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张大彪韩美丽 > 章节目录 第1132章 人格侮辱,老肖陷两难
    “嘛玩意?”李福旺一把推开怀里的牛翠翠,赶紧坐直了身子,“冒充我?”

    ;;;;;;;;就见他使劲一抹脸,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彪啊,旺爷我承认我长得很帅,但咱也不啥大名人,你就别逗了,不就是查岗么,你瞧瞧,咱在办公室坐着呢!”

    ;;;;;;;;办公桌下,牛翠翠抬着头,红扑扑的小脸上写满了幽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谁跟你闹了,就这丑比他说他是李福旺,你自己看看吧!”说着,他直接把镜头对准了刚被他打了一巴掌的衰仔。

    ;;;;;;;;“我曹,这么丑?”李福旺猛就瞪圆了眼珠子。

    ;;;;;;;;嗡!

    ;;;;;;;;一股浓浓的羞耻感,瞬间就令衰仔的人格受到了万吨伤害。

    ;;;;;;;;“你特么的才丑,你全家都丑!”衰仔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反口对骂。

    ;;;;;;;;张大彪也不惯着他,再次一巴掌狠狠落下,而后才道:“这丑比不禁人丑,心也丑,冒充你挡在进村的路边拦路抹黑咱们,我正准备把他弄到沙窝窝那边,你一会带几张铁锨过来,咱给这群王八蛋埋了。”

    ;;;;;;;;“你等着,我再多叫几个人给坑挖的深一点!”说完,电话已经中断。

    ;;;;;;;;衰仔脑门冒汗,浑身颤抖,裤腿里都开始往外淌水了。

    ;;;;;;;;这就埋了?

    ;;;;;;;;倒是给个机会啊,就是给扭送执法所也行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福旺挂断电话,又看了一眼牛翠翠,不由舔了一下嘴唇,“翠翠,要不……咱玩点愉快的?”

    ;;;;;;;;“啊?”牛翠翠能有什么坏心思,赶紧摆摆手,“旺旺,人可不兴埋啊,爱谁去谁去,咱可不去!”

    ;;;;;;;;李福旺猛就一愣,心说我也没要去啊?

    ;;;;;;;;不过很快他便缓过神来,不由又是一叹,“翠翠,我啥都听你的,但你这回听我一次行不?”

    ;;;;;;;;“只要你不去,我……我啥都听你的!”

    ;;;;;;;;“真的?”

    ;;;;;;;;“嗯!”

    ;;;;;;;;“那好,你帮我……”

    ;;;;;;;;“哎呀,你疯了多脏啊……呜呜,不要……哎呀,李福旺你真变态……这里可是办公室……”

    ;;;;;;;;旺爷开心的不得了,从小一起玩到大,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就刚才张大彪那语气,那眼神,哪里像是要杀人的样子?

    ;;;;;;;;再说了,即便他真想埋人,也不用通知自己啊!

    ;;;;;;;;说白了,这通电话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吓死对方。

    ;;;;;;;;但是牛翠翠不知道,为了拴住李福旺只能委屈求全。

    ;;;;;;;;张大彪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电话,李福旺反倒成了最终受益人,这要传出去,上哪儿说理啊?

    ;;;;;;;;“张……张老板,我,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不行吗?”衰仔哇的一声,直接哭了起来。

    ;;;;;;;;“别闹,我可是假冒的。”张大彪摆摆手,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可他越是这样也就越是吓人。

    ;;;;;;;;“是……是赵金钱让我这样做的,答应事成之后给我们二十万,真的,我要骗你天打雷劈!”

    ;;;;;;;;“赵金钱?”张大彪猛就瞪圆了眼睛,老狗害我?

    ;;;;;;;;不过很快他便缓过神来,金钱叔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干这么阴的事儿?

    ;;;;;;;;再说他们无冤无仇,找人抹黑公司,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想到这儿,张大彪的嘴巴已经咧了开来,“好你个赵红兵,还真是冤魂不散啊?”

    ;;;;;;;;要是不把赵金钱牵扯进来,他还真就猜不到是对方,毕竟眼下最恨他跟赵金钱的只有赵红兵一人。

    ;;;;;;;;不是他,是谁?

    ;;;;;;;;“张老板,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求求你,就给我一条活路吧,再说杀人也犯法不是,只要你放了我,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就你也配帮我做事?”张大彪鄙夷的瞥了他一眼,而后对着五菱司机喊道:“掉头,去找肖东明!”

    ;;;;;;;;别看没再说啥,但赵红兵此举却彻底激怒了张大彪,原本他还不想和这种小杂鱼计较,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来劲了。

    ;;;;;;;;这是让自己正好撞上,也在第一时间解释清楚挽回了致富公司的形象,否则一旦传扬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肖东明听完以后也很重视,“大彪,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好了,我现在就下逮捕令,网络追逃他!”

    ;;;;;;;;“如此,那就多些肖所了。”

    ;;;;;;;;有些话其实不用说的太多,说的多,不如做的多。

    ;;;;;;;;张大彪清楚,肖东明心里同样更清楚。

    ;;;;;;;;当年自己竟然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差一点把这小子抓起来,现在一想,还真是不应该。

    ;;;;;;;;有道是,是金子永远都会发光。

    ;;;;;;;;张大彪的光芒起码已经普照了整个金山镇,有钱,有义,乡亲们跟着赚了钱,变相的导致本地的治安也好了不少。

    ;;;;;;;;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改变,身为当地执法一哥,肖东明很有发言权。

    ;;;;;;;;这边肖东明刚刚把张大彪送走,正准备去写报告上传,先把赵红兵那小子通缉了再说,谁成想还没进屋手机就嗡嗡响了起来。

    ;;;;;;;;“老肖?你所里是不是送去了几个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放人。”

    ;;;;;;;;电话里,顶头上司的声音不容置疑。

    ;;;;;;;;电话外,肖东明错愕写了满脸,“啥情况?领导,那几个人可是张大彪亲自送来的,人赃并获……”

    ;;;;;;;;“我的话好使,还是他张大彪的话好使?让你放你就放,哪那么多废话!”

    ;;;;;;;;顶头上司的咆哮接踵而来。

    ;;;;;;;;肖东明拿着手机,脑门上也已经浸出了汗水。

    ;;;;;;;;谁好使当然是您好使了啊,可问题是张大彪交代的事儿也不能不办。

    ;;;;;;;;一来肖东明是打心眼里服气对方,二来人家跟县首老冯好的穿一条裤子,包括镇上,班子里的老一也跟人家眉来眼去的。

    ;;;;;;;;就这么放了,张大彪那边如何交代?

    ;;;;;;;;“领导,证据确凿,而且……”

    ;;;;;;;;“闭嘴,不要跟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记住了,我才是的主管领导!马上就会有人到你所里提人,就这样吧!”说完,根本不给肖东明再问下去的机会,电话直接中断。

    ;;;;;;;;肖东明就感觉脑瓜子嗡嗡作响,如果真让领导把人提走,这边肯定没法和张大彪交代。

    ;;;;;;;;真到了那个时候,警民一家亲的局面岂不是说破灭就破灭?

    ;;;;;;;;但不让提,那小鞋随便给你穿一双也够他受的。

    ;;;;;;;;肖东明急的来回踱步,这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

    ;;;;;;;;咋办?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