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示好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决心要争头牌前,观莺也做足了准备,打听过花魁的近况,得到的答复都大同小异:闭门静养,懒理人事,汤药不离口,病弱无颜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生怕传言不足信,再三确认过之后,观莺才逐渐放下心来,心想无人与自己相争,就只管当楼上那位是个摆设,大不了自己主动上去,见礼问安,留个好印象,只要下了楼来,冷香阁还是自己独大。

    观莺知道阁主是不待见自己,才会故意闹大动静打发了整个吹弹班子,消息还不早不晚、不偏不倚落进自己耳朵里,摆明了是要杀鸡儆猴。她原本不在意,可如今不出门的花魁不光出门了,还开始重整旗鼓,莫非要与自己一争高下,都说阁主与花魁是母女,花魁若真是刻意选在此时与自己相争,怎知不是阁主的授意?

    思及这一处,观莺不禁冷笑了一声:好啊,好得很,为了打压她,连病歪歪的女儿都能舍出来,这冷香阁果真是个好勇斗狠的地方。四年前那出闹剧时,观莺才刚入冷香阁不久,可是都记得清楚。

    她大着胆子,躲在楼上墙根处偷看,厅里乱得很,她只瞧见那穿红衣服的女子身手好得很,可惜没什么气力,没几下就招架不住了。后来别人告诉她,那个女子是位花魁,她还咂舌了好一阵。

    “一个病怏怏,又不解风情的女人,真能和我争?我倒不信了……”甩了甩帕子,观莺抬起手,打量着自己红彤彤莲花瓣似的指甲,决定暂且先忍下来,看看这墨觞花魁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她立刻行动起来,亲自动手拆了高高的惊鹄髻,改梳了个简单的圆髻,脑后乖顺地垂着燕尾,一应首饰都去了,只在髻底别了一支银杆滴珠青玉簪,戴了一对简单的银叶子耳坠。

    新上位的头牌当真是下了决心,要好好做地小伏低一次,特意又换了素色的衣裙,连眉眼都扫淡了许多。幸而她天生长相浓艳,离了鲜艳的装扮倒也不显姿色黯然,反而更衬托出其丽质天成,是个得天垂爱之人。

    观莺放缓了脚步,略弯着点腰背走上了三楼。到了楼梯口她才意识到,三楼似乎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她只迟疑了一下,果断伸手去叩门。一下,两下……她自己都开始觉得此举愚蠢时,门却开了。

    沈渊的房间在里面,且主仆三人都在内室说话,开始还以为听错了,又笑谁会如此愚蠢,守着个楼梯门敲个不停。听见叩门声一直在响,沈渊方才遣了绯云来查看。

    观莺见到这个熟悉的丫鬟,不由得有些意外,很快又反应过来,挂上一个笑容:“哟,是你呀,我来见花魁姐姐的,快带我去吧。”

    “你来见我家小姐?”绯云也愣住了。

    观莺的笑容自然了许多,和气地笑着道:“是呀,我从前没见过花魁,不知道轻重,多有得罪,特意来找姐姐认错讨饶的。好姑娘,你就带我去吧。”

    绯云却不吃这一套:“娘子抬举奴婢了,既是来见花魁娘子的,就请随我来吧。”说罢依礼躬身请观莺在前,自己上手合了门,又回过身引观莺至沈渊房门外,扬声通传:“小姐,是观莺姑娘来见您了。”

    “进来吧。”沈渊在内室回了一声,抬眸瞥了绯月一下。方才绯云正给她涂白芨水,才刚涂了两管指甲就停了,她正晾着手指等着,既不起身相迎,也不多看观莺一眼。

    “姑娘请坐。”绯月已会了意,迎了观莺到外间小圆桌边坐下。

    观莺也冲她点点头,回了一个礼貌的笑,却并没坐下,而是顺势虚扶一把绯月的手,径直朝着沈渊走过去。沈渊就坐在内间软榻上,静静看着观莺擅自进了内间,也不出言制止,只用一双毫无波澜的桃花眼盯着她。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观莺心口像坠了块石头,根本做不到视若无睹,被多盯一毫一瞬都难受。她好像开始有点理解,为何传闻中的花魁是个孤高清傲的女子了,这个女子根本不需要言语,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望而生畏。

    饶她是烂泥潭中挣扎出来的,也不免生出几分怯意。稳了稳心神,观莺还是努力笑得真诚,规规矩矩地向沈渊福了一礼:“花魁姐姐好。之前都是妹妹猪油蒙了心,认不得真神,对姐姐多有冲撞,还请姐姐别见怪。”

    “无妨,坐吧。”沈渊放缓了目光,复又垂了眼帘专注于手指。绯云已经坐回脚踏上,捧着她手继续涂指甲。

    观莺飞快一打量左右,正想去榻桌另一侧坐下,绯月却已眼疾手快地搬了小圆墩,不偏不倚安放在她身后:“姑娘请坐。”

    “好……”观莺坐下的动作有些僵硬,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现在都没了由头说。她绝对不肯无功而返,讪讪笑了笑,小幅度地左右瞟了几眼,很快又拿定了主意,主动凑上前将绯云往边上一挡:“姐姐在涂指甲?不如我来吧。”

    “不劳姑娘费心,还是奴婢来吧。”绯云身子被挤到后面,手上却未松开,不卑不亢地婉拒着。

    观莺自有说辞:“姐姐是冷香阁的花魁,伺候姐姐原本也是分内之事,总不好叫别人说,我刚得了些脸面,就忘了本分了?”说着就伸手来接小刷子。绯云不好直接推开,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上。这胶着难解之际,沈渊也看够了观莺的表演,终于给了彼此一个台阶。

    “也好。绯云,交给观莺吧。”沈渊抽回手,绯云也随之松了手,观莺顺势接过,身子轻巧一侧,倚靠着榻沿曲膝坐在脚踏上,正好将沈渊的手置于自己膝头。期间绯月挪走了盛着白芨水的小砂罐,从榻桌上换到小圆墩上,正好离着观莺近了些。

    这主仆三个虽来不及说话,心思却都想到了一处——观莺既然要献殷勤,她们便陪着她将戏做足,且看折腾完这一出,她会不会消停下来。

    观莺没防备,乍一碰到沈渊的手被冰了一下,她应变得也快,立刻夸赞了一句遮掩过去:“姐姐的手真好看,就和刚剥开的红菱角似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