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 > 章节目录 64、东玄大陆队,全灭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在叶梓看见圣碑的时候,整个圣迹之地中,那诸多的骄子,也是瞧见了登上圣碑的两个名字,周鸢儿还在修炼大风雷,无暇顾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圣迹之地中,当即又是爆发出滔天的哗然声。

    “武煌果然也碑上留名了?”

    “不过那叶冥是什么东西?该死,竟然是东玄大陆的人?”

    “圣迹之地是我们苍茫大陆的造化,这些东玄大陆的人怎么混进来的?他们难道想要来抢夺我们苍茫大陆的造化?”

    “武煌真是无耻,竟然与东玄大陆的人联手对付周小夭!”

    “哼,原本还以为这武煌是个人物,没想到也是如此的不择手段,丝毫颜面不要,打不过别人,还要联手外人出手。”

    “的确厚颜无耻,若是被我遇见,定要吐他一脸口水!”

    “…………”

    哗然响彻在圣迹之地的每一个角落,显然,所有人都被圣碑上显露的信息震撼到了。

    当然,最让他们义愤填膺的,还是那个来自东玄大陆的叶冥。

    这是否证明,圣迹之地中,已经潜入了东玄大陆的骄子?

    他们的目的,显然就是来夺取他们苍茫大陆的造化。

    看来这一次,这圣迹之地中的水,非常的深。

    …………

    一座深山中。

    山巅上,武煌与叶冥站立,他们的眼中,源气涌动,目光锐利的扫视着茫茫山脉。

    唰!唰!

    有着四道身影脚踏源气掠来,落在他们身前。

    “没找到。”四人皆是说道。

    武煌皱了皱眉,淡淡的道:

    “之前我们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以伤换伤的伤到那周小夭,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修炼了源气,肉身强横,再强的伤势都能渐渐恢复,但周小夭却肉身孱弱,现在的他,是最为虚弱的时候。”

    “既然我们下手了,那就必须斩草除根,不能给他恢复的机会,不然对我们都是威胁。”

    叶冥也是点点头,笑道:“武兄说得很对,既然出手,那就不能留后患。”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一手了。”

    他笑着,然后抬起那漆黑的眼瞳,眼瞳中仿佛是有着漩涡流转,他眼前的世界,也是在此时出现了一些变化。

    世界变得灰暗,那茫茫山林犹如是变得虚幻了起来,而其中出现了一道道光团,那些光团,是源气的光芒。

    山林中源兽无数,所以叶冥直接略过这些光团,而是探寻着一些极为隐晦的源气波动。

    如此约莫数分钟后,他眼神终于是一顿,看向了北方,在那远处,有着一道细微的源气光芒。

    光芒极为隐晦,若是不仔细看的话,会直接忽略。

    “找到了。”

    叶冥双目闭拢,眼角有着一滴鲜血流淌下来,显然开启这种秘法,对于他的眼目也有所损伤。

    “走。”

    不过他没有理会,直接是率先对着北方暴射而去。

    武煌等人立即跟上。

    与此同时,在那远处的森林中,一道纤细的身影停了下脚步,正是夭夭。

    此时的她,俏脸微显苍白,但那眉宇间,并没有惊慌,反而是愈发的冷漠。

    “被发现了么……”

    她低声自语,玉手中握着一道卷轴,正是那道卷轴散发出光芒,将她的身躯笼罩,同时也遮蔽了所有的气息。

    但没想到对方手段也是不弱,依旧还是察觉到了她。

    轰!

    远处忽有一道狂暴的源气波动冲天而降,狠狠的轰向了夭夭。

    夭夭轻灵的掠出,避开了那道源气轰击,她抬起头,只见后方的天空上,数道源气光芒对着她疾射而来,已是能够看见武煌,叶冥等人。

    “周小夭,你的肉身孱弱,坚持不了太久的,还是直接束手就擒吧。”叶冥沙哑的声音,似远似近的传来。

    然而,对于他的声音,夭夭并未理会,玉手一握,又是一道卷轴出现,直接捏碎。

    咻!

    光芒笼罩了夭夭的身躯,她周身空间仿佛都是扭曲了一下,身影直接消失,下一瞬,出现在了千丈之外。

    武煌与叶冥见状,眼神都是一凛,暗道:“竟然连短暂瞬移的源纹都掌握了,好可怕的源纹天赋……”

    他们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的杀意更为的浓郁。

    “这种瞬移,穿梭空间,对肉身会造成负担,他毫无源气,绝对无法坚持太久。”

    “不能放过他!”

    两人脚下源气暴涌,速度猛然加快,直追而去。

    一行人一追一逃,短短半日,不知道穿过多少山脉,荒原。

    然而,那武煌与叶冥都是极为顽固,紧追不舍,丝毫不肯放松。

    而在那前方,夭夭脸颊也是愈发的苍白,这种赶路,对她造成了很大的消耗。

    只是,谁都没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夭夭明眸之中的寒意,开始越来越盛,在其眉心,一道古老的符文,若隐若现。

    突然,某一刻,夭夭似是失去了耐心,身形忽然的停顿了下来。

    “他支持不住了!”武煌与叶冥皆是一喜,身形疾掠而至,落在了夭夭的后方,而另外四人,也是拦住了其他的方向。

    “总算是认命了吗?”武煌淡淡的道。

    夭夭抬起脸颊,毫无情绪波动的望着武煌,道:“你以为你能活这么久,是因为你的能耐吗?只不过是我答应过鸢儿,你的命留着她来收而已。”

    武煌眼神一冷,道:“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吗……”

    叶冥也是脸色微沉,两人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出,狂暴的源气呼啸而下,狠狠的对着夭夭轰击而去。

    夭夭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源气攻势,冰冷着脸颊,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向眉心的古老符文。

    隐隐间,似乎是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将要被解开。

    轰!

    源气呼啸而至,不过,就在夭夭的手指距离眉心仅有半指时,忽然一道灿金色的身影暴射而出,直接一把就抱住了夭夭。

    两柄暗金色手里剑在光影中飞射而出,空气都扭曲了一下,那是速度太快导致的。

    “噗!”

    两道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那四人中的两人,都是直接被斩断了头颅。

    而夭夭的动作也被打断,武煌和叶冥都只是看到一抹金芒,身边剩余的两人,就已被灿金的雷霆剑气撕成碎片。

    血肉横飞之间,白衣少年挽着夭夭的腰肢,英俊的脸庞满是冷色。

    “天启·疾斩杀无赦!”

    他的声音如死神轻语一般,一声令下,那两柄手里剑便再次爆射而出。

    不过,带有秒杀效果的那柄对准了叶冥,另外一柄则对准武煌。

    两人脸色大变,手里剑已经飞至面前,狂暴的旋转力量不断撕扯着空气,他们只来得及疯狂释放源气,凝聚成极强的防御。

    然而,启光圣剑出鞘,划破虚空,斩出两道雷霆剑气。

    同时,在武煌和叶冥的护盾上,各有两道灿金色的剑气呈V字形迅速蔓延,如切豆腐一般,将他们全力输出的源气防御直接撕裂。

    “噗呲!噗呲!”

    来不及惨叫,叶冥的身躯被手里剑拦腰斩断,灿金色的雷霆及时冲出,将他的尸体都是湮灭。

    而那武煌,则是被切断了一只手臂,脸色惨白,摔落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仅仅不到五秒的时间,东玄发觉的五人全灭,自己,也是断了一臂……

    这怎么可能!!

    就在武煌怀疑人生时,叶梓却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不走,要我亲自送你?”

    武煌这才如梦初醒,也不说话,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捂着滴血的右肩,一瘸一拐的跑去。

    直到此时,叶梓那僵着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他目光深深注视着武煌,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杀了他。

    如果不是想留给周鸢儿下手,叶梓真想直接弄死他。

    武煌自然感受得到那股浓烈的杀气,慌不择路的加速逃跑着,心中升不起一丝恨意,只有深深的恐惧。

    作为源师,被斩断一臂,今后是别想修炼了,修为反而会持续跌落。

    除非他能修复断臂,并且打破心魔。

    但今天这一幕,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而且,武煌,也活不了多久了。

    “……”等到武煌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叶梓才低头望去。

    夭夭那柔软如绸缎般的娇躯紧接着叶梓,还带着淡淡的酒香味。

    她小脸苍白,眉心的光纹已经暗淡下去,只是埋着头,都快埋进胸前的饱满中了,也不说话。

    叶梓的视角能看到夭夭那嘟着的红唇,不禁摇头笑道:“怎么,还怕我生你气?”

    夭夭身子一颤,扭过头继续埋着,就是不理叶梓。

    黑爷爷曾嘱咐过叶梓,让他防止夭夭解开封印,这次她差点就解开了,叶梓很可能会生气的……

    叶梓无奈,道:“行了行了,下次有事记得用那块玉牌,也别自己逞强,更不准解开封印。”

    “……”夭夭这才抬起螓首,脸色苍白的她,具有一种娇弱之美,让人禁不住心生怜惜。

    她美眸与叶梓对视,脸色平淡,语气却是有些埋怨,小声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怎么可能,虽然咱们不是亲人,没什么心灵感应,但胜似亲人啊!”

    叶梓笑着开口,随后突然一俯身,将夭夭公主抱了起来。

    夭夭连忙搂住叶梓的脖颈,小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到那结实的心跳和温热的气息,不禁俏脸一红,看起来反而没那么病态了。

    “放,放我下来。”夭夭贝齿轻咬红唇,低声说着,两条白玉般的小腿胡乱扑腾着,“一点小伤而已,我还走得动……”

    叶梓翻了个白眼,抱着夭夭就往前走去,“伤可能不重,但你现在神魂之力都消耗多少了,再自己走路:怕是要晕过去。”

    “哪有那么夸张。”夭夭嘟了嘟嘴,抬头看向叶梓的侧脸,当年的可爱小男孩,现在都已经是个英俊潇洒的少年郎了。

    不过,她自己倒是没什么变化,硬要说的话,就是……

    更漂亮了?

    换一种说法,更美了?

    “走,带你去吃烤肉,我手艺可是一流的!”

    “不信,你从来没给我和黑爷爷做过菜。”

    “想多了,把“和黑爷爷”四个字去掉。”

    “好啊,偷偷给黑爷爷烤肉,还不叫上我!

    难怪黑爷爷总是偷偷抹嘴巴,我还以为是他偷喝酒了……”

    说到这里时,夭夭的语气忽然低了下去,搂着叶梓的藕臂紧了紧,头埋得更深了。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我手艺又有长进了……放心吧,黑爷爷肯定没事的。”

    “嗯……”

    “行啦,咱们去吃东西!”

    …………

    夜晚,某条小溪边。

    月光洒在溪水上,波光粼粼,清流见底的水中能看见鱼群、水草,美轮美奂。

    森林十分幽静,只有那一摊篝火能带来点光亮和温暖。

    火光将周围两三米都给照亮,能看见三座帐篷。

    嗯,是三座……

    夭夭坐在沙地上生着闷气,死死盯着面前妖娆绝美的黑裙少女,缠着叶梓嬉笑打闹,后者也是笑着与她交谈,顺便烤肉……

    所以为什么青鱼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啊!

    明明应该是我和小叶子的二人世界才对啊!

    “夭夭姐,愣着干嘛。”叶梓笑着递过来一大块香喷喷的烤肉。

    夭夭将其接过,“啊呜”着咬了一口,美眸瞬间亮了起来。

    “棒!”

    “啊呜啊呜啊呜……”

    见夭夭难得露出这种神情,左丘青鱼也忍不住了,对叶梓询问道:“我,我能吃了吗?”

    “哈哈,当然能。”

    “好耶!……唔,真好吃……”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