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玉娥郎(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二楼走廊两侧,小厅里凭栏摆放着桌椅榻席,已有几处位置垂下了帘幕,不使外人打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那两个客人在东边席上,穿过中间垂花廊时,她特意放慢脚步,含着温柔多情的眼波,向下面望了一眼。

    花厅有人注意到走廊上动静,接二连三抬头看过来,认出是昨日的头牌,男子驻目,女子艳羡,观莺如愿成了焦点。楼台高高,花灯摇摇,她站在中央受人仰望,传言说,墨觞花魁就是在此惊鸿一瞥,如今终于是自己了。她向厅下众生嫣然一笑,一双美目顾盼流转,落回到西边两位客人眼中,她都不知道看的是哪一个,那两人却都以为是自己了。

    她含笑上前盈盈见礼,向二人分别福了福:“祁少爷,江公子。”二人分坐两侧,观莺略一思量,索性陪侍正中,因不知二人是否结伴而来,趁着奉茶的工夫巧妙问询道:“二位公子倒是面生,想是初次到冷香阁,可是听闻此处歌舞精妙,相邀前来一睹真容的?”

    她仍留心着次序,既在见礼时先问候了祁少爷,奉茶时便先奉与了江公子,两下里都可讨个好,一截嫩生生的皓腕不经意地露着,细腻光洁,莹润白皙,比天上的那弯月牙儿还要惹人爱怜几分。

    这一来果然令人受用,两边都满意着受了茶,一个慢吞吞品了一口,目光顺着杯沿滑过来,在观莺身上流连;另一个却不忙着喝,顺势一把握上那截皓腕,立时觉得触手生温。

    “观莺姑娘此言差矣,昨日遥遥一见,祁某已为姑娘倾心,如何还能赏得进那些俗物呢?昨日未能与姑娘一叙,甚是遗憾,今日特来相见,不料碰到了这位兄台。”

    这祁少爷的拇指在观莺腕上轻轻摩娑,观莺未免引得另一客人不悦,娇羞笑道:“观莺蒲柳之质,能得两位公子垂青是莫大的福气,不若这就以茶代酒,敬两位公子一杯,聊表奴身谢意。”说着便要抽出手去,不料对方五指一收,将那柔荑卡在自己掌心,且以拇指大力按揉了两下。

    观莺略有些滞住,慌乱地抬眸一望,那祁少爷正单手摸着自己下巴,眯着眼打量她:“我看茶就不必了,姑娘歌喉过人,何不唱上一曲,岂非更见诚意。”

    他的眼神简单直白,从观莺脸上转移到肩上身上腰肢上,再落到她身边的月琴上,复又一跃回到她嫣红的唇瓣,来回左右滑动着盯了片刻,笑眯眯地又看向对面:“祁某擅自做主,江兄,不会介意吧?”

    对面的江公子一直被忽略在旁,祁少爷语带挑衅,他也并不为之恼怒,颇有气度地拢袖搁下茶杯,也不看这二人僵持场面,只稍一扯唇角:“无妨,是在下有耳福了。”

    观莺此时才得了空,将江公子其人样貌看清楚了些,只觉得星目剑眉,高鼻薄唇,虽坐着也不难看出身材颀长,肩背宽实。自始至终他都很寡言,只说了简单的几个字,声音低沉有力,衬得对面形容不过中人的祁公子更显轻佻。

    “观莺姑娘,请吧?”观莺手心一阵温热,原来是那祁少爷向下一滑,整个握住了她的手,存心揩油地以拇指抚弄。

    饶是头牌娘子,面颊也开始发烫,忙应了声是,抽回手坐正了身子,抱过月琴拨弄几下,佯装调试音色,趁机定了定神。

    “承蒙二位公子盛情,观莺便唱一支《玉娥郎》吧。”说罢她垂手落纤,指尖一拢一挑,琴音便从此刻开始涓涓流淌而出,少顷莺啼燕啭,唱奏相和,绵绵交织,亲闻入耳方知真有一曲人痴醉,三日犹绕梁。

    花厅里未曾上歌舞,头牌此处的轻吟浅唱显得尤为清晰,楼下墨觞鸳领着大丫鬟,刚从后院处理完些事回来,听闻此声,立刻召了小丫鬟来询问缘由,听过竟有了几分愠色,打发走了人,到柜台后暂且坐下,远远盯了歌曲声传来的方向一阵。

    歌声过半,阁主才与自己的大丫鬟说起话来:“你瞧瞧,咱们这位头牌娘子多上进,为着怕怠慢了客人,随传随到不说,再难堪也能唱出好曲子。”

    大丫鬟起初未解其意,被墨觞鸳这样一点方才反应过来:好个头牌娘子,好个观莺姑娘,竟问也不问,有客便陪,上赶着殷勤献艺,当自己这头牌的名头是叫着玩的?

    楼下墨觞鸳按着不发,花厅一派笙歌和暖。楼上观莺犹不知行差踏错,反而愈发渐入佳境,丹唇轻启,巧笑嫣然,含情脉脉,美目顾盼。江姓的公子仍不动声色,祁姓的客人却早已撑了手肘在桌,斜下了半边身子。

    “嗯?当真?”

    三楼上窗扇后绣房里,沈渊正围了巾子洗脸,刚撩了两捧水,听着绯云讲着打水路上见闻,便停下手侧脸问了一句。

    “真真儿的,奴婢亲眼瞧见的,夫人的脸色可难看了。”绯云手里还捧着干毛巾,见沈渊不信,特意加重了语气,睁着大眼睛重复了一次。

    沈渊没有再理睬,专注着洗脸,便轮到绯月代为发言:“冷香阁有客人是好事,夫人为何要不高兴?”

    绯云下意识张嘴欲回答,却发觉自己也不知道,冷不丁吸进一大口空气,差点呛着自己。她忙合上嘴巴顺气,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鼓着腮道:“我还真不知道了……也对啊,夫人干嘛要不高兴?小姐,你知道吗?”

    “呿,”绯月轻嗔她一句,“这样的事儿,咱们小姐怎会知道?”

    “我知道。”沈渊忽然出声,伸手来拿干毛巾,两个丫鬟赶紧搭手,服侍着她擦干了手脸,再拿小巾子轻轻抿着沾湿的额发,又端来热热的煎白菊花水,沈渊自个儿伸进手去,随着泡一阵。

    绯云领着小丫鬟抬走水盆水壶等物,绯月留侍在内室,取了香膏香露点涂在沈渊面颊手背各处,以指腹轻轻按摩,忍不住要发问:“小姐,您说您知道,可这样的事儿,您能知道什么呀?”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