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正文 第两百零八章 来自华夏的人鱼(三十一) 反客为主
    阿笠博士家。

    少年侦探团今日受了不小惊吓,虽然他们胆子大,但还是需要回家休养。柯南更不用说,被忧心的小兰直接拉走了,因为阿笠博士的住宅迎来了久违的宁静。

    黑泽银准备住下。

    趴在床上的时候,他和灰原讨论起小兰的事情。

    小兰在水族馆里找过灰原哀。

    她询问灰原哀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影”的少年就是上次黑泽银服用变小药后去“挑拨离间”的那个身份。

    “她为什么会觉得你认识?”

    “女人的第一直觉吧。”灰原沉吟了一会儿,“毕竟我和影的气质很像。”毕竟都是服下返老还童药的小大人。“而且还都和你有关。”只是一个和黑泽银关系亲近,一个却站在黑泽银对立面大误。

    黑泽银点头,没说什么,而是示意灰原继续。

    灰原说小兰跟她打听了“影”的消息,打听无果之后,她旁敲侧击黑泽银的家中情况,简而言之就是询问组织。灰原没想到黑泽银竟然连组织存在都用假身份告诉给了小兰,而小兰竟然还找她询问,她没敢多提,只是隐晦说了几句很危险,小兰就若有所思地沉默下去,然后笑着装作若无其事和她谈论其他八卦了。

    “你觉得她是怎么想的?”灰原如是问道。

    “考虑要不要加入组织。”

    灰原瞪大眼睛看着黑泽,仿佛在说你怎么敢。

    黑泽银嘿嘿一笑,不过转而又想到什么,委托灰原帮忙,下次见到小兰的时候,让她晚点加入。

    灰原问黑泽银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黑泽银笑着说现在还不是安全的时期,灰原还是不知道为妙,不过他会把自己的秘密慢慢地告诉灰原,而未来总有他再也毫无秘密的时候。

    “哦,对了,还有一个。”

    黑泽银递给灰原一卷丝带,告诉她这可以系在脖子上,可以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进行变声,然后他把一个手机放到了灰原摊开的手掌心上。

    “你可以用变声器和琴酒贝尔摩德聊聊天什么的。”

    灰原差点没拿手机砸到黑泽银脑袋上。

    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黑泽银。

    黑泽银说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

    灰原当然知道这点,可是叫她怎么面对那两个要杀她的人?何况以黑泽银的本事,完全有本事让她一辈子都不要和贝尔摩德和琴酒面对面,虽然这有点消息,但是如今的她真的无法去正常接触那两位了。

    黑泽银说先试着用声音交流一下这样子面对面的时候就不会尴尬了。

    灰原真心很纠结。

    可看着黑泽银诚恳的眼神,灰原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黑泽银的头发。触感暖呼呼的。

    “好吧,我同意了。”

    姑且试试吧,也能给自己训练训练一下胆子。

    只是灰原没有把握在这两人面前成功装成黑泽银的模样。

    于是接下来两人就躺在同一张床上,黑泽银笑着给灰原哀聊自己从小时候到现在所能记得的所有的事情,语言幽默风趣,编织成了睡前故事,将灰原哀送入了甜美的梦想。

    睡着之前,灰原模模糊糊地想着。

    心态好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很有趣啊把组织当成自己家,把实验室当成游乐园吗?真有趣如果自己有黑泽银这种乐观向上的心态的话,也就不会有很长时间都独自一人了

    黑泽银那一夜同样睡得很香。

    第二天他起床的时候灰原还躺在他怀里睡觉,他默默起床,走到外面洗漱后去做了早餐,然后接着拨打了青池上二的电话,询问昨天晚上未尽的事宜。

    对,因为平良鲛催眠无效,青池上二负责审讯。

    他手段审讯之狠辣,真的可以把人折磨到生不如死,反正他最后拖出来的几乎都是尸体,本来黑泽银想刻意留下了一个还保持正常意识的人回去通风报信,但后来觉得青池收不住手,而且什么都审问出来了,包括通讯方式。

    直接通知某些人的话,更具有威胁力吧?

    对,通知,也可以说是挑战。

    双重誓言这个宝石很有可能是潘多拉之石,而且必须要两块宝石合在一起,才能在月光下鉴别,如今动物组织提前掠夺走了一重誓言,黑泽银还是想要把那块宝石拿回来的。

    当然,就算拿回来了,黑泽银也只是持有一块,不过黑泽银觉得以浅间隆一的性格,他借用一下拼合一下检验一下浅间隆一肯定不会介意。确定不是,那就把两块宝石都送给浅间了,如果是,东西保存在浅间隆一那里也更保险。

    总之,关于潘多拉的疑问能够暂时解决,还能赢得浅间隆一的人情,何乐而不为?

    黑泽银准备制造一个平台。动物组织的人应该以为其中一重的双重誓言还在怪盗基德手里,尤其是那个第三个拥有代号的组织成员,不怕他不接受挑战。

    “选好地址了吗?”

    “我查到三个合适的位置,如果可以的话,都能试试。”

    青池躺在床上,手里还拿捏着一张详细的地图:“我把情报发给你,你看看,挑选一个。这次的主动权可是在我们身上了,得好好利用。”

    “就怕他反客为主。”

    两人打着只有双方才能听得懂的谜语,黑泽银笑着挂了电话,在车上阅读着青池交付过来的东西,然后拨打了第三个人的号码。

    p,代号水母。

    真是很巧,参与海蓝宝石行动的三人的代号,竟然都是和水有关的动物。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和煦的问候声音。

    黑泽银对上密语。

    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水母质问黑泽银昨晚上他们去了哪里,是不是错手杀了龙虾心里慌张不敢出现。

    黑泽银那一场戏演得绝妙,即使是动物组织的人,现在也认为龙虾是不小心被想要杀怪盗基德的杀手给错杀的。

    黑泽银自然不会傻到去解释,他变换了嗓音,告知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告诉水母他们可以在附近的小岛屿带上各自的宝石去协商,最后宝石花落谁家,甚至各方生死,各有天命。

    那头,水母听完黑泽银简短的通知之后,就干脆挂了电话。

    他知道能被黑泽银弄到联系方式,其他同伴已经凶多吉少,而且他还被盯上,若是不小心,还会被黑泽银顺藤摸瓜到他如今的位置,因而早点结束单方面的问答,回去思考问题。

    黑泽银也不恼,他知道过程不重要,结果是他想的就可以了。

    动物组织的事情暂时搁置在一边,黑泽银又准备去接触华夏来的那几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