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魏帝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司马懿的军事才能
    曹丕一直认为定义一个地方大族是否强大,就得看这个家族出名的读书人多不多,荀氏八龙名满天下,颍川四大家族声名远播,颍川书院更是很多读书人的圣地,这些都说明了家族的强盛。

    和荀氏八龙相比,司马八达的声名没有那么大,但是在曹丕看过了司马氏族人在土垠城外驻扎的营寨之后就觉得,司马氏家族的实力和潜力都比颍川四大家族更加强大。

    土垠城外已经建造了很多屯田的营寨,大多是基于那些被遗弃的大族邬堡和庄园改造的,民夫已经被安排到了屯田营寨里。从土垠城到浭水的驰道已经被曹丕拓宽,西城门外则由仲长统用石灰配合夯土和石砖建起了一圈瓮城,瓮城之中有军营,军营可以容纳一万军士和两千匹马,司马氏的族人是从四面来的,在到达城下的前一天,他们派使者呈上了拜帖,曹丕回信,让其在瓮城在驻扎。

    三千多人的司马氏族人在次日就到了土垠城下,在瓮城军士的注视下安营扎寨,司马氏是一个完整的家族,嫡系一支庶出一支家仆一支佃户一支,等级分明,他们所扎的营寨也显示除了这样的层级。

    在最中央的营寨宽大整齐而且账外的马匹都是上好良驹,有五十匹。其次则是一圈帐篷组成的营寨,这营寨身着札甲的男子最多,摆在帐篷外面的兵器弓矢最多,再外面则是一圈夹杂着驮马和牛驴的营帐,说是营帐,其实大半是圈着牛马的栏杆,以及摆放辎重的棚子。最外面一层则是少量衣着简朴男子和妇孺,他们的帐篷最没有章法,而且很烂,到处都是补丁,看起来就像是仓促拼凑赶制出来的帐篷。

    曹丕站在新建的瓮城女墙之后,俯视这营寨,西门瓮城是牛金负责防卫,此时他正站在曹丕身边,和护卫夏侯尚并排而立。

    “剑桥,这司马氏的营寨汝觉得章法如何?”曹丕问道。

    “不成样子,这最外城的乃是族中佃户和妇孺,衣衫褴褛,毫无战力,若是碰到贼军偷袭,必然会轰然而散,反而会阻挡最里面两层族中壮丁御敌。”牛金嗤之以鼻。

    曹丕淡然说道“剑桥没发现,这营中没有身份高贵的女眷随行吗?”

    牛金看了看说道“的确没有,想必还留在河内,要等他们一族在此安定了才送来。”

    “所以这最外层的妇孺不过是他们佃户的家小,秋冬之时长途跋涉,穿着这等单薄衣衫,已经不知道路上死掉了多少人,对于司马氏来说,这些人不过是随时可以丢弃的牲口,如果遇到敌袭,这最里层的子弟会上马从反方向突围,次里层则从另外一个方向突围,路过牛马栏杆和最外层的时候只要有人挡路他们会毫不犹豫第杀之,这样一来,最外面两层的家仆和佃户就算再乱,还能为他们抵挡一阵,剑桥现在是否还认为他们的营寨不成章法?”曹丕心中暗叹,牛金虽然一直在苦读兵书,自己也经常给他解惑,可是他的脑子还不够活泛。

    “这么说来,司马氏这个营寨是可以保全他们家族中最精锐一支的万全之法。”牛金恍然大悟。

    “从河内到幽州,其实已经是我军辖地,但是中间群山阻隔,河流无数,总有兵势不及的地方,这里面难免会有占山为王的盗贼,他们这样一路行来如果碰上势力不大的盗贼观其人多自然不敢妄动,若是遇上胆敢攻击他们的盗贼他们也可以从容突围在决定是战是退,司马氏能够在河内扎根,确实非同一般。也可以看出此人习惯求稳。”曹丕对带领族人搬迁的司马懿又多了几分欣赏,能够有这样的行军思路,虽然只是带着拖家带口的三千族人,也足以说明司马由很好的军事才能,才能想出这种最低风险的扎营方式。

    “已经告知司马仲达入城见吾了么?”曹丕又问。

    “已经派人告知。”正说话间,城楼响起脚步声,几个军士带着一个身穿长袍,外罩裘皮的男子来到两人跟前,那带路的军士禀报道“州牧,军侯,司马仲达带到。”

    那裘皮男子身材尚算高挑,和基本身高发育完成的曹丕不相上下,大概接近180公分,双眉斜飞入鬓,眼神锐利,相貌称不上英俊,但是却尚算端正,尤其眉眼之间带有很强的侵略性,这在后世的电视剧里很适合演反派。男子虽然留着胡须,但是样子并不老,应该就是二十五六的年纪,比曹丕大个七八岁而已。

    在曹丕打量那男子的时候,男子飞快地扫了曹丕一眼,随即作揖说道“河内温~县孝敬里司马仲达拜见执金吾州牧。”

    曹丕上前托住司马懿微笑道“仲达远来,一路辛苦。”

    司马懿立即说道“州牧言重了,早前来幽州,族人心中忐忑,进了幽州之后从涿郡到渔阳,都是一片安生景象,族人心中也安定了少,看到这土垠的瓮城之后,更知晓此处虽然是边地,但是却有坚城可守,更是没有初时启程的担忧。”

    瓮城是仲长统用石灰建造城墙的处女作,自然费了很多心血,但是有了石灰可以让包砖更加紧致,所以也建得比较高,已经超过了十米,算是当世比较高的城墙了,故此司马懿才有此一语。

    曹丕笑了笑,拉着司马懿从城楼的走到往城楼上的楼阁里走去,同时对牛金说道“剑桥可以歇息了,伯仁,守在城楼上吧。”

    牛金和夏侯尚随即领命,曹丕和司马懿则单独进入城楼的阁楼中,进入阁楼之后司马懿“咦”了一声。

    “仲达,何事?”曹丕问道。

    “草民在中原游历多年,也去过不少郡县,上过不少城楼,城楼之上的阁楼因为下层夯土太多的缘故,根基不稳,一般只用砖块搭建,并非像一般房舍那样用夯土堆砌,砖块之间难免有缝隙,自然是到处漏风,可是这阁楼虽然也漏风,但是却比其他城上阁楼好了很多,细看之下,也是用砖块搭建,为何会有这般差异?”

    “简单,用石灰水浇灌其中,漏风的情况就少了。”曹丕笑答。

    “何为石灰水?”司马懿愕然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