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序章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孔雀山挨在北域边上,年年入冬都要下好大的雪,积雪厚起来足足淹没人膝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破那天,漫天的火光照得夜幕通红,烧融了半个寨子的积雪。

    “带着小五!走啊!”

    “爹爹——”

    土匪火并,孔雀山的压寨夫人仓皇抱走了大女儿。女孩哭声凄厉,刺疼了她阿娘的耳膜。寨主有四个儿子,个个都是好手,以身为盾层层断后,手起刀落血溅当场。外贼讨不到好,愈发阴狠卑鄙,索性一把火点了房子,火势劈啪卷上梁木,房顶塌陷下来,父子五个转眼成了火下冤魂。

    “啊——”

    后坡山势陡滑,压寨夫人跌跌撞撞逃出寨子,一脚踩空滚下了山坡。那年的积雪着实厚,人翻进山沟里尚有一线喘息。她挣扎着撑起身,发现怀里的女孩摔了出去,立时惊慌不已,顾不得浑身的骨头碾碎般地疼,踉跄着到处摸索,万幸没出多远,就叫她在雪窝里找到了昏迷的女儿。

    “小五!小五!”她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死死抱着女孩的肩头,叫喊着拼命摇晃。

    “娘亲……”怀里的女孩掉下来时,一头磕在了乱石上,彼时尚不清醒,正一味地浑浑噩噩,混沌迷糊着嘟囔。压寨夫人心知等不得了,抓了把雪狠狠揉在女孩头脸上。

    “小五!醒醒了!听着,娘把你藏在这,你不能出声,知道吗?”女孩的脸被揉得通红,冰冷的雪扑在面上,确是清醒了些许,听得见娘亲哀哀叮嘱。她下意识想伸出手去捉住自己娘亲的袖子,却发现自个儿早已摔没了力气,浑身的骨头都仿佛碎掉了,疼到几乎失去知觉,根本动弹不得。

    夜很漫长,后坡仍然是黑沉沉的,唯女孩琥珀色的眸子清澈透明,在黑暗中像极了两颗星子。远处亮起点点火光,隔着好远,嘈杂咒骂之声却能听得一清二楚。女孩忽然一激灵,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娘亲!不……”她没有机会将话说完。压寨夫人强硬地捂了女孩的嘴,将她塞进雪洞,盖上枯草藏得严严实实。

    “小五啊,别出声,别怕。”压寨夫人脸上挂了血污,可笑起来远胜过寨里供奉在上的菩萨像。她应当是想摸一摸女孩的脸的,最终却未伸手,只是竖起一指在唇前,郑重地再次叮嘱:“好孩子,不能出声,你得活着。”

    远处的火光渐渐逼近,再也没了犹豫的时间。压寨夫人当机立断,狠狠压了一把洞口枯草断枝,回身迎着来时路奔了出去。女孩蜷缩在雪洞里,看不到外面的场景,脑中也乱糟糟混沌不堪。死一般的沉寂终被划破,她听得到压寨夫人绝望的呼喊。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透骨的寒冷让她愈发清醒,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敢出声,指甲刺破了掌心,许是冻麻木了,也感觉不到疼痛。孔雀山是座匪山,她的阿爹阿娘是匪首,可那又怎样?那又怎样!她不想失去这个家,为什么天总是不遂人愿,总要和她开这种诛心的玩笑?

    疼痛与寒冷吞噬了女孩,意识缓缓归于模糊。上一次这般冻饿交迫,孤苦无依,还是两年前了吧,阿爹看她可怜,才带她回来养。阿爹,阿爹……女孩的眼泪刹不住,她不知道阿爹如何了,想来和阿娘在一处了吧……

    孔雀山上没有孔雀,一场火过后,更是什么也没有了。偶尔一只山鸟跳上枝头扑棱翅膀,引起一点声响,抖掉了一撮雪。

    天刚蒙蒙亮,路上已有早行的客商。

    “这趟着实辛苦姑娘了,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听说刚刚闹了匪,唉……万一出点什么差池,可怎么好。”马车里,丫鬟模样的女子满面愁容,挑帘看了眼外头,回过头来想倒些水,打开暖笼一摸却是冷的,不由得又叹起了气:“这,姑娘,咱们赶了一夜的路,热水都没有了。”

    她口中的姑娘端坐正中,是个年轻妇人的模样,一直合着眸子,听大丫鬟语带不平,方掀眸道:“言多必失,这些话别再说了,仔细叫别人听了去。”其实妇人手中暖炉也早已凉了,这趟回程正赶上孔雀山有乱,不得不星夜兼程,绕路而行。

    妇人其实也有怨言,平日倒也罢了,这一次年关将至,还不得不千里迢迢赶去那地界,换作谁人又能平心静气?奈何落人以柄,受制于人多年,只能假装习惯。好在这辈子不会有儿女缘分,这种表面风光,暗里心酸的日子,到自己也就是个头了。

    “哎呦!嘶……哎呦……快快,扶我一把。”

    道上车轮碾轧,积雪化作了冰,常有行人车马打滑。这家的小厮忒皮实,瞧见道路结冰,跳下马车想去探探路,谁料自己先一下子滑倒,四脚朝天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去瞧瞧,没得大惊小怪。”妇人蹙了蹙眉。丫鬟应声退下,掀了帘子出去查看,很快便回来,道那小厮摔得不重,只是青紫一片,看着怪骇人的。妇人点点头,吩咐停车休息:“也好,告诉后面,都停了,歇一歇。叫小子们生炉子烧水,给大家都煮些吃的。”

    “嗳,好。”丫鬟跑去后头,随便点了两个小厮,抬下炉子到背风处,抽了点枯枝,打着火折子生火。附近也没有河水,丫鬟看着高处树桠上的积雪还算干净,踮着脚收了些,要带回去化开烧水,一不小心被什么绊倒,摔得比那赶车小厮更难看。

    “哎,真是的,什……啊!啊——”丫鬟叹口气,自己坐起身来,气呼呼瞪一眼绊倒自己的树桩,这一眼可闯了大祸,险些将她吓掉了魂,见了鬼似地大喊起来,“姑娘!姑娘你快来啊!快来人,这有个孩子!”

    雪堆里头哪里是什么树桩,分明是个冻僵了的小女孩。丫鬟也算有胆识,乍一下被吓得不轻,立刻还能回过神来喊人,边喊着边动手去将女孩挖出来,怀着一丝希望不停摇晃着。

    车里的妇人听见叫喊,手上一颤,一串黄花梨珠子“啪嗒”滑落地上。她也不瞧一眼,急慌慌下了车去。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