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 > 正文 118:你这样中途去了两个小时,好吗?
    容f莞走后,裴靖远将夹出来的一只猪放在她怀里,你的猪。

    容箬嫌弃的抱着,捏着他的手带着他去里间洗手。

    裴靖远看她挤了一大团洗手液,揉出细密丰富的泡沫,摊开他手心,仔仔细细的搓揉着,连带指甲缝都洗的干干净净,才扯出纸巾来替他擦手。

    完了后,还拍了拍手,像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

    好了,干净了。岑

    裴靖远失笑:当初说帮你解决你又不要,是你自己要留下这个麻烦的,这会儿烦了?

    容箬耸肩:是挺烦的啊,但把她送走还好,真要让她缺胳膊断腿的,估计得把我爸气死。欢

    从电玩城出来,容箬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靖哥哥,这里好打车,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裴靖远也抬手看了眼腕表,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我们去对面喝杯东西,顺便吃晚饭,等一下去看电影。

    容箬眨了眨眼睛,突然弯腰笑了,你这是,要把以前欠我的,都补回来吗?

    或者说,是未来......

    裴靖远牵着她的手过马路,对面就是一家咖啡厅,在二楼,临窗的位置能看到街上。

    咖啡厅装修色调偏暗沉,包间就是靠窗的一排,用纱帘隔开,中间是个水池里面有盛开的睡莲,放了个加湿器在里面,‘腾腾’的冒着白烟。

    容箬选了个离钢琴最近的卡座,翻了翻餐盘,抬头看向对面法信息的男人:靖哥哥,要不要吃点东西。

    被中午的狮子头弄得,他好像也没吃饭。

    你饿了?

    裴靖远其实早就饿了,但还能忍受,本来想再坚持一下带她去吃好吃的。

    嗯,有点。

    那你点吧。

    容箬给裴靖远点了份海鲜焗饭一杯飘雪,自己要了份猕猴桃汁,一份小点心!

    她喝着柠檬水,靖哥哥,阿阮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没查,阿阮这次捅了这么大的娄子,肯定是回老挝去了,那边很多地方,没有军方插手是进不去的。

    他现在,暂时不想这般大动干戈。

    而且,阿阮经过这次,短时间内不会有精力放在他身上。

    哦,那......

    她原本想问陆冉白的事,但服务员已经开始上餐了!

    刚才吃太多爆米花了,嘴里都是奶油味,这会儿看到裴靖远的海鲜焗饭直咽口水。

    点心太甜,她只尝了一口就没吃了。

    裴靖远舀了一勺,尝了尝,你尝尝。

    容箬就着勺子吃了,味道不错,这种咖啡厅做出来的东西,她原本没抱什么希望的。

    ......

    吃完饭,又在咖啡厅坐了一会儿,裴靖远原本要带她去吃法国菜的,但容箬已经饱了,就没去。

    秋天的夜晚来的早,六点多就已经黑了。

    出了咖啡厅,乍然从温暖的室内出去,被风一吹,容箬冷的颤了一下。

    一件西装迎头罩下,上面,还有男人身上淡淡的松木香!

    很好闻。

    她近乎贪婪的吸了几口气,拢紧西装,温暖沿着手指尖一点点的沁进血脉。

    裴靖远打了个电话,司机将车开了过来,已经不是之前的宾利了,而是一辆白色的敞篷跑车。

    司机将钥匙交给裴靖远。

    怕她冷,裴靖远将车顶升上来,想看什么电影?

    容箬拿手机百度了一下最近的电影院,最后选了个昨天才上的科幻电影,看介绍,还有喜剧的成分。

    这种氛围挺好。

    不至于,到最后忍不住!

    选了电影,她低着头用手指打连连看,车里,一时被‘咻咻,吱的声音充斥着。

    以后,我每个月来大姨妈,还有人给我送红糖水吗?

    裴靖远对她真的好。

    连告别,都是这么不同常人的方式。

    裴靖抿唇:我会让邱姨给你送。

    还是不要了,免得我又控制不住心猿意马,以为你其实是爱我的。

    裴靖远对她是有爱情存在的,只是这份爱,还不足以让他放下心中的芥蒂!

    其实,她已经隐约的,猜到了这个芥蒂是什么。

    所以,她才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不顾一切也要跟他在一起。

    在她心里,爱裴靖远甚过了爱自己,她怎么能让他背负那样不堪的名誉,被众人耻笑呢?

    容箬环着肩,喃喃:我舍不得的。

    舍不得你被人戳着脊梁骨指责!

    她说的很直白,倒是让裴靖远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也知道她误会

    tang了。

    他今天做这些,没有跟她撇清关系的意思,只是因为,可能有很长时间不能陪她!

    公司最近有两起竞标,都被竞争公司事先知道了底价,就连和美国的sc公司的合作,两方公司洽谈到只剩下最后签合约的步骤了,也被其他公司给抢先了。

    到了目的地,容箬才发现裴靖远带她来的是一家汽车影院。

    这里离城区较远,今年中旬才完全竣工,容箬还没来过,所以,很是兴奋。

    连刚才的不快都淡了!

    在入口,容箬挑了刚才那部科幻片,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

    他们开车进场的时候偌大的场地已经停了好多辆车,停好车,裴靖远按了个键,黑色的顶棚慢慢的收起,进了后备箱。

    他调好频道等开场!

    容箬靠在座位上舒服地盘着双腿吃爆米花。

    车里很安静,就听到她咬的哗擦哗擦的!

    裴靖远皱了皱眉,这东西不健康,以后不准吃了?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桶了。

    容箬将爆米花递过去,两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看电影和爆米花可乐是绝配啊,你有瞧见看电影啃烧鸡的?

    她肩上披着裴靖远的衣服,吹着风,温度正好合适。

    那爆米花跟鬼屋也是绝配?

    容箬指了指饮料:喝可乐。

    杀精。

    ......

    电影开始了,容箬专心致志的看电影,随着画面变动,灯光忽明忽暗的打在她脸上,光影重重。

    她捧着可乐瓶,看的一脸认真。

    眼角的余光扫到旁边的一辆车动了动,然后,再动了动。

    一声嘤咛,溢了出来!

    看来,汽车影院的车震比例,果然高过任何一个地方。

    好在,电影进入高chao部分了,压过了旁边的动静。

    裴靖远:我去上个洗手间。

    他开门下车,朝着洗手间标识指的方向走去。

    容箬听到有似有似无的音乐声传来,刚开始还以为是电影,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是手机的铃声。

    看了一圈,是裴靖远的。

    他的手机搁在前方的仪表盘上,屏幕幽幽的光照在玻璃上,有些反光。

    手机一直在响,像是有急事,她就伸手拿了过来。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像一枚炸弹,将她眼前照得雪白一片,手里的杯子坠在地上,可乐溅了她一身,又咕嘟嘟的滚到了脚下。

    踏垫上也溅的到处都是。

    黑皮!

    道上的人才取这种绰号,一个地区,重名的不多。

    能和裴靖远直接通话的,更是少之又少。

    接。

    这个念头,从心里升起的那一刹那,就迅速膨胀,容箬看着自己的手的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

    她控制不了自己。

    容箬不喜欢这种侵犯别人**的行为,在她的理解中,即便是夫妻,都该有自己的世界,而手机,就是彼此秘密的入口。

    不要接!

    心里有个念头在拼命的叫嚣!

    就像某个惊天的大秘密,一旦揭开,就会万劫不复。

    她按下接听键,不小心触到外放,男人暗沉透着点点沙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大哥,事情办妥了。

    像一记闷棍,直敲得她眼前发白。

    这个声音——

    是他。

    肯定不会错的!

    即使时隔这么多年,再听到这个声音,当年不寒而栗的和恐惧也是丝毫不减。

    大哥?

    他和裴靖远......

    容箬的手指像被烫到一般,飞快的缩了回来,手机掉在驾驶室的踏垫上,滚了两圈。

    喂,大哥?

    那头,声音还在继续。

    一声一声,都和过去重叠在一起。

    他当时,就站在门口,也是这个声音:上头吩咐,那丫头,不能留。

    他叫裴靖远大哥?

    那他当时说的的上头?

    裴靖远已经过来了,单手插在裤包里,朦胧的光线下,依旧是那般芝兰玉树的优雅。

    大哥,你在不在?

    听筒里再一次传来询问的声音。

    容箬急忙够着身子将电话捡回来,挂断,删了来电显示,重新放回了仪表盘!

    搁得有些慌乱,位置放倒置了。

    裴靖远坐上车,就看见容箬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手搁在腿上,还维持着握杯子的动作。

    车里,全是可乐的味道!

    他皱眉,弯腰将杯子捡起来。

    不小心触到她的衣服,湿了一片!

    箬箬?

    裴靖远沉着脸摇她,穿着湿衣服睡,会感冒的。

    容箬整个人都紧绷了一下,她不擅长在裴靖远面前做戏,所以,瞧着他过来,几乎是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触不及防的想起那件事,心里被无数种负面情绪充斥着,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

    怕裴靖远发现她的异常,容箬皱着眉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转过身,额头贴着车窗继续睡:我困。

    换了衣服再睡,后备箱里......

    说到一半停下了,他才想起换了车,这会儿后备箱里只有车顶。

    启动,升起车顶,去看仪表盘的时候,眉心微微一拧......

    他拿过手机,点开来电显示,没有异常。

    深邃的眸子淡淡的扫过副驾驶,睡得似乎很香的容箬,单手熟练的将车从停车位里开出来,将手机扔到了旁边的置物盒里。

    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因为太用力了,指节有些微微的泛白!

    他可以肯定,容箬没有睡着。

    从他触到她身子时,那一瞬间的僵硬就可以感觉到。

    车子一直到容箬的小区楼下,她才幽幽的转醒,打了个哈欠,边开门,边飞快的说道:靖哥哥,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对不起,把你的车弄脏了。

    说完,已经飞快的逃进了小区!

    裴靖远握着手机,降下一半的车窗,掏了支烟点上,仰着头静静的抽了片刻。

    熟练的拨出了一个号码。

    那头很快就接了,急脾气的道:大哥,刚才你怎么不说话啊?

    裴靖远抿唇,将手中的烟掐灭了扔在对面的垃圾桶里:黑皮,下次给我打电话,我没说话之前,你别说话。

    那头愣了一下,刚才不是大哥?

    裴靖远吩咐了几句,挂了电话,看着楼上属于容箬那层的灯光亮起,他才驱车离开!

    容箬站在窗帘后,看着他的车走远,才去洗澡换衣服,拿着钥匙又出去了。

    ***

    陆冉白从警局回来,一脸的倦怠和不耐烦,因为阿阮的事,局长这几天火气大,直接撤了他的职。

    不过,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是陆家的施压。

    想着自己不当这个刑警队队长了,就能如他们的愿乖乖的回北京!

    刚出电梯,就瞧见自家门口站了个二十四五的小姑娘。

    漂亮。

    是他初次见到姚槿,脑子里闪过的,唯一的评论。

    微卷的头发自然的披散在肩上,没化妆,穿的很休闲,黑色吊带配白色棉麻风衣,下面是条浅色的牛仔裤!

    她的身边,放了个黑色的行李箱。

    陆冉白走过去,低头开门。

    那姑娘开口了,陆冉白?

    见她清晰准确的喊出他的名字,陆冉白开了门回头,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我们认识?

    姚槿弯腰拧起行李箱的拉杆,在此之前是不认识的,不过,之后就认识了,我叫姚槿,是你母亲给你安排的未婚妻......

    等等,见她还准备说话,陆冉白急忙阻止她:什么妖?

    女字旁的姚。姚槿虽然不是很满意被他打断了话,但也只是皱了皱眉。

    还有男子旁的妖?

    他没好气,也不能怪他没绅士风度,这姑娘,怎么就这么随便?

    人没见着,就答应做人家的未婚妻,还千里迢迢的拧包跑来了。

    相亲这种事,家里没少催过,但第一次这么直接的就给定了,人没瞧见,至少照片得发一张吧。

    这是他结婚,还是家里那档子人结婚呢?

    姚槿没说话,默默的打量着他,t恤配牛仔裤,短款马丁靴,头顶昏暗的灯光衬得他身材修身脸部轮廓干净利落。

    五官很俊朗,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

    不是姚槿喜欢的类型,她喜欢,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陆冉白从衣服掏出烟,摸了摸身上,没寻到打火机。

    就打开一旁的消防栓,从角落里摸出了一盒火柴,是上次下面连着传单一起发的,他随手就搁里面了。

    他不太擅长用这类东西,划了两三根,总算是点着了。

    火焰哧地在他双手之间燃起,照得那一双手有几分通透!

    姚槿又皱了皱眉,她还不喜欢男人抽烟。

    陆冉白抽了一口,慵懒的倚着门,也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不是叫妖精吗,什么妖?花妖树妖?总不可能是狐狸......妖吧。

    这种话,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早就气得转身走人了。

    但姚槿只是淡淡道:姓姚的姚,槿是木槿花的槿。

    一支烟抽完了,陆冉白掐灭了扔在地上,打哪来回哪去?我没有要结婚的打算。

    瞧她这样,是打算住自己这里?

    我们不结婚,你母亲说了,只需要我给你生个孩子,就给我一大笔钱。

    陆冉白一张脸青白不定,阴沉的瞧着她,你把自己多少钱卖给我了?我出双份。

    特么的。

    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女人说是因为钱,才勉为其难的跟他在一起!

    而且瞧瞧,这都找的什么人啊,全程没见露出过表情。

    面瘫。

    还是个将鄙夷写在脸上的面瘫。

    你给不起,你母亲说了,你目前为止除了工资,所有的不动产和钱都是陆家给的,其他事上都可以,这件事她绝对不会给你钱。

    陆冉白被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听听,这都什么语气,张口闭口‘你母亲’,压根就是挑明心思,生了孩子拿钱走人的!

    ......

    容箬打车去了陆冉白的小区,她想让他帮忙查件事,在电话里三言两语的又说不清楚,就决定亲自去一趟。

    但又不想让裴靖远知道,所以,就等他走了才打车过来。

    刚出电梯,就听到陆冉白几乎气急败坏的道:不是要生孩子吗?床上躺着去,老子整不死你,跟你姓。

    她反应了几秒,默默的退回电梯,走了!

    看不出来,小白在那种事上都那么火爆。

    看来,也只有明天再问了。

    反正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在乎这么一晚上。

    容箬站在路边上等出租,一边埋头刷微博。

    ‘嘀嘀’的两声喇叭响吓了她一跳,抬头就瞧见陆冉白的路虎车停在她面前,你怎么在这里?

    侧脸紧绷,声音还很冻人!

    我......容箬想他估计是出来买东西,没好说是专门过来找他的,怕打扰他的好事,指了指对面的咖啡厅:我刚跟朋友喝完咖啡,准备回去了。

    上车,我送你回去。

    容箬窘:啊,不用了,这里很好打车。

    陆冉白刚憋了一大团火没法发泄,抬高声音吼道:让你上车就上车,这个点,我能放心你去坐出租车。

    哦,见他这么坚持,容箬只好上车了,你......

    这种话,还真不大好意思问出口。

    难不成直接问:人家衣服都脱光了,你这样中途去了两个小时,好吗?

    于是,她组织了一下措辞:你不回去?题外话亲爱的,投月票请走客户端。。这个月再争取月票前十。。拜托了。。麻烦大家一下,几分钟的时间,投了再把客户端删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