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 > 章节目录 27、苏幼微的进步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什么?玄芒术找不到了?!”

    齐王府,齐岳听到齐陵的话,霍然起身,面色铁青,眼中都有着火焰喷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瞧得齐岳这幅噬人般的模样,齐陵也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道:“当我赶到的时候,罗统、罗浩以及宋夜都已不见踪影。”

    齐岳咬牙道:“我安排了两个八脉源师、一个养气境,那叶梓仅仅开八脉,绝对敌不过一个八脉加一个养气境,而那叫夭夭的女孩子又没有源气……

    解决叶梓之后,至少还剩下一个,周鸢儿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赢……”

    “所以,他们里面至少还有一个活着!”

    “难道他携宝逃了?”齐陵犹豫道。

    “狗东西,有这胆子?”齐岳眼中寒光涌动,道:“给我将他的画像发布出去,全力搜寻,不管怎么样,必须将玄芒术找回来!”

    要知道,那一道玄芒术是大武王朝赏赐给其父的,乃是齐王府的顶尖源术之一。

    只有有功于他们齐王府的人,才能够获得修炼资格。

    如今却是被他搞丢了,可想而知等齐渊回来后,会如何的暴怒。

    一想到那一幕,齐岳也是有点头皮发麻。

    齐岳面皮抽搐,深吸一口气,端起身旁的茶杯,但最终还是忍耐不住心中的邪火,手中茶杯啪的一声,狠狠摔在地面上。

    “周鸢儿,叶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房中,齐岳的声音,暴怒得犹如野兽。

    他原本是要给周鸢儿等人一个教训,却是画风突变,变成了送宝童子,这怎么能让心高气傲的齐岳接受得了。

    …………

    清晨,寒气笼罩山林,翠绿的枝叶上挂满着薄薄的寒霜。

    帐篷内,夭夭和周鸢儿盘膝坐着,帘子拉开,有阳光照射进来。

    夭夭轻轻晃着手中的晶莹透彻的玉瓶,玉瓶内,有半瓶粘稠的猩红液体。

    微微摇晃,便是有着一股凶煞之气喷薄而出,隐隐间仿佛是有着种种兽吼声传出。

    “那么多精血,就调制了这么点吗?”周鸢儿惊讶的道,那可是三十六瓶一品源兽的心头血,结果调制完毕,才不到半瓶。

    “嗯,我只取了最精华的一部分,三十六头源兽血液中蕴含的凶煞之气,彼此汇聚,凶煞之气也会随之暴涨。”

    “这半瓶应该够用五次。”

    夭夭素手中青玉源纹笔轻转了一圈,然后对着周鸢儿扬了扬雪白下巴,道:“将你的上衣脱了吧。”

    周鸢儿俏脸一红,但也听话的慢慢将上衣褪去。

    如玉般的肌肤露出,光洁白皙的玉背对着夭夭,藕臂环在胸前,那极为伟岸的饱满被挤压出诱人的曲线,让同为女生的夭夭都不禁微微皱眉。

    这么大……吃什么长大的?

    “紧守心灵,莫要被那凶煞之气侵蚀了灵智,否则会对你的神魂造成创伤。”

    周鸢儿闻言,也不敢怠慢,深吸一口气,心神凝定。

    夭夭见状,手中的青玉源纹笔沾了一些猩红粘稠的精血,然后缓缓的落下。

    笔尖划动,周鸢儿忍不住的戏了一口冷气,只因那笔尖划过处,犹如是岩浆拂过,带来着滚烫炽热的感觉。

    一道道晦涩的源痕,不断的在周鸢儿背上出现,如此约莫数分钟后,夭夭雪白皓腕轻轻一抖,最后一笔,随之落下。

    嗡!

    …………

    这源纹结束时,会有一道道凶戾的兽吼,在周鸢儿脑海中回荡,将其神智都震得微微昏沉,犹如是被诸兽噬咬。

    不过她有所准备,直接观想混沌神磨,神磨转动,那一道道暴戾的兽吼声便是被碾碎得干干净净。

    昏沉的神智渐渐恢复,再然后,周鸢儿就感觉到体内出现了一股热流。

    那股热流异常的滚烫,相当的凶蛮,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周鸢儿知道,这股热流,应该就是三十六兽开脉纹的力量了。

    于是她心念一动,引导着这股热流穿梭而过,直接是冲进了封堵的第五条大脉之中。

    热流冲进,顿时那原本闭塞的第五脉,开始出现了细微的松动。

    热流不断冲击第五脉,如此半晌过去,待得那道热流彻底消散时,那原本紧闭的第五脉,已是被冲开了一小部分。

    那种进展,让周鸢儿喜出望外,这种效果,不比她第一次使用玉灵瀑时差。

    这三十六兽开脉纹的效果,出乎她意料的好。

    按照这种效率,她有把握在一个月内,彻底将第五脉打通。

    …………

    大周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许多他国的间谍、内奸被发现,且一个个的在悄无声息下,被同一个人暗杀。

    从第一个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七日,有四十多名至少是养气境的他国内奸,被暗杀。

    每次暗杀后,那尸体一般都是残缺不全,死相极其残忍,同时会有一柄酷似匕首的尖刺留下,上面的痕迹数量,代表着暗杀的数量。

    而且每次暗杀,都从未失手过。

    人们并不因为这个而人心惶惶,反而十分支持这位神秘的暗杀者。

    同时,因为同伴们相继被暗杀,大周的许多官员也是露出马脚,被大周逮捕了许多间谍、内奸。

    周擎对叶梓非常感激,曾询问他想要什么谢礼,后者要的却只是「别打扰我就行」。

    他能怎样?当然是不打扰叶梓了……

    而周鸢儿也是每日使用「三十六兽开脉纹」,同时也学习了那下品玄源术「玄芒术」。

    这玄芒术特殊之处是一种压缩达,这种压缩法名为「漩炼法」。

    操控源气形成漩涡,高速旋转中,将源气不断的凝炼,最后当漩涡消散时,就能够修炼出一缕「玄芒」。

    这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是很难,毕竟想要掌握那个度并不容易,一旦力量过大,撕扯力过大,反而伤及经脉。

    而力小了,则是无法凝炼出那「玄芒」。

    周鸢儿刚开始也是屡屡失败,经脉中源气漩涡不断的散去。

    不过好在她神魂颇强,所以感知入微,在经过一次次失败后,也是逐渐的有了一些心得。

    所以仅仅一日的时间,周鸢儿已是能够在经脉中稍微顺利的掌控那「漩炼法」。

    玄芒术有两个层次,「青芒」和「紫芒」,周鸢儿经过多日的练习,勉强达到了青芒的门槛。

    而在周鸢儿待在深山中安心苦修,叶梓安心暗杀时,那齐岳却是过得极为的不畅快。

    只因这段时间,不论他们如何的搜寻,都是无法找到那三人的踪迹,玄芒术,更是毫无影子。

    而且最近突然出了个强大的刺客,暗杀各种间谍、内奸,就连他们齐王府的人,也被暗杀了不少。

    但他们也是无能为力,那人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根本找不到一点踪迹。

    所以齐岳也就暂时莫得办法,专心去搜寻玄芒术,可也是没有半点进展。

    “二公子,我们已经将搜寻范围扩大到了许多城市了,但却依旧没有半点他们三人的踪迹,就像彻底消失了一般。”房间中,齐陵面色难看的道。

    齐岳眼中寒芒闪烁,半晌后,方才道:“这种搜寻力度都找不到,我想他们,恐怕连尸体都没了。”

    齐陵眉头微皱,道:“你是说他已经被杀了?”

    齐岳咬着牙,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被谁杀的,但我却有着预感,玄芒术恐怕就在周鸢儿的手中!”

    齐陵面色变幻莫测,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上次的事后,叶梓也告诉了周擎,后者加大了对周元的保护力度,派人将周鸢儿所在的区域中,所有陌生人都驱逐了出去,根本就不可能再上演上次的事。

    齐岳眼中阴狠之色浮现,沉默了片刻,寒声道:“你去帮我将柳溪找来。”

    齐陵看了齐岳一眼,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照吩咐去做了。

    …………

    夕阳斜下,霞光笼罩了大周城。

    大周府,苏幼微完成了课程后,便是出了府,沿着街道往城南的家中而去。

    因为最近周鸢儿和叶梓都不在大周府中,所以她每日也没有在府中过多停留。

    少女身影纤细,笔直长腿轻轻的跳过路边沟壑,马尾跳动间,青春活力,倒是偶尔引得来回的路人投来欣赏的目光。

    她轻车熟路的穿过一条条的街道,而就在她再度转过角落时,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抬起美目望着前方。

    只见得那里,柳溪斜靠着墙壁,在其身边,还跟着数道身影。

    柳溪俏脸冰冷,美目冷漠的盯着苏幼微,后者那副清丽的模样,令得她眼中掠过一些妒火,冷笑道:“苏幼微,跟我走一趟。”

    “你做什么?”苏幼微柳眉微蹙。

    “哼,周鸢儿偷了齐岳的东西,将你带走,让他来换。”柳溪冷哼道。

    苏幼微闻言,俏脸也是微冷,道:“笑话,公主殿下也看得上齐岳的东西?”

    “牙尖嘴利的贱丫头!”柳溪柳眉一竖,喝道:“给我抓起来。”

    她声音一落,只见其身后,两道人影暴射而出,周身隐隐有着源气波动,赫然是两位开了七脉的实力。

    苏幼微美眸冷冷的望着那两道射来的人影,却是纹丝不动,只是待得那两人手如鹰爪一般,对着她抓来时,她陡然出手。

    只见得其修长玉指点出,指尖玉光萦绕,凌厉的源气缠绕,仿佛漩涡,撕裂了空气。

    嗤嗤!

    两指落下,那两道人影猛的倒飞了出去,肩膀处微微有着鲜血涌了出来。

    苏幼微玉手微垂,一股股源气光流缠绕在周身,令得她气势也是节节攀升。

    柳溪睁大美目的望着气势大涨的苏幼微,银牙都险些咬碎:“你竟然都打通第六脉了?!”

    “十天前就打通了。”苏幼微淡淡的道。

    以她的天赋和实力,以六脉对两名七脉,那也是丝毫不虚。

    在叶梓三人离开大周府的这一个多月间,苏幼微也并没有闲着。

    她得到了府主楚天阳的全力培训,毕竟与爆发型的周鸢儿不一样,在楚天阳的眼中,苏幼微这种稳定型的才能更让人放心一些。

    因此,这些时间中,也是在倾尽全力的训练着她。

    至于叶梓?

    那家伙开脉境随意秒杀养气境,不用管。

    所以,当众人进步的时候,苏幼微也并没有原地停留。

    柳溪心中无比嫉妒,却是冷笑了一声,“哼……”

    苏幼微俏脸面色一变,在她上空,一道气势汹涌的身影出现,一柄包裹着源气的长刀,竟是直接袭向她的脸颊。

    柳溪满脸狰狞之色,她看不惯的,都要毁掉!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