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这事就这么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贺洋抢着回答。

    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傍晚。

    三个孩子从镇上回来,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停自行车的时候,他们才看见被栓在墙角的野猪。

    两兄弟胆子比较大,根本没有害怕,而是凑过去研究了一番,发现野猪一点也不凶就那么乖乖的蹲在地上。

    宋晨摇了摇头:“这不科学,野猪怎么这么老实?”

    宋东:“科不科学,野猪已经在这里了,现在讲科学有什么用啊?赶紧去问一下,这野猪怎么抓起来,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大哥,二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宋远跑过来,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个遍。

    宋晨和宋东这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看着蹲在墙角的野猪,同时觉得这头野猪的智商肯定有问题。

    此时此刻蹲坐在地上的野猪,眼神当中爆发着对生的渴望,它不敢攻击人,对手太强,它压根不敢反抗,只想祈求这些人放了自己……

    “你们三个都在看什么,赶紧过来吃饭。”邱丽了对儿子们大喊。

    三人这才离开野猪身边去洗手。

    邱胜回来的最晚天都黑了,大家已经吃上饭了,给他留了个座位,刚坐下就为女儿拉了一下衣袖。

    “爸,咱们家抓到野猪了,就在墙角。”邱三妹看见爸爸回来了,立刻把这个好消息脱口而出,明天就能吃上野猪肉了,她真的好期待。

    邱胜看着黑布隆冬的墙角:“什么野猪?”

    邱丽给弟弟盛了一碗饭:“小顾,今天上山的时候弄了一头活野猪,就栓在墙角那里,你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吓到了。”

    “额……”他现在已经被吓到了,好不好?

    作为主角的顾延一再一次收获了崇拜的眼神,继续淡定的吃饭。

    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还不如把野猪弄死带回来,已经解释了好几次了,弄一只活的野猪就那么稀奇吗?

    ……

    马淑芬晚上躺在炕上的时候辗转反侧,实在是睡不着就坐了起来,女儿离开家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听着旁边鼾声如雷的呼噜声,她气不打一出来一脚踹在了丈夫的屁股上。

    “睡,就知道睡,女儿不回来,你就不能出去找一找吗?”

    “我上哪里去找啊?”丁老头从炕上摔到地上,起来以后也来了脾气:“你天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女儿离家出走还不都是你惯的。”

    “我哪知道,只是吵了一架,她就离家出走。”马淑芬心里面也很后悔,那天没有把女儿看住。

    想到同样失踪的周昌平,不由拉着老头的胳膊:“你说咱们要不要去城里找一下,就是那个男知青家里,也许他们住在一起。”

    “伤风败俗的女儿,我不想要,你要找,那你就自己去找去。”丁老头为人憨厚的一辈子,身上唯一的污点竟然是女儿留下来,现在走出去仿佛所有的人都在暗地里戳他的脊梁骨。已经好多天没有跟村子里的人唠嗑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