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所谓后裔不好真
    在场的人都不可避免地被回忆之卵这宛如魔法一般的神奇表现给吓了一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尼古拉皇帝一家的照片。”西鲁抬头扫视所浮现出的一张张照片,视线最后停在了一张全家福上。

    “原来他们在蛋里面所看的不是书啊”毛利小五郎也是仿佛想通了什么,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

    “是相册。”旁边的小兰也是被相片所吸引,吐露出的字符,或许是接过毛利小五郎的话,又或许是喃喃自语。

    “能够利用镜片将他们所看的照片清晰展露。”十六的眼底光芒一瞬即逝,“这种技艺,在当代也是少见。”

    总而言之,回忆之卵的真正秘密,一清二楚地展现在面前,委实是让不少人享受到了一场视觉的盛宴。

    与此同时,柯南最初的那个疑惑,也真真正正堂而皇之地揭开。

    “所以这颗蛋的名字,才取名叫做回忆”柯南凝视了照片许久,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自觉的扭头看向伫立在不远处的灰原,微微地眯起眼睛,“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他想到了灰原最初在铃木美术馆会长室的表现,紧紧的抱着相册,坐在沙发上平静淡漠,想必早就看穿了回忆之卵中,皇帝一家所看的是不是书,而是相册。

    毕竟她当时就抱着相册,很容易联想到这一点。

    “你当时干什么不说出来啊。”柯南瞥了一眼灰原,“如果说出来的话,就能够提前大白真相呐。”

    “真相?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灰原轻哼了一声,表情冷淡,“而且如果我当时说出来,又用什么用?”

    “好、好吧”柯南顿时狼狈地败退下来,除了解释一下回忆之卵的真正含义,貌似的确是没有什么卵用。

    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在两颗蛋重合的那一刻,亦或者是真正的回忆之卵,启动机关后所展现出来的不可思议。

    “如果皇帝一家没有遭到杀害,那么这颗蛋将会是最珍贵的礼物。”西鲁缓缓地说出了一个事实。

    “你的曾祖父,真不愧是世纪末的魔术师啊。”毛利小五郎同样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如果我的曾祖父听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的。”香坂夏美的眉眼弯弯,显然对毛利小五郎的话感到很高兴。

    “夏美小姐。”这时候柯南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叫出声,“那张照片里的男人是你的曾祖父吧?”

    柯南所说的照片,是一张年轻男女并排坐立的照片。

    男人的面貌和他们曾经在书房里看到的人长得一模一样,旁边的女性却是从未见过。

    那是一位很漂亮的女性,长发飘飘被用发带扎起,随意地披散在脑后,拥有一双灰色的眼睛,涂了口红,笑容甜美却不失端庄,身材颀长,即使是在照片里,却能够看出她举手投足的从容优雅,娴熟温柔。

    “是啊,没错。”香坂夏美的瞳孔微微闪烁,“这么说,旁边的,就是我的曾祖母了?”

    那是她的曾祖母啊,终于见到她了

    香坂夏美不经有些唏嘘,而这时候她的管家沢部也开始长吁短叹起来“只有这张照片是在日本拍摄的,应该是喜一老爷后来加上去的。”

    奇怪,怎么有种不协调的感觉?

    黑泽银的眉头却是突兀的一挑,目光匆匆地在黑白照片上略过。

    香坂喜一是负责回忆之卵的工匠,应该明白,即使是王朝覆灭,也不能够私自去改动回忆之卵的机关。

    把不是罗曼诺夫王朝的人的照片加进去,是对皇室的一种亵渎,无法原谅的小动作。

    因为,加入了这张照片,那么这在某种意义上,就不能作为皇帝送给皇后的礼物,情感并不纯粹了。

    香坂喜一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

    黑泽银将视线定格在一张皇室的公主长大的照片上,看到最右边的那个女生,瞳孔不由得轻微收缩了一下。

    那是一位年轻的女孩,肤白貌美,带着耳钉,头发披散,身穿洁白的公主裙,腼腆地冲镜头微笑。

    这个女孩,和与喜一先生并排坐的香坂夏美的曾祖母长得可以说是酷似,而且和香坂夏美也有几分相似。

    她是尼古拉二世的女儿,玛利亚。

    玛利亚在那场革命中遇到了喜一先生,来到日本,成家立业,开始了新的生活,繁衍了新的家族。

    果然就如同黑泽银先前在别墅猜测的那样,香坂夏美就是罗曼诺夫王朝的后裔。

    现在肯定是做不出来,最有利的证据,果然还是这颗回忆之卵内部的照片吧。

    不过若是现在就说出真相的话,应该会给夏美小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了,他还是识相点住口罢了。

    黑泽银的眼眸微微闪烁了片刻,最后还是归于一片平静。

    而过了两三分钟,没有发条让机关持续运转的回忆之卵,终究是收敛了光芒。

    先前的蓝光收纳回来,没入顶端的红色晶体,发光的蛋身,从上到下归为虚无的一片,里面的所有灯光,尽数地消失无踪,回忆之卵恢复了原本的模样,静静地摆在那里安然。

    “这颗蛋是喜一先生,啊,不,是日本的伟大遗产。”

    西鲁将回忆之卵从石台里拿出来,递给香坂夏美,其中的缘由或许是因为这颗蛋是日本人香坂喜一所制造,又或许是看出了香坂夏美的身份想要将其交还,当然,后一个可能性比较大。

    “俄罗斯政府决定放弃这颗蛋的所有权,只有你拥有它才能展现回忆之卵真正的价值。”

    毕竟,这颗蛋对于俄罗斯的意义更大,西鲁却将其轻而易举地拱手相让,想必是对这位玛利亚后裔的最后馈赠。

    只不过,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口头上并不需要大大咧咧地说出来。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香坂夏美抿住红唇,微微一笑,随机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是,这里面的蛋,是铃木会长的。”

    她的言下之意是,里面的那颗蛋虽然是她曾祖父做出来的,现在的所有权却归铃木财团,并非是她。

    毛利小五郎立马自告奋勇积极地自作主张“铃木会长那边,我去说就可以了,我想他一定能够理解的。”

    “这真是太感谢了。”香坂夏美露出灿烂的微笑。

    这真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是这时候,柯南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拿了原本放在凹槽里的手电筒,四处地探查“说起来,乾先生跑哪里去了?我怎么没有看见他?”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去想跟案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惜迟了。

    乾将一早就因为发现史考宾给手枪装上消音器、并认出史考宾真实身份的事实,被史考宾射杀。

    就算是现在找到了乾将一,他也不过是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相比起来,灰原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个事情“拉斯普京的照片,没有出现。”

    “咦?”黑泽银和柯南的目光都不由自主转移了过来。

    “他不是和皇帝一家关系”灰原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的起伏,“非常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