司稳定下来。

    这时候如果不依靠世代扎根当地的大族那绝对是作死的做法,所以他决定借粮,这算是他跟地方大族建立的一种纽带,感情的纽带。这种纽带比起靠着甄氏一族和地方大族之间的纽带更加直接和有影响力,何况他曹丕头两年确实需要粮食。

    在曹丕和当地豪绅饮宴的次日,那些参会之人纷纷献上拜帖,在拜帖里写明了自己要借多少粮食给曹丕,曹丕看过之后对身边的牛金笑道“这些豪绅存粮真多啊!光是这些粮食就够三千人吃上半年了。”

    牛金答道“这些豪绅谁都不怕,只怕两种人,一种就是平民作乱之人,如黄巾贼之流,一种则是外族,前者专抢豪绅,后者谁都抢,故而豪绅害怕,至于朝廷官员,汝太守州牧刺史之流,他们可是一点也不怕,皆因为稳定地方需要他们助力之处良多,地方稳定了才有赋税,才有兵可征辟,而且豪绅家子弟知书识礼,可为治理郡县之助力,是以无论谁入住,都需要讨好他们,能够让这些豪绅拿出这么多粮食,也只有执金吾一人了。”

    曹丕笑道“是借的,不是拿的。”说话间瞥眼看到了牛金环首刀的刀把子上挂着丝绦,丝绦上绑着一个奇怪的木疙瘩,看起来像一只麒麟,细看之下刀刻斧凿的痕迹并不多,像是就着木疙瘩的大致样子雕刻而出,非常讲究这块木料的原型,倒是有几分大家风采。

    毕竟生在煊赫之家,曹丕对艺术品的鉴赏能力可以说是中等偏上,于是笑道“剑桥,这环首刀上的配饰倒不错,不知从何处购来的?这等手艺足以去匠作大臣下面做事了。”

    牛金把环首刀呈上,答道“此物是贾季巧赠予小仆的。”

    “贾季巧”曹丕想起了那个孤身来投靠自己的贾诩儿子,自己要他送给老婆甄氏一个巧物,却没想他顺手给了牛金一个,于是说道“是因汝给他管饭,是以赠之么?”

    牛金答道“正是,那日小仆路过他所居帐篷,被他叫住,只见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木头,问末将借了环首刀,盏茶功夫就做了这么一个东西,小仆见颇有巧思,就收下了。”

    “盏茶时分还是有环首刀,倒是心灵手巧之人,把他叫来吧。”曹丕说道。

    不一会牛金把贾玑带到了曹丕面前,一见面贾玑就说道“奇淫技巧之物尚未完成。”

    曹丕摆了摆手说道“无妨,吾已经知道汝为心灵手巧之人,雕刻小道着实浪费汝之才华,今日吾便传汝真正的奇巧之技。”

    贾玑一愣,心中想起了自己父亲说的话,恐怕这贾氏大兴之语就在其中,于是正色作揖拱手,但是年少的他终究还是问了出来“不知是何等巧技?”

    曹丕笑道“吾以和术闻达于天下呢?”

    “先农谷灵?执金吾难道要传授此术?”贾玑大吃已经,满脸地不可置信。

    “不是。”

    贾玑一听脸色一垮,但是又有几分理当如此的表情。但是曹丕后面的话又让他瞪大了眼睛。

    “这幽州之地嘛,也就是涿郡能够种植水稻,其他地方更适于种植小麦,所以吾要传授于汝的是小麦增产之法。”这下连在一旁的牛金都不可思议地盯着曹丕看,心中在想,难道先农赐福了水稻还不够,连麦子都要赐福?还都赐福在执金吾身上?这是何等神眷才会如此,当今天子都没这般福缘啊

    贾玑此时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立即下跪对着曹丕狠狠磕了三个响头,曹丕却说道“先不忙高兴,吾要你在此处要下一亩地,分成十份,然后从幽州并州中原之地采买种子,来源之地要十处不同之地,然后分而种之,唯有这十分麦子都能够成熟扬花,吾才会传授汝这奇术。”

    贾玑大声答应,曹丕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是搞杂交小麦的专家,但是42条染色体的小麦杂交技术却难不了他这个博导,小麦杂交技术的学术研讨会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虽然玩不出亩产900公斤的超级小麦,但是弄出个三百公斤亩产却很是简单。

    “剑桥,去找这宅子的主人,要一亩地出来,然后让他派人帮季巧采买种子,再给他两个健仆,一应费用从我俸禄中扣。”曹丕说道。

    牛金立即答应,曹丕让他现在就带着贾玑去办,两人离开后曹丕摇着头微笑自语“这天下也就只有贾诩这种异想天开的怪胎才会让自己的儿子来跟随自己学什么技术,换做别人不是要官就是要军功。知我心意者贾文和也!”

    大军修整两日,曹丕把贾玑留在了渔阳,自己带着大军离开,直直往右北平而去,那些与会的渔阳郡乡绅也回到自己的地盘筹措粮草,鲜于银则留在渔阳,因为渔阳属于边郡,所谓边郡就是长城脚下的郡,是需要住兵守卫的郡,所以他不能跟着曹丕一起去右北平,在汉朝,幽州的边郡包括了乐浪玄菟辽东辽东属国辽西右北平渔阳上谷代郡。十一个郡就有九个边郡,光这一点就足以理解幽州为何民风彪悍了。

    只是现在很多边郡已经被外族所占而已,曹丕手中的边郡其实也只有渔阳和右北平而已了。

    而现在,右北平已经在曹丕赤影的马蹄之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