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请辞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右北平也是边郡,理当驻军,既然此处再往东就是袁氏和乌桓盘踞之地,此地防务理当由我这个幽州牧主理,至于四位将军何去何从,待吾到了地头议事的时候自有计较,离此邬堡最近的城池应当是无终,离辽西郡最近之地莫过于土垠,吾当在那驻军,极为将军可随吾前去议事,至于驻扎在各城的军士依旧留着,议事完后再行处理。”曹丕说道。

    四将齐声应命,接着曹丕在邬堡休息一夜后立即启程,前往土垠,途中曹彰突然和自己道别,说是要去徐无招收骑兵,徐无现在是阎柔麾下驻军之地,阎柔的骑兵很多都是乌桓人,曹彰此去不用说就是要从阎柔麾下的骑兵挑选好精英进入他的骑兵营中。

    对此曹丕没有反对,反而还让阎柔跟随曹彰回到徐无,并且给了阎柔一个任务,让他到了徐无之后立即点兵,除了骑兵和一千步卒之外其他全是全部要带来土垠。曹彰随即又请求司马朗随他同去,曹丕便问道“军中文吏之事皆由伯达操持,若是他离去,何人可代之?”

    曹彰立即答道“文吏之中尚有伯达先生之弟,司马叔达先生,气量高雅,博涉经史,军中文吏很是心服,可由此人总领军中文吏之事。【】”

    这个司马朗的弟弟并非司马懿,而是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孚,照曹丕前世那个棋友的说法,司马孚可以说是司马家族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对大魏尽忠之人,虽然他在帮助司马懿取得政权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后来他完全没有参与司马氏几次废立魏帝之事,甚至到了司马炎称帝的时候,把他封为太宰,拜安平王,他也没有以此为荣,反而一直以魏臣自居。

    司马孚随军曹丕居然一无所谓,本来对此他还有些困惑,但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司马孚随军不过是一个文吏罢了,自己怎么会知道,现在的司马孚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曹丕已经是站在乱世浪潮尖上翻云覆雨的人物了,不知道此人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现在既然知道还有此人在军中,如果他的人品和历史上一样好的话,曹丕不介意重用一下,于是曹丕对自己的二弟说道“既然如此,子文且去,另外把叔达先生请来,让为兄一见。”

    曹彰答应后立即策马往民夫队伍走,文吏在行军的时候是不用走路的,而是坐在运送辎重的板车上,所以他们是跟民夫队伍在一起,曹彰要叫司马孚,还需要走到队伍后头。

    过了一会,曹彰策马而来,坐骑上多出了一人,是一个白面书生,身材偏瘦,但是不矮,比起现在的曹丕略矮一些,相貌比起司马朗倒是多了几分清秀,五官的线条也比较柔和。

    那人见到曹丕之后立即在曹彰的帮助下下了马,来到曹丕马侧拱手行礼道“小吏司马孚参见执金吾。”

    司马孚自称小吏而非下官,显然是身上还没有官职,曹丕开口说道“叔达是否已经举孝廉?”

    曹丕这一问大有道理,在汉朝如果没有举孝廉的话只能先从各种府衙的属官还是做起,没有办法直接担任行政官员,哪怕是当太守的郡丞或是主薄主记这种官职都不可能。

    司马孚拱手道“小吏已经在两年前举孝廉,一直在等候补仕。”

    曹丕点点头说道“州牧之下,有别驾,助州牧总理一州政务;有治中,主州府文书案卷,掌府内事物还有从事祭酒一职,主管所有从事;其下还有簿曹从事,主钱粮簿书;功曹从事,主招贤纳士议曹从事主军政与军政谋议;兵曹从事,主军事;典学从事,总领一州之学政。既然叔达已经举孝廉,不知这几个州牧属官叔达以为可以胜任何职务?”

    司马孚一愣,有些犹豫地说道“小吏才疏学浅”

    曹丕笑道“这些说辞就免了,现在幽州百废待兴,真是用人之际,切勿自谦,汝等越早各归其位,幽州就越早稳定。现在叔达正等候补仕,自然够格选一个千石俸禄的职位。”

    司马孚闻言想了想说道“小吏可胜任典学从事一职。”

    曹丕点头道“既然如此,汝即为幽州典学从事,这各郡的太守县令县长吾不能贸然更换,但是这州牧属官却要任用可用之人才是,叔达,吾弟子文和令兄伯达另有要务前往徐无,是以这行军司马之务也要叔达操持。”

    司马孚立即答应下来,曹丕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牛金说道“给吾新的典学从事一匹马骑。”

    “禀执金吾,小下官不会骑马。”司马孚有点尴尬地说道。

    曹丕这才知道为何曹彰要和他同乘一骑,于是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有劳子文送叔达归队。”曹彰随即送司马孚会到民夫的队伍里。

    接着曹丕向身边的阎柔询问道“此去土垠是否会经过徐无山?”

    阎柔答道“徐无山起于右北平中部,一直向北延伸到徐无城,吾等行军可以经过徐无山在右北平中部之处。”

    曹丕点了点头,转身对身边的牛金说道“派出一个使者,在当地找个百姓为向导,去见见在徐无山隐居的那位田畴田子泰。就说吾请他到土垠一叙”

    牛金领命之后便去找人了,阎柔在一旁笑道“执金吾慧眼,这个田畴确实是一个奇人,以一人之力在徐无山开荒种地,硬是养活了万户百姓,当年三郡乌桓势力还在右北平的时候也不敢轻侮此人,不但时常送上礼物示好,和此人做生意也是让利颇多。”

    曹丕笑道“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自然需要把能用之人都聚集起来。”

    阎柔看了一眼随军而行的季雍,微笑道“执金吾睿智,那是自然。”

    曹丕突然话锋一转,淡然说道“阎校尉可知此次吾弟去徐无之目的为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