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 > 正文 163.163:他亲自设计的艺术签名(已修,接的162章 )
    “在哪儿?”

    “在楼上房间呢,估计是昨晚熬夜了,眼睛红的厉害。”

    “嗯,”郁青蓝淡淡的应了一声,指挥着佣人将东西拧上楼。

    路过二楼的时候,脚步停了停,最后还是上了三楼自己的房间!

    等他睡一会儿吧偿。

    阿邱说,靖远比以前瘦了不少。

    也不知道容箬是怎么照顾人的,才结婚多久,靖远就瘦的一眼能看出来了撄。

    她自己反倒是胖了不少!

    就这样,还想着让她同意他们的婚事。

    这辈子都别想。

    裴靖远一直没睡着,烟抽多了,身上大股难闻的烟味。

    郁青蓝还没回来,他简单的冲了个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忙碌着修剪花木的园丁。

    今年a市的天气不太冷,这都快一月中旬了,衬衫上搭件呢绒大衣也够了!

    眨眼间,又要过年了。

    楼下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裴靖远收回视线,正好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郁青蓝。

    他身上还穿着浴袍。

    见郁青蓝走进来,他转身走到衣橱里取了套衣服换上。

    当初搬出裴家太匆忙,衣服什么的都没带走,还像之前那样,一套一套的配好,挂在衣橱里!

    郁青蓝正在洗脸,出去逛了一天,脸上都是灰。

    刚洗到一半,就听见有人按门铃,她拿着毛巾慢条斯理的擦脸。

    镜子里,她的脸色微微的憔悴。

    年过五十了。

    卸了妆,即使平时保养的再好,也难掩眼角的鱼尾纹。

    她去开门。

    “妈。”

    看到头发裹着干发巾的郁青蓝,裴靖远喊了一声,声音很低,难掩其中的疲惫。

    他瘦了。

    以前的衬衫穿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郁青蓝瞧着他这样,心一下子就软了,酸的难受。

    但脸上还是一副冷淡的神情:“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

    “sorry,”裴靖远轻声道歉,对郁青蓝,他很歉疚。

    但是,和容箬结婚,他没有后悔过。

    “靖远,在你心里,容箬重要的让你连亲情都不顾了吗?

    场面很紧绷,裴靖远沉默,郁青蓝绷着脸,看了他几秒后,毫不犹豫的甩上门。

    在房间门即将合上的瞬间,刚才还如磐石般站在门口的裴靖远突然有了动作——

    他抬手,撑住门。

    一双眸子格外的幽冷,带着莫名的,让人乍然而立的寒气!

    郁青蓝还是第一次看到裴靖远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一时呆住了。

    “妈,箬箬怀孕了。”

    郁青蓝一下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色越发的烟沉难看,扶着门框的手紧紧的捏着,稍稍颤抖了一下。

    “如果你想用这个理由让我接受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听到容箬怀孕的消息,郁青蓝没有半点惊讶。

    她也是过来人,两个人结了婚,怀孕是在意料中的事。

    但是接受她——

    一想到墓园里那座冷冰冰的墓碑,她就做不到。

    这么多年,多苦多累都过来了,就想着,有朝一日,亲眼瞧着容景天得到应有的惩罚。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这天,却是这么轻描淡写的结局。

    她怎么甘心。

    “我不是要你原谅她,”看到郁青蓝的表情,裴靖远有几分怀疑自己的判断。

    但是,不求个心安,他又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始终是悬着的。

    于是,他深吸了口气后,说道:“妈,箬箬不见了。”

    郁青蓝微微一拧眉,心里生出无数的念头——

    脸上却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她不见了,你去找她,回来干嘛?”

    话音刚落,她瞬间不可置信的瞠圆了眸子,又仔细回忆了一遍他的话,“你在怀疑我?”

    “”

    裴靖远不说话,但他的态度表明了一切。

    郁青蓝气的整张脸都绿了,手按着胸口喘息了几下,“裴靖远,我是你妈。”

    夹在母亲和妻子之间,这让他很是为难,平日里运筹帷幄,偏偏遇上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捏了捏眉心,颇为无奈的道:“我只是想知道她在哪里,没有要顶撞您的意思。”

    “你不如直接问我,是不是我找人绑架了容箬。”

    她以为,裴靖远多少会反驳。

    至少,不会让她难堪得下不来台阶。

    然而,裴靖远沉默了几秒,以一种陈述的语气说道:“这种事,您当年不是做过吗?”

    郁青蓝:“”

    裴靖远没有去看她青白交替的脸色,低着头,“妈,当年您做的那些,比容景天更刻意,如果不是”

    他停顿了几秒,肺里干痒难受,习惯性的去掏烟。

    手探进西裤包里,才想到从容箬怀孕后,他已经慢慢戒烟了。

    “箬箬也受了不少的苦,算下来,容景天欠裴家的,箬箬已经还清了。”

    “她没死,天意如此,如果你不救她,我也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当年,她也是气糊涂了,想给容景天一点教训,才会出此下策。

    如果换作现在,她不会那么做!

    但裴靖远居然救了容箬,还为此搭上了一条命,欠了个天大的人情。

    而且,还是在他父亲刚过世不久,刚坐上裴氏的总裁,所有人都盯着他,容不得一点差错的时候。

    他居然还有闲心关注容箬的事。

    这让她一口气堵了十年!

    后来她想,就算裴靖远不出面,她也不会真的要了容箬的命。

    只是给她一点苦头,顺便教训一下容景天。

    然而,裴靖远的插手,让整个事情白热化,才造成了后来不可收拾的局面!

    但是——

    在裴靖远面前,这些她都不能说。

    “妈,箬箬失踪前去了徐医生的心理诊所。”

    郁青蓝抬高声音,“所以,你就怀疑到了我头上?”

    见裴靖远不说话,她怒极反笑,冷哼道:“徐医生只是负责我的心理治疗,就算我对容箬起了什么心,你又凭什么认为,他会踏这趟浑水?”

    “既然是人,就会有很多可图的东西,钱、权、女人”

    他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睑,神色淡漠,只是,那双眸子里的冷意更甚了。

    “所以你觉得,是我给了他好处,让他绑架容箬?”

    邱姨在楼下都听到他们争执的声音,怕又闹崩了,急匆匆的从下面上来。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郁青蓝蕴着怒气的说了句:“如果真是我,我不会有多余的时间绑架她”

    她停了一下,见裴靖远面上紧绷的神情稍稍缓了一点,漠漠然的加了一句:“我会直接弄死她。”

    裴靖远的神色陡然间变了。

    即使面对的人是自己的母亲,也控制不住流露出了一丝凌厉的寒意。

    如刀锋般,锋利冷锐。

    郁青蓝说不清此刻心里是什么感觉,裴靖远是她怀胎十个月生养的儿子,从小心思就特别深,很少有人能猜到他的想法。

    然而,居然有一天会为了个女人变脸。

    这个人,还是容家的人!

    “妈。”

    “出去。”

    即使上次赶他走,也是失望和生气居多,然而这次,她是真的伤透了心。

    想让裴靖远和容箬分开,看今天的状态,可能性几乎为零。

    郁青蓝关上门,这次裴靖远没拦着,很顺利!

    邱姨悄悄的转身下去了。

    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凑上去了。

    这二十多年,虽然裴家的人都对她不错,也没有太大的主仆之分。但她一直谨记着自己的身份,没人任何逾距,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在裴家呆这么久。

    这话听着好像有点矛盾,但细想之下,其实并不矛盾!

    裴靖远走后没几分钟,郁青蓝也出了门。

    神色有些匆忙,而且明显心不在焉,连邱姨跟她说话,都没听见。

    裴靖远回了公司,赵秘书和警局的人还等着,陆冉白也在,他这几天休假处理点私事,容箬出事,他也是刚听说的。

    “裴靖远,我特么当初将容箬交给你的时候说过什么?你一次两次的让她置身在危险中,”裴靖远刚一进门,就被陆冉白勒住了衬衣领。

    一个是商场上泰山北斗的人物,另一个,是政界的太子爷。

    其他人不敢去劝,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早知道你这么孬,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好,我当初就不该将容箬交给你。”

    裴靖远戏谑的挑了挑眉,“容箬选谁,好像不是你能决定的吧。”

    “操。”

    陆冉白像是被戳破的气球,瞬间就无力的松了手。

    裴靖远说的对,就算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阻止不了容箬。

    他看了眼赵秘书和警察局长,“你们继续沿着车子的线路查找,我就不信,一辆车还能转眼就蒸发了不成。”

    视线落在裴靖远身上,瞬间就凌厉的如两道x光射线,“我跟你去那家心理诊所,处处透着古怪的地方,必定有妖怪。”

    裴靖远:“”

    两尊大佛走后,警察局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平时面对一个陆冉白就够累了,现在再加个裴靖远,简直是要人命。

    他问身边正准备离开的赵秘书:“他们会不会找个地方打一架?”

    就他们现在见到对方就一脸索命阎罗的模样,能好好的合作找人?

    但是,找不到裴少夫人。

    他还是辞职算了。

    要不然,三天两头的来一次高压政策,他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两人上了陆冉白的车,裴靖远拿手机开了导航,索性闭上眼睛假寐。

    他和陆冉白,一开口就能吵起来。

    现在这种关头,他不想和他发生争执!

    “箬箬”

    陆冉白刚一开口说话,裴靖远的手机就响了,他睁开眼睛,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接起!

    “喂。”

    那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陆冉白看着裴靖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坐直身体,一脸紧绷的瞧了他一眼:“开快点。”

    路上没什么车,陆冉白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越野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下窜出去老远。

    “出什么事了?”

    他原本不想问的,但瞧着裴靖远一直是一副‘惹我弄死你’的表情,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他这副表情,万一是关于容箬的呢。

    “开你的车。”

    陆冉白:“”

    他忍下差点爆出口的脏话。

    算了,不跟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

    赶到徐医生的心理诊所,裴靖远刚下车,立刻就有个烟衣的男人迎上来,一脸歉意的压低声音说道:“对不起裴总,是我的失误!”

    裴靖远几步跨过去,用力的推开没有锁的木栅栏。

    草药、假山、流水,二层高的木楼

    一切都和之前看的一样,唯一不同的——

    原本该在里面的徐医生和护士,今早上就不见了。

    他勾唇冷笑,手用力的捏住木栅栏的顶端,细小的木刺扎进掌心。

    有轻微的刺疼从掌心里传来。

    “失误?”尾音上扬,蕴藏着狂风暴雨的怒气和狰狞,“让你看个人,居然也能看丢了,你还好意思跟我说失误。”

    男人低着头,这种时候,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辩驳,生怕惹恼了裴靖远!

    裴靖远上了楼。

    陆冉白跟在身后,不得不说,这里的确适合心理治疗,每一处,都透着让人平心静气的舒适!

    二楼,仿古的装饰中带着明显的越南味道。

    陆冉白第一次来,转了一会儿后,明显的有些困倦。

    他打了个哈欠

    皱着眉,目光逐渐犀利:“这栋楼,有古怪。”

    他是警察,在办案的时候习惯了精神力高度集中,以前有重大案件的时候,经常几天几夜的不睡觉。

    困得不行,也最多打了个盹,不超出十分钟!

    但是,他现在居然会觉得困。

    案子对象还是跟容箬有关。

    所以,他几乎敢百分之百肯定,这里有问题。

    “楼下的花草,有安眠的作用。”

    徐医生当时是这么跟他说的。

    路过客厅,也就是他那天不小心睡着的地方,裴靖远皱了皱眉,径直往里走!

    走道尽头是容箬那天说的花房,而如今,除了地上不小心掉落的泥土,就剩下一个玻璃房子。

    他抿着唇,回身跨进隔壁的房间,这是一间书房,里面堆积着一些心理学的书。

    这是一家心理诊疗室。

    毫无疑问。

    因为,从小南和爸爸相继过世后,母亲就一直在这里接受治疗!

    医生也是同一位。

    如果不是母亲,他着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徐医生会和容箬的失踪扯上关系。

    如果没关系,那容箬失踪后,徐医生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他皱着眉,将所有的可能都设想了一遍。

    陆冉白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

    封面很旧,书页的边角也有些翘了起来。

    又放在触手可及,并且非常醒目的位置。

    这本书,肯定是经常翻阅的!

    看了眼封面上的名字,很普通的心理研究的书,将书本稍稍一折,快速翻阅了一遍。

    一张明信片从里面掉出来。

    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落在地上。

    他瞧了一眼,很普通的明信片,没有什么异常。

    正准备弯腰去捡,一只修长的手比他速度更快的捏住了明信片的一角!

    裴靖远的目光落在明信片右下角的签名上。

    是特别设计过的艺术签名。

    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基本上不用细看,就能临摹出来。

    这三个字,是他亲自设计的。

    陆冉白见他一直盯着那个签名出神,难得有心情调侃:“不会是想起了初恋吧。”

    这种明信片,是他们这个年代,学生时期用来表达情意惯用的东西。

    当初风靡了他整个高中生活。

    将想说的话写在上面,交给喜欢的人!

    他瞧了眼那个签名,着实看不懂是什么字。

    裴靖远的表情很冷漠,陆冉白的声音让他将视线从那三个字上收回来,明信片瞬间被他捏的变了形。

    “找到人给我打电话。”

    冷漠的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快步朝着楼梯口走去。

    陆冉白一愣,等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裴靖远的身影了。

    “我”他将差点爆出口的粗话又咽了回去,“妈的,箬箬现在是你的女人。”

    回应他的,是楼下熟悉的轰鸣声。

    他忍不住开口骂道:“我cao,那是我的车。”

    越野车的车速被裴靖远提到了极致,以前玩过赛车,灵敏度比普通的司机要高出很多。

    一路上左躲右闪,好几次,几乎是贴着别人的车过去的!

    那个签名

    他不陌生。

    那时候,傅南一还是他的女朋友,缠了他两个星期,让他给她设计了这个签名。

    和他的签名如出一辙的风格。

    后来出国,才改了的。

    徐医生和傅南一?

    什么关系,会将一个女人送的明信片夹在经常翻的书本里。

    他的唇紧紧抿着,手指握着方向盘,用力的骨节都发白了!

    无论出于什么心思,他并不希望这件事跟傅南一扯上关系。

    傅南一在a市没有房子,临时租住了一套小型公寓。

    只是不知道她离开裴氏后,有没有退房。

    因为听说,她离开裴氏后,就回了s市。

    目前,好像在傅氏工作!

    上了楼,左转,房号1903。

    上面的装饰还和以前一样。

    他按了门铃,几秒钟后,听到有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脚步声停在门口,却没有立刻开门,然后又匆忙的走回了客厅!

    裴靖远皱眉,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然后,里面的人却刻意放缓了动作,他完全听不到半点的响动。

    他撩起衬衫的袖口,看表。

    一分二十秒,房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