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观莺(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沈渊是个极聪明的人,没有冒冒失失进去,躲在门口花丛边上,边探听着边随手掐了朵花儿,只消听了几句就明白了前因后果,于是才刻意出声,搅合了这么一场,随着好问问前面的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整整四年了,沈渊几乎不见太阳,皮肤才会像雪一样白。起初三年汤药不离口,整日或躺或倚,自是不便行动,后来停了药,她也习惯了,不想动了。且两年前,沈涵调离京城,回了沈氏一族世代镇守的西北,她跟更是没了什么人可见。临行前,沈小将军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这个妹妹。

    那个陆老板伤了沈渊,被沈涵知道了,布了个局,叫陆家几乎家破人亡。沈渊听闻此事时正在服药,没多说什么,只是异乎寻常地听话,没再闹着不肯喝那碗苦药。

    她本以为一年年就会这样过下去,冷不防听说又有了头牌,难免就要想起明香姑娘,又目睹了后院一出闹剧,再听完阁主一番讲述,她对这位头牌娘子的兴趣浓厚了不少。反正同在冷香阁中,早晚都是能见到的……回了房间,沈渊重又简单收拾过,躺回床上眯起眼睛,细细盘算起来。

    消沉郁闷了这么久,也许是时候重见天日了,不然怎么对得起,别人一腔诚挚对自己的好呢……沈渊按着自己心口处一点温热,忽然有点想哭。

    平安长大挺不容易的,当年土匪山破,阿爹阿娘给她搏了一条生路,想来也不是为了叫她一辈子躲在屋子里,见不得人,也见不得光吧。

    每每想到这儿,沈渊都是纠结的,思量得深了头脑便会痛。罢了,多思无益百年,这个道理她懂,只好长舒一口气息,抱着松软馨香的被子合眼入眠,无论世事如何进展,都随之去吧。

    花棂窗只稍微开了一点,边缘缀着一层轻纱,夜风里的暑气消尽了,透过缝隙吹进来,卷裹着凝神沉水香,在整间屋里盘旋而上四散开来,外间值夜的丫鬟本靠着美人榻扶手昏昏欲睡,被这凉凉的香味一扑,反而有了精神。

    冷香阁的夜是安静的,并不如外人意淫那般昼夜笙歌——当初沈渊不想回将军府,沈涵也是考量了许久,才肯放心同意了。至于她为何不想,也许是习惯了在养母身边,抑或是不愿遭人白眼、被那些权贵们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莫说没有经历青楼这一遭,好好的小姐被人拐了去,那些人的揣测中,就不会有什么和善之言了。

    若要怨,只能怨命运造化。陌京城拢共就这么大,她这张面孔太扎眼又早现了人前,即便有意编排遮掩,也会有瞒不住的那天。

    夏日的天亮得很早,人往往也因着暑气睡不很长。沈渊房里的两个丫鬟早早就起了,放下窗边层层叠叠的浅檀提花冰绡纱帘,不让刺眼的阳光透进来。帘上海棠花样细若针尖,是栖凤才有的手艺。

    常年累月不见天日,沈渊的眼睛似乎出了些问题,总睡不安稳,偏生她有点怕黑,也不能挂上厚厚的帘子不透一丝光亮。她自己都打趣,如此这也不好、那也不成的,这辈子怕不是个只能享清福的命了。

    灶间炊烟落下时,冷香阁上上下下都活动起来。前厅早已洒扫妥当,依稀能看出前一晚的花团锦簇。往来有许多小丫鬟,三三两两或提或抬,往各处送着茶水饭食。若是留心,不难察觉她们悄悄咬着耳朵。这无可厚非,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总是枯燥的,偶尔有点波澜就会被当成上好的话头,劳作时与小姊妹说上一嘴,也是解闷。

    后院的斗雪红开了一夜,花瓣上挂了露水,一颗一颗晶莹剔透。趁着朝露未消,轻轻一碰便滚落而下,统被收进雪白小瓷瓶。绯月收满了一整瓶,扶着有些发酸的后腰直起身,顺手揉揉眼睛,等着绯云洗好了茶具,一起向回去了。

    日头慢慢爬高,沈渊醒时,天大约已经全亮,外面的阳光正好,直直照在前院大缸里的大荷叶上,打下来轮廓清晰的圆圆影子。沈渊屋子里却阴凉,大冰鉴冷气袭人。光线很柔,是从纱帘细细密密的经纬缝隙里漫进来的,游离在整个房间里,织就一张千丝万缕温吞吞的网,将温暖的气息也带进来几缕,使得屋内恰好冷热适宜。

    简单用过早饭,丫鬟服侍着沈渊换了一身轻薄些的花罗圆领衫子,晴蓝底色上绣着小簇小簇乳白色的重瓣蔷薇花,领口缀一颗小指大的珍珠,内衬雪白交领小衫,下着一件织银百褶乳白月华裙。

    “今天不梳辫子了,出去走走,盘个髻。”给她梳头的绯月刚拿起桃木嵌宝梳子,沈渊便嘱咐了一句。绯月答应着,手下利索地蘸了鲜花露,一绺绺梳理起乌亮长发,为她绾了一个小巧的堕马髻。

    沈渊早挑好了首饰,一字排开在妆台上,只消一点下巴,丫鬟立刻会意,间错点缀在她发间。发髻正中别一只点翠五尾流苏小青鸾,后面便是累丝镶嵌玳瑁木芙蓉花簪,并一对莲花纹白玉扁簪。沈渊亲自动手,化开胭脂,在泪痣处勾了朵海棠,又点了薄薄一层绯红口脂,除此不再施任何脂粉颜色。

    她是扎了两对耳洞的,小的时候,算命的说她命里有煞,要破一破。沈渊不太喜欢这种说法,故而只常年戴一副细小的赤金重瓣海棠耳钉子,多出的那对因为久不见人,很少戴配饰。今天她却忽然有了兴致,亲自挑出一对油亮的翡翠滴珠坠子戴上,拿起一把团扇随手递给绯月,掩了妆镜,起身出了房门。

    二楼的垂花走廊这些年来一直未变过,扶栏每日必有粗使丫鬟擦洗两次,已然有了岁月沉淀的光泽。沈渊走得随心,漫无目的地迈着步子,绯月跟在她身后轻轻打着扇子。

    白天一般没什么人,尤其现在天还热着,人就更少了,偏偏这二楼西头时不时传来阵阵调笑之声。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