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所谓情绪不好低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别开生面的鬼屋呢。”黑泽银挑了挑眉,扣住下巴,戏谑一笑,“竟然连这种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太平间都准备好了,相信进入医院的顾客,一定都会享受到最完善的治疗吧。”

    “那是自然。”卡慕回头露出一个微笑,“其实自鬼屋荒废以来,还有不少人组队想要一睹为快,可惜最后听说都走不出去丧失性命在此地,所以说你们进去之后看见的鬼怪,有些可不单单是人偶而已,还有真正的人类尸体!”

    卡慕的眼睛一睁一闭,肆无忌惮的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双手挽在一起的小兰和园子,发出邪恶的笑声,故意如此嬉皮笑脸。

    园子的瞳孔一缩,脸色可怕。

    小兰紧咬唇齿,显然也意识到了卡慕话语里的挑衅意味,却是没有多说废话。

    两人的态度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他却依然是勾唇一笑,就从鞍马博人的身上取走自己的背包,搂着自己的女友井伊静香率先走过泥泞的土地,推开腐朽的大门走了进去,背影随着厚重的门的隐没逐渐消失。

    “什么嘛,真讨厌。”园子跺了跺脚,轻哼一声,“那个家伙是故意的吧?”

    “别在意别在意,表哥从小到大就是这副模样。”绘梨衣摆了摆手,拂过胸前的丰满,侧头对身边的楠木村微微一笑,“那我们也进去吧,若是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探索完今天的目标,表哥肯定又要生气了。”

    “说的没错。”楠木村吐出一口气来,绷紧了身上的肌肉,也是和绘梨衣快步走进去,临行前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鞍马博人,侧头吩咐让他带领那些人进去,就和绘梨衣同样隐没了踪影。

    “喂喂。”道协正彦的嘴角有些抽搐,“难不成我们进到这里就是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头来带领我们进去参观?”

    鞍马博人的嘴角肌肉明显痉挛了一下,狠狠瞪了一眼道协正彦,态度不善:“爱走不走,不走拉倒!”

    看得出来,他也不怎么喜欢他人用这种无礼的称呼喊他,在不爽得轻哼了一句之后,把身上仅有的独属于自己的挎包背上,加快脚步往医院大门走了过去。

    其他人互看了一眼,皆是耸了耸肩膀,同样是不敢怠慢,快步跟了上去。

    只不过刚走没几步,京极真和黑泽银都好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回头看了拐角灯光昏暗显得幽深的洞穴一眼。

    “黑泽大人,怎么了?”园子率先注意到的倒是黑泽银,下意识回看了一眼身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不由得微微蹙眉,“您是发现了谁或者是什么东西么?”

    “没有,我就对看门的人偶有点儿念念不忘罢了。”黑泽银听到园子的话,却是微微一笑,就转过脸来,神色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更是敷衍,

    园子瞬间被噎了一口,干笑着不说话。

    柯南倒是若有所思,但是往后看却辨别不出什么黑白,也只能耸了耸肩,让小兰把自己给放下来,和其他人一起走入鬼屋,小兰似乎对于这里的气氛并不怎么喜欢,一直紧紧拉着柯南的手臂,手心出汗,脚下的步履也是不由得加快。

    不多时,原本还有些生气的花园墓地,就化为了一开始的冷冷清清。

    只不过,在拐角处,传出吱嘎一声的怪异声音,一个人影从洞穴处浮现。

    他压着一个太阳帽,脸庞尽数被阴影覆盖,抬起头露出的一双眼眸炯炯,若有所思。

    若是有心人可以和他见一面,必定可以认出这就是一直在跟踪他们的那位有胡须的大汉。

    他在原地徘徊了一阵子,似乎是在迟疑要不要跟上去,但是随即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手指在上面快速敲击,拨打了一个不知名的手机号码之后,对着手机屏幕嘀嘀咕咕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

    这是一栋名副其实的鬼屋。

    至少以目前的装潢来看,的确无愧于担当鬼屋两个字眼。

    到处密布的蜘蛛网,发黄的墙纸,还有不时爬过去的昆虫,在本就晦暗不明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惨淡。

    一路走来,且不提被红色浸湿的地毯,也不说站定在附近就好像是在行走的医生护士,光是错综复杂四通八达的路线就可以让人晕头转向。

    在这种前提下,小兰不得不故意转移开话题以放松自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紧绷住的内心。

    看得出来,对于这里的环境她真的是无法忍受,否则的话也不会特意提起这件事情。

    “园子,你真的没有印象吗?”徒步行走的时候,小兰的目光一直汇聚在园子的脸上不放开。

    “嗯……没有。”园子摇了摇头,神色显而易见也是有点儿懊恼当时自己睡得实在是太熟。

    “由此也可见你的独特魅力嘛。”道协正彦却是在一旁浅笑,“竟然让这么多的人都盯上了你,很厉害哦。”

    “你就别在一旁说什么风凉话了。”园子的神色有点儿嗔怪,“这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么!我可是一点儿也没觉得高兴,可是差点都被装在车厢里滑落到山崖下了!”

    “而且,我们原本还打算吃完饭就从伊豆海滩离开,因为这样才把行李全部放到了车子里。”小兰揉着脸颊,“可是行李要不就沉入海底要不就被车子爆炸所产生的火焰给烧光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真是的。”园子翻着死鱼眼一脸的不爽,“为什么偏偏让我们遇到这种事情呢?”

    “别这么说嘛,你们损失的仅仅是行李而已。”道协正彦在一旁耸着肩膀淡笑,“要知道比起你们,我可是损失了一辆车子,更加的严重呢。”

    “说、说的也是。”小兰在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之后,随即看向道协正彦的视线就有点儿抱歉起来。

    园子也是一样:“真是对不起,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好像是尽给道协先生添麻烦。”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啦。”道协耸了耸肩,微微一笑,“跟你拍摄的照片比起来,我的车子算不了什么,照片可是金钱买不到的美好回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