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 > 章节目录 31、怼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你!……”柳溪怒视着叶梓,但早已词穷的她,现在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憋的通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众人也是安静下来,在万人的目光中,叶梓将手搭在了苏幼微柔软的香肩上,不等后者说话,便是再次开口:

    “看你美若天仙,貌美如花,沉鱼落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吧?

    而且据我观察,你肯定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

    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终生属破马车的,欠踹!找个老公属螺丝钉的,欠拧!

    看看啊,你这小脸瘦得,都没个猪样了!现在把你丢到厕所里,厕所都能吐了,把你扔进黑洞里,黑洞也能自我爆炸了!

    你说你,本大爷我教你练刀,你练剑,你还上剑不练,练下脸!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偏去学醉剑,金剑不练,练银/剑!最终练成了醉银剑!

    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真是的,何必呢?!”

    一大串话从叶梓口中吐出,令得众人一片寂静。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兄弟实在有才,容我先笑为敬!”

    “噗,这柳溪绝对气死了,明明被骂的狗血淋头,但是除了禽兽和人渣之外,愣是没一个脏字!”

    “好帅啊!妈妈我遇到真爱了!”

    “哈哈,妈也挺喜欢这小伙子的……不对,儿子你是男的啊!”

    “…………”

    观众们爆出一阵惊天的笑声,其中还有不少人都是在嘲讽柳溪。

    “混蛋!”柳溪的脸色由白转黑,由黑转青,再到紫,再到分不出颜色,直接尖叫出声。

    齐岳也是脸色极其难看,但却大袖一挥,直接转过身去。

    这柳溪今天可是丢脸丢大了,而且是在这万人齐聚的场面,他可不想也成为人们饭后的闲谈。

    周鸢儿早已是扶着叶梓的肩膀,捂着小嘴笑的直不起腰来,以叶梓从上而下的视角来看,真是波涛胸涌。

    苏幼微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轻白了叶梓一眼,但俏脸上的笑意却是根本藏不住。

    柳溪被这“万众瞩目”,气的简直是要晕过去,但又拿叶梓没有办法,只能无能狂怒。

    楚天阳脸色极为严肃,实际上心中已经笑开了花,正色道:“行了,府试即将开始,你们给我安分一点!”

    说着,他又装模作样的瞪了叶梓一眼:“特别是你!”

    叶梓也立正道:“是!”

    刚起来的周鸢儿闻言“噗嗤”一声,又是俯下身去,香肩时不时耸动一下。

    台上,周擎和秦玉都是笑了笑,夭夭也是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齐渊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观看着,看不出他的内心想法。

    柳溪冷哼一声,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战斗尚未开始,双方已是火花十足,剑拔弩张。

    叶梓四人,在平台上的蒲团上盘坐下来,周鸢儿眯着美眸看了一眼齐岳和柳溪的身后。

    那里也有着两名身材高壮的少年,周身隐隐有着源气波动浮现。

    “那两人一个叫曹凌,一个叫范武,都是乙院中的佼佼者,如果没猜错的话,恐怕他们两人也都打通第六脉了。”苏幼微在周鸢儿身旁轻声说道。

    周鸢儿点了点头,多看了那两人一眼,因为隐隐的,她似乎是感觉到这两人气息有点异样波动。

    “咚咚!”

    随着众院的参加者上台,那钟声愈发的密集,最后伴随着一道急促悠长的钟声响起,府试终是正式开始。

    “丁院李通,挑战丙院吴剑!”

    “戊院柴炎之,挑战丁院孙青!”

    “……”

    当钟声落下的那一瞬间,顿时一道道低喝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有着一道道人影掠出,落在了空旷的石台之上。

    “我先来。”宋秋水俏脸凝重,站起身来。

    “甲院宋秋水,挑战乙院范武!”

    乙院那边,范武站起,直接是掠上高台,宋秋水也是紧随而来。

    双方没有任何的废话,在裁判的喝声刚落时,双方便是直接打开六脉。

    源气涌入体内,澎湃的力量,流淌在四肢百骸。

    两道身影暴射而出,脚下的石砖尽数龟裂。

    众人紧紧的盯着场中交锋的两人,双方的实力差距不大,自然斗起来也是不分上下。

    不过,当战斗时间推移下去,周鸢儿眼神猛的一凛。

    因为她感应到了,那范武体内的源气,开始隐隐变得狂暴起来。

    轰轰!

    范武攻势凌厉,每一拳都是蕴含着狂暴的源气,源气震碎了空气,发出低沉的音爆声。

    “结束了。”齐岳瞧得这一幕,淡淡的道。

    喝!

    范武咆哮一声,声如惊雷,竟是震得地面都是一抖。

    那蕴含着雄浑源气的一掌犹如刮起风暴,排山倒海般的轰向了宋秋水。

    砰!

    宋秋水虽然竭力阻挡,但那股力量却是强得根本无法抵御,一声闷哼,便是倒飞了出去,直接被震出了石台。

    于是,整个广场周围,惊哗声响彻而起,因为这甲院,竟然第一场便输了。

    高台上,周擎的面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而那齐渊,嘴角则是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周鸢儿俏脸微冷,美眸盯着那范武,片刻后,她眼中光芒一闪,道:“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们应该刻画了「沸血纹」”。”

    “沸血纹?”苏幼微疑惑的开口,叶梓则是静静坐在蒲团上,一言不发。

    “这是一品源纹,以源兽精血做引,刻画在身,能够燃烧体内精血,从而令源气更为狂暴凶猛。

    不过此法颇为阴损,在使用之后,自身精血会出现亏损,严重的甚至伤及经脉,以后修炼难以存进。”周鸢儿道。

    这沸血纹与九兽开脉纹有些相似,只不过却远没后者那般精妙。

    苏幼微俏脸轻变,道:“这种源纹,可是禁用的!他们怎么敢?”

    周鸢儿哼了一声,道:“他们做得很隐蔽,很难查出来,因为他们的身上应该找不到源纹。”

    “找不出源纹?那怎么刻画的?”苏幼微疑惑的道,对于源纹一道,她显然远没有周鸢儿精通。

    “府试之前,每日都在身体上刻画这道「沸血纹」,沸血纹的力量会残留一些在体内。

    所以,当随着他们战斗的加剧,体内血液会渐渐沸腾,如此就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周鸢儿缓缓的道。

    “只不过这样,对使用者的身体伤害更大,那曹凌与范武,日后说不定就得废了。”

    苏幼微忍不住的轻咬银牙,道:“真是好狠毒。”

    “看来齐王府还真是谨慎,即便有着齐岳坐镇,还是使劲诸多手段,以保不出意外,他们对大周府,可真是势在必得呢。”周鸢儿眸中寒光一闪,道。

    “他们使这般手段,应该是打算用范武,曹凌来消耗叶梓哥哥。”

    说到这里,周鸢儿看向叶梓,却是非常自信的一笑:“不过,叶梓哥哥可不会那么轻易被打败。”

    苏幼微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玉手紧握,道:“就算这样,我也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叶梓笑着拍了拍二女的玉背,道:“一群菜鸟,不值一提。”

    苏幼微白了他一眼,你和齐岳都是八脉,还说大话!

    不过,有了叶梓这句话,她心中也是不再担忧。

    周鸢儿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不过,虽然叶梓哥哥不怕这什么纹,可幼微她们……

    就在她心里想着应对方法时,忽有一个纸团被丢了过来,滚落在她身旁。

    周鸢儿怔了怔,将其拾起,缓缓的撕开,只见得那上面,有着三个娟秀的字:“清心纹。”

    “这个字……是夭夭姐?”周鸢儿一愣,然后抬头看向远处主台方向。

    在那里,夭夭正抱着吞吞,懒洋洋的看着场中,而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夭夭偏过头对着她微微笑了笑。

    显然,夭夭也看出了问题所在,不过她的源纹造诣比周鸢儿高深得多,所以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法。

    “原来如此…”

    而经过夭夭这一指点,周鸢儿也是立即明白了个中原因,当即微微一笑,对着苏幼微道:

    “幼微,那沸血纹,倒也并非不能对付,你伸出手来。”

    苏幼微有些疑惑,但还是如言的伸出手,那柔荑雪白,娇嫩而修长,指甲犹如小贝壳一般,整齐可爱。

    周鸢儿握住她的手腕,便是将挂在纤腰旁的天元笔取下。

    笔尖落下,在苏幼微掌心间迅速的勾画。

    她很快就收了笔,将苏幼微的小手握拢,低声道:“这是一道「清心纹」,虽然只能算做入门级的源纹,但在这里,却是有着天大的作用。”

    “清心纹?”苏幼微也是有些惊讶,这道入门级的源纹她自然是知晓,但却不明白这如何能够用来对付「沸血纹」。

    “待会他们沸血纹发动时,你便以此手,拍击其天灵。”周鸢儿笑道。

    虽然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但苏幼微还是乖乖的点点头。

    叶梓感到有些无聊,周鸢儿和苏幼微这俩姑娘倒是聊的欢,他作为全队唯一一个男生,就有些蓝瘦了。

    这时,宋秋水走了回来,面色有些羞愧。

    “对不起,我输了。”宋秋水垂头丧气的道。

    叶梓从乙院手中赢了一个时辰的玉灵瀑修炼时间给他们,然而他们还是在府试上输了,这让得他们感觉很对不起叶梓。

    叶梓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没事,这也不是你们本事不行,而是对方手段太高。”

    他抬起头来,看向那院首台处,只见得那齐岳也是将似笑非笑的目光投射而来,嘴角的弧度,仿佛已是胜券在握。

    “这么得意么…”叶梓收回目光,脸庞上始终是那淡淡的微笑。

    周鸢儿和苏幼微倒是齐齐轻哼一声,一人挽住叶梓一只手臂,对着那齐岳竖了竖小拇指。

    齐岳:……

    虽然他心里很不爽,但别人就不是这样的感觉了。

    看着两女那可爱俏皮的举动,不只是观众们,周擎和秦玉也是笑了起来。

    “啧,叶梓这小子艳福不浅啊……”周擎砸了咂嘴,叶梓有艳福与他没什么关系,但关键其中一个是他女儿啊!

    秦玉白了他一眼,道:“你年轻时不也是这样!”

    “咳咳咳,妻子大人,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两人在那聊着,夭夭的美眸也是盯着叶梓,放在吞吞身上的玉手微微用力,引得它一阵怪叫。

    吞吞挣脱出来跳到一边的凳子上,看了目不转睛的夭夭一眼,摇了摇头,似乎是在说“这个女人没救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