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炸死亦或是诈死
    机房位置,神经中枢毫发无伤,然而四面的墙壁,却几乎是被冲击波给彻底推平,地板满是坑坑洼洼,到处都堆好了金属废渣,狼藉一片。

    由于爆炸冲击所爆开的熊熊火焰没有可燃物的帮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湮灭,碎屑飞扬之间烟尘却依然存在,一圈圈萦绕这片区域久不散去,视线都变得模模糊糊起来。

    “果然在船上使用炸弹总有些束手束脚,倒霉的话说不定连自己都会被炸掉,幸运的话也顶多是落个在海上漂泊的命运罢了,这两个后果,哪一个我都不想要承受啊。”

    一声轻叹,轻飘飘地在这不可视物的地方响起。

    轻微的脚步声,在逐渐逼近被破坏的最为严重的地带。

    “所以,偷换了海老名的行囊,把炸弹藏在了自己身边,打着在船上安装炸弹准备把乘客全军覆没的你,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也是理所应当,并没有资格有什么怨言吧。”

    黑泽银站定在地上溅射开来的一片鲜红之前,看着地上破碎得不成模样的碎肉,眼眸微微闪烁。

    “或许有怨言的,但那是你自己的失职了”

    “在杀人影像暴露后你和他们一起过来,在船那边动乱发生之后其他人离开你留下,准备不着痕迹把行李箱留下”

    “按照当时的混乱的确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行动,你黑了监控也可以做到万事无忧”

    “不过一开始就算计到你准备做什么的话,要应对很容易的”

    “因为你一切准备都是在混乱开始之后做出的应对计策,实行的速度当然会慢一点儿”

    “所以,要得逞计谋,想得美。”

    低头喃喃自语说完这些话,他却是很快抬手挡住下半张脸,转而走向一个偏僻的地带,走路之间略带气喘。

    那里放着一个行李箱。

    原本是海老名准备和二十年前杀害自己女朋友的歹徒同归于尽的行李箱。

    如今不出所料被十六带到了这里,推送到了隐蔽的地方,默默继续着它的爆破等待。

    尽管离爆炸中心有一定距离,不过由于材质的问题,行李箱的表层也早就被刮开,近乎支离破碎。

    好在海老名怕炸弹遇到什么重装提前引爆,提前在行李箱里装了钢板,里面的炸弹看样子是安然无恙。

    黑泽银半蹲下身去,伸手按压了一下行李箱,随即手指移动,找到了钢板的边缘,两手用力将它抬起。

    “果然是限时引爆装置,而且距离引爆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

    “如果没有发生杀人事件引起动乱的话,或许那时候大家还在房间里香甜地酣睡然后幸福地安眠。”

    黑泽银看着显示板的数字,一手自然插入了交缠在一起的电线之中,一手从怀里抽出了一支钢笔,咬开盖子,从里面露出的类似美工刀刀刃的笔头对准了一根红色的线条,微微上挑。

    “可惜这个炸弹的威力相对于这艘轮船而言还比较就算爆炸的话,也还是会有一些爆炸范围之外的人生还。”

    “当然,等船毁坏之后他们落入海中挣扎,过不了多久也就全军覆没了,毕竟”

    铿铿铿锵!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激荡,黑泽银侧头看向了拿着匕首正准备刺向他的木村十六,似笑非笑。

    “一开始你是准备把所有的救生艇全部带走,在爆炸之前借着月光独自逃之夭夭的吧?”

    “黑泽大人倒是挺清楚的!”木村十六用娇柔声音轻笑,往前凑了三厘米的距离,对上黑泽银平静的眼眸,唇角上翘,“就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诈死的计谋?明明人家的鲜血喷涌得那么厉害,血肉爆炸得那么逼真呐!”

    “你的演技太浮夸了,我刚才朝你扔的炸弹,可不会给人任何机会就送那人成佛。”纯黑色的笔杆向下一划,黑泽银干脆利落地把十六推开半边距离,重新站起身,“而且那鲜血,还有抗凝剂的味道。”

    “看样子是某个专职做充气娃娃的变态医生赠送给你这个美人的礼物?”黑泽银把笔盖和笔杆结合,插到了自己心口处的口袋边侧,侧目看着十六,语气之中不无戏谑,“果然美人,身材不错,我说你这个第二生命,不会也是靠这个得来的吧。”

    十六挑了挑眉,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凌乱的衣裳,尽管用早就准备好的外套罩住,但是某些诱人的地带若隐若现,倒是风味。

    嘛

    保命的技术总是有一点儿副作用的。

    那个人偶的使用方法,可是事前就得将一张皮囊贴在自己的正面或侧面上,然后在受到攻击的那一瞬间按下充气按钮,贴在肌肤伤的皮囊自动鼓起,以最快速度形成充气人偶脱颖而出,才能挡下攻击。

    如果要本体和充气娃娃分离的话

    那么挡在皮囊外的衣服的破碎,也是情有可原的。

    当然,破碎归破碎,被人挑明了说这些东西,还是让人有种恼羞成怒的冲动。

    尤其对面的人还是这个家伙

    “黑泽大人的思想真是太阴暗了,会教坏小孩子的呢。”十六舔了舔嘴角,眼眸正在逐渐冷下,“人家和那位医生的关系,只是莫逆之交而已,所以他才是我的人!就像是狗一样听我的话呢!”

    “因此啊,黑泽大人,你根本无法猜准我身上有多少第二生命所以,就算我的反应力不好,但你开枪的那一瞬间,只要我预料到,你就绝不可能杀死我!”

    “除非”

    十六抬起下巴,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锋利狠厉。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宰杀了我!”

    眨眼不到的时间,她就跃到了黑泽银的眼前,右手把持着八厘米的匕首,对准了黑泽银的脸就狠狠划了过去。

    “啧,这样真的好吗?”黑泽银撇头,十六的手臂依照惯性蓦地从他的肩膀上方穿行过去,他不紧不慢抬手抓住对方的手肘,抬腿就是一个膝击正中十六的腹部,“杀了我可是会乱了你寄件人的计划,我应该是最后一个死的人呐”

    咔擦

    精准的正中柔软地带,经过计算的力道和冲击刹那就在两人耳边响起了一阵骨骼断裂的毛骨悚然的声音。

    十六的脸色一白,却是不止飞扑姿态,把手腕强力一扭,对准黑泽银的背脊梁就用力插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成爪勾住黑泽银刚才拉住她的手腕,用力捏紧找准了支点,身体向后绷紧,抬起双腿就狠狠踹向了黑泽银的胸口,口中低吼。

    “少说废话了你这混蛋,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你,至于其他人,只是陪葬品,死在你之前之后,没有任何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