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锦一愣,然后看着她问:“月玉公主是谁?”

    “……她不是送葡萄给你吃吗?”玖玖脑袋升起了一堆问号,这段桃色新闻可是传了很长时间呢!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至于葡萄,我不是很喜欢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五岁的时候吃过一次,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吃过。”凤锦耐心解释了一下。

    玖玖看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然后将手里的葡萄放进他的嘴边,看他张开嘴,葡萄就这么吃进去。

    “好吃吗,甜吗?”wap.kanshushi.com

    “甜,只要是你喂的什么都好吃。”凤锦不是太喜欢吃葡萄的味道,在这一刻,味道全都被他忽略了,或者说嘴里只剩下了甘甜。

    玖玖感觉自己被撩到了,男人的眼神热情如火,让她不知所措。

    顾延一此刻觉得葡萄也不是那么讨厌,如果能再吃一颗就好了。

    玖玖觉得自己好像是忽略什么了,这一刻不想思考太多,起身站起来:“我困了,我回屋睡觉去了。”

    “嗯。”顾延一回答,看着盘子里面还剩下几个葡萄,顺手拿起来吃下去,那股让他难以忍受的味道又消散了很多。

    玖玖进屋以后感觉心怦怦直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能从空间里面拿出冰块,放在水杯里喝了一杯冰水,身体这才恢复成正常。

    她自己需要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把房门反锁,进入空间找了地方坐着,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没有刚才那么脸红心跳。

    都怪凤锦长得太好看了,她刚才差一点沦陷了,以后一定要注意,他不是自己能够肖想的男人。

    ……

    尹建此刻看着墙上的日历,今天是最后的还款日,必须把钱还上,要不然利息翻倍,于是他来到正在收拾厨房的马丽娟身边,抢过她手上的抹布:“别干了那么累,休息一会。”

    马丽娟将麻布又抢了回来,继续擦灶台:“这点活我不干,还能让谁干,你们一个个都是老爷少爷小姐,就我是老妈子的命。”

    尹建伸手把人拉进屋子里:“媳妇,放在你那里的20块钱可以给我了吧?”

    “给你?为什么要给你,要回来的那一大笔钱已经让你拿出去放利息了。这笔钱放在我这里稳妥,你还怕我乱花了不成?”马丽娟回怼,她最近穷怕了,身上没有多少钱,这笔钱打算留着傍身。

    尹建大惊失色:“你不是说了吗?过两天就还给我,我现在要这笔钱有用你却不给我。”

    “你要钱都有什么用啊?”马丽娟嗓门不由得加大:“我为这个家累死累活,连保管一点钱都要看你的脸色,我还是你媳妇吗?”wap.kanshushi.com

    尹建抬手就是一巴掌:“给你点颜色,你就想开染坊,赶紧把钱给我,我有用!再废话打你的就不是一巴掌了。”

    马丽娟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打,反应过来以后就开始动手,用手捶打男人的胸口:“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你个没良心的,挨千刀的怎么不去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