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 > 章节目录 3、叶梓,夭夭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呵呵,果然来人了...还是一位拥有着圣龙气运的小家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黑衣老人缓缓的收回目光,嘶哑的声音传出,落在周鸢儿的耳中,却是宛如惊雷。

    “不过可惜,圣龙气运被人夺了,还坏了圣龙/根,唔,这是怨龙毒?”

    “惨,真惨呐...”

    青衣少女来到黑衣老人身后,妙目看了惊讶中的周鸢儿一眼,一旁的吞吞则是跳起来,想要扑到她怀中。

    但此时灰溜溜的它,却被少女嫌弃的伸出玉指拎起来,然后随手丢到水缸里面。

    被丢进水缸的吞吞显得极为委屈,但知道少女有着洁癖的它,也只得自己乖乖的搓澡起来,那一幕显得格外的滑稽。

    半晌后,周鸢儿眼中的震惊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些希冀。

    既然眼前的黑衣老人能够一眼看出她身体的问题所在,那么必然不是常人,或许,她八脉不显的问题,还真能够在这里得到解决。

    周鸢儿玉手抱拳,恭声道:“晚辈周鸢儿,见过前辈。”

    黑衣老人点点头,道:“果然是周家的人,不过,拥有圣龙气运的女子,这可是非常罕见呐。”

    他看了欲言欲止的周鸢儿一眼,似是知晓她心中所想,当即古怪的笑道:

    “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老夫能够帮你解决八脉不显的问题,只不过,老夫为何要帮你?”

    周鸢儿一怔,沉默片刻,方才斟酌着言辞,道:“晚辈不知道此地是何处,也不知道前辈是何人,不过既然我们周家先辈留下的密洞会通往此地,那想来前辈与我周家先辈应有过交集。”

    黑衣老人闻言,不置可否。

    “以晚辈现在的状态……”

    周鸢儿冷静地分析解释起来,少年似乎觉得有些无聊,脚步一挪,便悄悄离开。

    青衣少女名为夭夭,她看了一眼叶梓离去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为跟着走了过去。

    依旧是那条小溪,叶梓盘着腿坐在那儿,右手撑着下巴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夭夭来到他身旁站着,轻声道:“怎么了?”

    叶梓摇了摇头,“我还以为来的会是男生。”

    “嗯?”夭夭皱了皱眉,“她很漂亮?”

    叶梓一愣,随即笑道:“那是自然,不过嘛,没咱夭夭姐漂亮。”

    夭夭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旋即又道:“过几日,我们可能要离开了。”

    “嗯,我知道。”叶梓点了点头。

    他从七年前复活后,乱甩次元之门来到这里,被“黑爷爷”收养,就从未再出去过。

    他也没找到回斗罗大陆的方法,干脆也就随波逐流了。

    两人都未再开口,一个发呆,一个看着溪水潺潺,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这时,叶梓开口了。

    “夭夭姐,我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怎么?”

    “怪可爱的。”

    “……”

    夭夭神色不变,转身就要离开。

    叶梓赶忙追上去,从怀里掏出一枚卷轴塞进她手里,“夭夭姐,这是我为你写的诗,无题。”

    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夭夭停下脚步,打开卷轴,只见那上面写着二十八个飘逸的大字:

    我依窗前思红颜,

    喜雨漫洒卷珠帘;

    幻蝶翩翩见倩影,

    你笑嫣然藏心间。

    “哼,傻子。”夭夭轻笑一声,刹那间的芳华,仿佛天地都为之黯然失色。

    她自然看得出来,这是首藏头诗。

    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

    我喜欢(幻)你。

    叶梓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为她写一首诗,要不就是称赞她的容貌和气质、要不就是表白,还有就是这藏头诗了。

    夭夭从一开始的毫无兴趣,到后来逐渐感觉「有点意思」,再到现在,已经能淡定接受。

    她认为自己的心态并没有变,但实际上却是变化很大。

    叶梓回到黑衣老人那里时,夭夭却已经在他之前到了。

    周鸢儿似乎已经通过了黑衣老人的考验,正在和他交谈。

    “罢了。”黑衣老人看向周鸢儿,道:“你这八脉不显的问题,老夫能解决,不过有一个条件。”

    “前辈请说。”

    黑衣老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偏头望着身旁亭亭玉立的青衣少女,缓缓的道:“我要你带夭夭和叶梓离开这里,叶梓负责保护你,而你负责保护夭夭。”

    ”诶?这当然没问题。”周鸢儿当即点头答应,虽然这话说的有点绕口。

    “黑爷爷。”夭夭贝齿轻咬着红唇,那张清淡的精致俏脸,则是在此时露出了一些不愿与抵抗。

    黑衣老人轻轻拍了拍青衣少女的玉手,温声道:“夭夭,黑爷爷有事将会离开一段时间,所以不能继续陪在你的身边,而且,有叶梓在呢。”

    夭夭水晶般清澈的眸子黯淡下来,尽管早已猜到,却依然有些难以接受。

    她看了眼周鸢儿,又看了眼叶梓,道:“他们两个太弱了。”

    周鸢儿:……

    叶梓:……

    黑衣老人忍不住笑了笑,道:“这孩子现在是很弱,以后可说不定。至于叶梓,他的实力你应该清楚吧。”

    “……”夭夭不动声色地把叶梓拉进一点,玉手将他腰间软肉扭了三百六十度。

    叶梓:……

    靠,关我屁事?

    “黑爷爷,以后,我还能够再看见您吗。”夭夭低声道,聪慧的她如何感觉不到,黑爷爷的举动,有种托孤般的味道。

    显然,他或许将会去做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甚至,有可能付出他的性命。

    黑衣老人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夭夭的小手。

    “接下来,就帮你解决这八脉的问题吧……”

    听黑爷爷这么说,周鸢儿美眸中露出一抹期待,黑衣老人的嘴角,却是忽的掀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而后他忽然袖袍一挥。

    轰!

    大地震动,只见得一道巨大的裂缝直接自周鸢儿脚下撕裂开来,形成黑暗的深渊,一口就将骇然失色的周鸢儿吞了进去。

    ??周鸢儿的身体疯狂的下坠,同时,黑暗中有着粘稠的黑色液体蔓延而来,缠绕上了她的手脚。

    黑色液体一寸寸的侵蚀而来,剧痛也是随之涌来,似乎浑身的皮肤都是被腐蚀。

    而最让她惊恐的是,那些黑色液体顺着浑身毛孔侵入,竟是在破坏着她的身体内部,黑色液体过处,血肉,经脉,尽数的腐蚀。

    剧痛带着恐惧,侵蚀着周鸢儿的心灵,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弥漫而来。

    她感觉,任由那些黑色液体侵蚀下去,她真的会死在这里。

    周鸢儿毫不犹豫的催动了身体上刻画的三道源纹,然而就在三道源纹刚刚绽放出光芒时,黑色液体涌来,光芒便是熄灭,最后三道源纹也是被黑色液体侵蚀抹除。

    …………

    几分钟后。

    周鸢儿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明亮的光线再度印入眼帘,她浑身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汗水顺着稚嫩的脸庞滴答答的流淌下来。

    “呼,呼。”

    周鸢儿喘息粗重,似乎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她望着四周,此时的她,依旧是站在茅屋之前,先前的一切,都是犹如幻象。

    由于衣服被汗水浸湿,所以叶梓自然能看见一些美好的风景……

    “不准看。”夭夭玉手遮住他的双眼,吞吞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在叶梓的肩膀上极拟人化地坐着,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叶梓:……

    “刚才是假的?”周鸢儿一怔。

    “你觉得呢?”前方有着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黑衣老人正一脸淡笑的望着他。

    周鸢儿面色变幻,因为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先前的死亡气息是如何的真实,她缓缓的抬起手掌,瞳孔却是忽的一缩。

    因为她见到,在其指尖处,可见一抹黑色痕迹,悄然的消失。

    那种黑色痕迹,与先前那种黑色液体,如出一辙。

    “感受一下你的体内吧。”黑衣老人笑道。

    周鸢儿闻言,心神一动,闭目感应自身,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她那张稚嫩而苍白的脸庞上,开始有着难以置信涌现出来。

    因为在此时,她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在她的身体之中,八条经脉,犹如是自深渊中飞腾而出的潜龙,蜿蜒盘踞。

    这八道经脉,赫然便是修行之始的八脉!

    周鸢儿陡然睁开双目,眼中满是激动之色,她看向黑衣老人,道:

    “我……我的八脉,出现了?!”

    “你本出生时就八脉自开,乃是天生的开脉者,不过可惜一出生就遭遇灾劫。

    而你体内的八脉,感应到外来的毁灭,于是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形态,隐入你了身体最深处。

    所以这些年来,即便当你年龄达到正常八脉出现的时候,你体内的八脉,依旧迟迟不现。”

    黑衣老人笑了笑,道。

    “不过八脉虽隐,但终归还是能够感受危机,所以想要再度将其激发出来,唯有将你自身置于死地,方才能够逼得八脉现身。”

    黑衣老人眼皮一抬,淡淡的道:“你莫要以为刚才的死亡气息是假的,若是你无法在最后一刻激发八脉护身,那么现在...你就真的死了。”

    周鸢儿一怔,却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捂着叶梓眼睛的夭夭红唇轻启,淡淡的道:“无法开脉修行也不算什么,我同样无法动用源气。”

    周鸢儿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位姐姐居然不能动用源气。

    “呵呵,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夭夭的确无法动用源气。”一旁的黑衣老人笑了笑,旋即冲着周鸢儿戏谑的道:

    “不过你可就莫要小看了她,她的源纹造诣,尽得老夫真传,别看她年龄和你差不多,但在源纹造诣上,足以成为你的老师。”

    “叶梓还一直想学呢,不过也一直没学到。”

    叶梓:……

    的确,这七年间,叶梓只学习了「龙吸术」和「混沌神磨观想法」。

    虽然他使用【穹宇】直接升到满级,但夭夭和黑衣老人以为是叶梓努力钻研得来的成果,便让他专心修炼这两个功法……

    怕教叶梓源纹会使他分心。

    本意是好的,但对叶梓来说可就,有点难受。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