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剑影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一声尖叫似乎还不够,呵斥声、叫嚷声、哭嚎声,掺杂在一起,比周探花的岳母闹得还厉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沈渊也说不出什么感觉、道不清什么缘由,一股无名之火腾地冒起来,撵着她扯了架上三尺剑,怒气冲冲地下了楼。

    外面对她而言很冷,她竟也顾不得,也听不见别人说些什么喊些什么,倒是看清楚了发生何事。

    花厅里果然有个醉鬼,正按着个小丫鬟,大庭广众之下欲行不轨,将人家衣服撕得凌乱。这会前厅本已没什么人,只留几个仆妇洒扫,一时间都不敢上前搭救,那个可怜的小丫鬟哀求哭号,尖叫痛呼之声不绝于耳。

    这是哪来的登徒子,嫌自己命太长么?沈渊眯了眯眼睛,抢在护院小厮赶回来之前,一剑砍翻了那醉鬼。

    她只是气极,并没有失去理智,所以利剑并未出鞘,只是把人给砸晕了。醉鬼晕过去之前,居然还傻里傻气地冲着她笑,让她更觉得不可理喻,直接吩咐小厮抬出去,丢到大街上不必再管。

    发完了这通脾气,沈渊手一软,“哐当”一声,夺命龙掉在地上。阁主这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扑过去将她搂在自己怀里暖着。大丫鬟紧随其后,训斥几个小丫鬟别愣着,快些过来搭手。

    沈渊身上冷得很,浴桶里撒了足足的艾叶,她泡在里面,被热腾腾的水汽熏着,才觉得舒了一口气,继而开始懊悔自己过于冲动,少不得又要劳烦沈涵收拾烂摊子。

    阁主却一句也没怪她,只是心疼她忽然病情发作:“已经开了春,本来都好好的,又被这些人闹得不安生,也是活该他被丢出去。”

    “也是我冲动了,”沈渊靠在浴桶边上,有气无力地接着话,“阿娘,我好累……我想回栖凤,我想回家……”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几乎要睡着了一样。

    阁主爱怜地为她梳理着发梢,温声答应着:“好,等渊儿好起来,咱们不光回栖凤,再雇上镖队,继续去西南,就像你小时候一样……渊儿?别睡,等会去床上好好睡……”

    沈渊听了话,撑着精神没睡过去,泡好了澡,换上熨帖的细棉寝衣,方躺进暖好的被窝里。她身边的两个丫鬟铺了被褥,留在旁边软榻上值夜。阁主守着沈渊睡下了,才悄悄出了房间去。

    待回了自己房间,阁主更衣梳洗过,由大丫鬟取了玫瑰香膏润手。阁主已年近四十,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因着保养得宜,倒也没有别的不妥,又天生一双和善的弯弯笑眼,一见便生亲切之感。

    方才沈渊提起栖凤,她有些鼻酸。栖凤是南方的一座小县城,也是阁主的故乡。沈渊那几年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在栖凤度过的。

    阁主娘家姓墨觞,在娘家时有乳名为“鸳”,与沈渊同音不同字,正是如此才觉得有些缘分。墨觞家自上一辈起,做盐商生意起家,那时候,墨觞鸳守寡多年,唯一的女儿也未留住,墨觞家的老夫人病势垂危,唯独遗憾这辈子没有孙辈绕膝。

    老夫人去世之后,墨觞鸳外出打点盐业,回程时听说山里闹土匪,小厮赶着车专门绕着走,偏巧撞见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墨觞鸳将小女孩带回了家,取名叫墨觞晏,在祠堂磕了头,权当圆了亡母的心愿。

    墨觞鸳正回想往事,耳畔先传来大丫鬟的担忧:“夫人,今儿这事儿……不是奴婢多嘴,小姐今天也太莽撞了些。”

    “的确莽撞,可她的身子坏成那个样子,难免性情大变。”墨觞鸳心里叹口气,今天教训那位周探花,她全程都是知情的,甚至帮着一同安排,可是后来沈渊剑指醉鬼,着实令她受惊不小。

    大丫鬟仍不放心,又道:“可是,咱们到底是这样的地方,万一那个人醒了闹起来,吃亏的也是咱们和小姐呀。”

    墨觞鸳反而不以为意:“这倒无妨。真出了事,上头还有主子,沈渊是他要的人,布置了这么多年,不会叫别人欺负了她去。”正说着,阁主的神情稍见黯淡,似是不忍。

    玫瑰香膏的味道甜香轻软,大丫鬟低着头按揉,抿了抿嘴唇。这个话题是护身符,也是忌讳。

    “姑娘,奴婢都看着呢。”大丫鬟犹豫再三,还是抬起了头,双手握着墨觞鸳的手道:“小姐和那姓离的公子是良缘,姑娘也未有过阻拦,可将来若是主子问起来,姑娘可怎么回答?”

    冷香阁主的神色愈发黯然,大丫鬟所言无差,不过将多年的困局挑了明。当年捡到那个小女孩,她是真心想收作养女,谁能料到,她自己受制于上头的主子便罢了,还将这孩子拖进了深渊。

    “更何况,小姐也大了,这个岁数的姑娘家,哪有不嫁人的?就算他们两个人儿自己不在意,可主子在上头盯着,早晚要出大事儿的呀。”

    大丫鬟絮絮念叨着,一字一句都戳在了要害上。从栖凤一路到了京城,她们家那位小姐还以为日子自在,却不知道自个儿早就成了笼中鸟。

    “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算了,不说了,今天事多,早些睡吧。”墨觞鸳抽回了手,躺下盖上被子。大丫鬟解开床边挂钩,放下里面一层海青色的绣花床帐,轻声退下去,同样铺了被褥歇在软榻上。

    天还未擦亮,路上就有早起的摊贩脚夫、仆妇下人看见了冷香阁外的滑稽场面,昨夜那个醉鬼犹自酣睡,四脚朝天,鼾声如雷。

    “这不是陆家老大吗?他后娘这是不管他了?”一个小贩挑着扁担路过,踮着脚瞧了一眼,高声吆喝了一声。闻声而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偶尔有一两个昨晚上路过的,添油加醋讲了缘由,人群便笑起来。一个富态老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后面三四个小厮,扒开人群将地上那人抬了出去。

    “去去去,看什么看……都滚滚滚,滚了!”富态老头梗着脖子,挥着胳膊大声驱赶着人群,可周围指指点点之声更甚,老头的面色也更加阴沉铁青。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