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花开两朵(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这一冰也让她更相信了,墨觞花魁的确体弱体寒,成不了气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于是她的心情愈发好起来,笑得也愈发甜,一毫一厘,一方一寸,不吝精细地慢慢蘸涂。

    “是吗?你的手也好看。”沈渊回应得平淡,观莺照样毫不在意,还能接上一句“多谢姐姐夸奖”,心里想着那是自然。两个人的手放在一起立见分别,观莺夸沈渊“红菱角”,更像在夸赞自己——她的手指也白皙纤长,却透着健康的浅粉色,手上有肉,摸上去温温绵绵。观莺的动作越慢,两双手放在一处的时间就越长,她看着也越欢喜。

    她可以感受到,花魁的目光在自己手上停留,她便抬头笑笑,面生红潮,娇羞万方。这惹得主仆三个不约而同想到古怪处:这头牌莫不是将花魁当成了她的客人,才会露出这样撩人的情态?

    白芨水涂过一遍后要自然晾干,然后再重复两次,在观莺有意的慢动作加持下,涂到最后一遍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中间空档时,沈渊叫绯云去沏了茶来奉上。绯云知其意,应声退出去,另外取了套不常用的茶器,沏了壶嫩绿明净的小兰花。

    “坐吧,喝杯茶歇歇。”沈渊看了一眼榻桌对过,让了观莺坐,绯云便将茶盘安放在榻桌正中,分别奉于二人。观莺笑吟吟拢袖接了,甫一接近已觉兰香萦绕鼻尖,待到低眸啜饮一口,更不由得一阵赞叹:“姐姐这儿的茶果然好,滋味甘醇,还有一股兰花香气。”

    沈渊拈着淡青冰裂小瓷杯,轻微晃着赏玩玲珑剔透的杯沿:“这是南边过来的兰花茶,采制时正值山中兰花盛开,茶叶沾染着兰花香,外形又芽叶相连,形似兰草,才会有这个名字。”

    “原来如此,是妹妹见识浅薄了。”观莺点头应承着,继而叹道:“说起来也是我福薄,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从前不见客人时,房里哪有什么茶叶呢,偶尔有点茉莉香片,我还欢喜得紧。”

    这话属实不假,她当上头牌也不过第一天,寻常的姑娘全靠着客人恩赏过日子,衣食皆有定数,是没有多余的银子撑场面的。她这一趟穿戴得素净,若非之前见过她张扬的样子,沈渊没准真的就信了此时她面上的戚戚愁色。

    沈渊放下茶杯,抚袖正色道:“你自己也说,都是从前之事。往事不可追,如今你已是头牌,便只管做好本分,自能够得了你想得的。”

    说到这,清亮如水的眸光又打量过去:“手指甲染得如此鲜艳,衣裳首饰却都灰灰暗暗的,这是做什么?好好一个头牌,竟连如何打扮都不会了?”

    沈渊这话厉害,观莺面上快要挂不住,不知所措地快速眨着眼,张了张嘴辩驳不过,只好变成一个尴尬又勉强的笑容:“呃,嗯……这不是,这不是要来拜见姐姐,在姐姐跟前儿尽一尽心,这……穿戴简单些,更显诚意嘛。”

    “嗤……”沈渊事先没防备,一下笑了出来,虚虚掐了一把兰花指半掩在唇前,含着笑意瞧了观莺一眼:“这话我却听不懂了,什么尽心、不尽心的,倒像自己是个丫头,平白叫人听了笑话。”

    绯云抿着嘴忍着不笑,忍得眉眼弯弯,绯月还好点,两指指尖悄悄掐着拇指根,脸上没什么异样。观莺刚放下茶杯,没做声咬了咬牙,唇齿间兰花茶的清馥香气在口腔里荡开,堵在喉咙口,和胸腔里憋着的那口气打着架。

    “姐姐,你这是不肯原谅我吗?”片晌,她终于咽了下去,复又跪坐在脚踏上,捧起沈渊凉沁沁的手腕,“观莺知道,姐姐是一等一的尊贵,饶是我做了头牌,在姐姐跟前儿,也应该洒扫伺候,随侍左右,但求姐姐疼我。”

    她说得情真意切,一双杏眼不加勾勒,少了刻意为之的妩媚凌厉,眸中隐有泪光,更显一种幼态的无辜感。其实观莺真的很漂亮,周身带着尘世间嘈杂生动的烟火气息,与沈渊置身一处就像花开两朵,各具其芳。

    这么一来,沈渊也不好再冷着脸,只得反手虚扶一把观莺手腕,浅笑道:“头牌言重了,我常年静养,素不理睬门外事,白担了个花魁的名儿。冷香阁中,头牌之位空悬多年,如今你既得了,怎好耽误在我这儿。”

    “晏儿姐姐常年静养,还能芳名在外,叫人念念不忘,可见这才真真是万花魁首,若换成是我,只怕两天不出门,就要被忘干净了。”观莺松了口气,终于口应上了心。

    这几年,关于花魁的传闻的确从没断过,冷香阁里也总少不了人想着“若我有那般风姿容颜,当如何如何”,引得人儿路过廊前总忍不住驻足,想象那位晏儿姑娘究竟如何地国色天香。

    头牌娘子坐正了身子,重又倚在榻沿上,蘸着白芨水仔细涂抹,又道:“姐姐快小心些,只消最后一次了,别碰着了指甲。我这儿还有个护手的妙方,姐姐不妨一试?”

    “请讲。”沈渊侧脸看过去。

    观莺垂眸婉声道:“每日清晨,露水未消时,采下新鲜的莲花瓣和花蕊,掺着蜂蜜,捣碎调和成浆糊,敷在手上,过一会等发干时洗掉,连着敷上几日,可以令肌肤红润细腻。”

    沈渊生出些兴趣来,稍稍侧过身与她应和:“你这法子倒是新鲜,瞧你的手保养得如此好,看来的确管用。哪天若得了空,我也试一试。”

    “何必劳动姐姐,到时尽管吩咐我就是了。”观莺驯顺一笑,低下头继续专注手上的活计。

    气氛从此时缓和起来,期间沈渊遣了绯云去传点心。厨房送过来时,她刚好晾干最后一遍指甲。四色时新茶点装在卷草玲珑盘里依次摆开,粉青白黄间错煞是好看。

    其中有道水晶似的双色点心,白绿相间,有点像艾草做成的千层糕,被切成了菱形的小块,要用小银签子签着吃,盘子里还铺着裁好的不知是什么叶子。观莺从没见过,尝了一点,入口清新软糯,隐隐有些奶香味,却比之更加香甜。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