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明月夜(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呸!破烂玩意儿!”老头伸着指头指着冷香阁大门,嘴里不干净地骂了一句,眼神凶恶阴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后来的事,人们都说,自冷香阁开张以来,从未发生过那样的大乱。

    那个富态老头姓陆,就是挑扁担小贩口中“陆家”的家主,陌京城中一米行老板。那醉鬼是陆家的庶长子,青天白日被丢在青楼大门外,陆老板深以此为奇耻大辱,纠结了一帮打手喽啰寻衅报复。

    “不知死活的小娼妇,老子叫你知道厉害!”

    陆家行商走市,养的打手都是些目无王法、好勇斗狠的泼皮。冷香阁的小厮抵挡不过,墨觞鸳上前劝阻,被那陆老板一个耳光扇到地上,两个喽啰立刻左右架着她。陆老板叉着腰,嘴里不干不净,逼着墨觞鸳交出伤人行凶的女子。

    “冷香阁为何会伤你家公子,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墨觞鸳怒目而视,虽嘴角渗着血丝,鬓角也散乱着,气势却一点也不弱。

    陆老板骂咧着,扬起巴掌又要打人,忽然重重一击砍上他后腰,他腰肥体胖站不稳,嗷嗷叫着脸朝下摔趴在地上。他还以为自己中了刀,吓得吱哇大叫,手脚并用地翻个身,慌忙去摸自己后腰,一伸手并没有血迹,他反而愣住了,一抬头对面有个女子怀里抱着剑,看街边污秽一般拧着眉盯着他。

    沈渊在楼上就听见了动静,因着寒症尚未好转,本也不欲理会,还是有小丫鬟上去报信说,那群闹事的伤了阁主。沈渊心头那股无名之火又冒出来,不顾劝阻出了手。

    她起先还保留着清醒,剑未出鞘,只是打翻了陆老板,陆老板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坐在地下仍不断叫嚣着:“打!狠狠地打!打个半死拖出去发卖了!看这小娘们还怎么猖狂!”

    那群打手才不会在意什么理智,下手都是凶残狠辣,举着货真价实的砍刀棍棒就要砍要杀。沈渊清楚自己的斤两,锋刃出鞘,只以智取为上,先砍翻了挟制着阁主的两个喽啰。护院小厮没了顾虑,纷纷抄起家伙什参与到一片混战中,好好的一座青楼顿时变成了斗狠场。沈渊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打晕的,只记得后脑一阵钝痛,隐约听见阁主的惊呼。

    陌京城里永远年岁漫长,新鲜事一桩接着一桩,从来都不会短缺了。人们日复一日重复着旧日子,听着新热闹,没有谁会刻意去铭记什么,从前的事儿也很快就淡忘了。

    “凡是锦绣班的人,全都赶出去,东西也都丢出去。”

    启仁十六年夏,冷香阁后院偏院角落里,墨觞鸳指挥着健妇小厮,将刚刚雇来没多久的吹弹班子里,一个弹月琴的琴师打了一顿,下手并不很重,却刻意砸坏了他的琴,同时将整个班子都赶了出去。

    彼时已是夜半,偏院仍然一片灯火通明,墨觞鸳的脸色不善,盯着手下人将那名琴师拖了出去,深深拧着眉心回过头,朝着冷香阁二楼,某个房间的方向剜了一眼。

    “夫人!夫人您开开恩啊!两个孩子还小,被赶出去可怎么活啊!”一个中年妇人忽然扑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孩子。其中女孩年纪大些,瘦瘦小小的,领着相对白胖的小男孩。

    三个人围了一圈,抱着墨觞鸳的腿不放手。两名健妇立刻上前驱赶,那妇人却铁了心,死死抓着裙角不肯松手:“夫人呐!双喜犯浑,您赶他走就是了哇,我们可都无辜啊……”整话未说两句,妇人便开始一味嚎啕,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墨觞鸳显然没有耐心与之纠缠,招招手示意小厮上前,强行将她拉开:“你们同在锦绣班,我若只赶走一人,难保留下的不会心生怨恨。冷香阁也是做生意的地方,不是施恩慈善的粥棚,吴大嫂子,这大庭广众的,还是给自己留些体面吧。”

    “若要斩草除根,就该将那罪魁祸首,一块儿赶走不是?”

    一句娇俏清脆的戏谑远远传过来,显然是在一边看够了好戏,终于忍不住要出声。那声音的主人走的是陌京城中,年轻女子间正风靡一时的“拂柳步”,行走之间娉娉袅袅,婀娜多姿,恰似二月风过柳梢头。

    来人披散着及腰长发,用一根细长的白玉簪子随意挽了挽,鬓边簪了一朵开得正盛的斗雪红。朱红花色映衬之下,浓黑如墨的发丝和被遮去小半的雪白瘦削的脸,形成一种美艳却诡异的对比,在满院灯火映照下格外扎眼,左眼角下描了一朵银红色的七瓣海棠花,点的鹅黄蕊心,笔触细腻锋利,将唇上饱满朱砂色的艳丽硬生生压得毫无光彩。

    比之四年前的鲜妍水灵,此时的沈渊早就褪去了青涩,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称得上成熟风韵。那张脸仍然是美的,却因整日不问事、不会人、不见光,以至整个人没有几分生气,脾气也变得不好相与,更妄谈什么好气色,活像一座冰雪雕成的清瘦琉璃美人尊。

    墨觞鸳还未见其人,闻得其声已经蹙起眉心:“怎么这会出来了?”等来人从阴影里整个走出来,她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天儿热,睡不着。”沈渊扯了扯唇,抬起眼帘瞥了一眼地上拉拉扯扯的吴大嫂子和两个孩子,嫌恶地挪远了些,与墨觞鸳站到一处,“夫人,这大嫂子既然不愿意走,不妨就让她们留下?”

    “晏儿,别胡闹。”墨觞鸳看她一眼,眼神有点无奈,语气却不容置疑,“我刚才说的什么,你也不是没听见。”

    沈渊一直侧着脸稍微低着头,眼睛瞧着地上的吴大嫂子,闻言,从鬓角碎发下斜着向上抬起眼,眼仁中只有一点微弱的光,倒是清澈透亮如天上月,可是叫人看一眼就觉得冷飕飕的。

    好在,她也只与墨觞鸳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个含糊不明的笑,飞快地又低回头去,笑眯眯地打量着吴大嫂子身边那个小女孩:“夫人你瞧,这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叫她留下,岂不是大有妙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