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宵夜见闻(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绯月“嗤”地一声笑了:“这哪里能一样,小姐就是唱糊涂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见沈渊已拿了书本在手,她便剪亮了烛芯,就着烛光继续绣白鹤的另一丛尾巴。

    沈渊捧着书本,找到先前停下的地方重新读起。她高估了自己的精神,这一日说了太多话,也真的唱累了,从捧着书到放下,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小,直至停止,整只手虚虚搭在书背上。绯月见主子不再说话,便也专注着刺绣,冷不防听见“咚”一声响,差点扎了手,抬头一看更要惊吓——她那不愿说话的主子迷迷糊糊睡着了,一头磕到了桌沿上。

    “小姐!”她慌忙放下活计去扶,她主子已经悠悠磕醒了,喉咙里含糊不清嘟囔着,她顾不得仔细听,把人身子扶正了晃着肩膀:“小姐,小姐醒醒了,咱去床上睡。”

    “嗯?嗯……”她主子的确困倦,磕了一下还没醒完,打着呵欠,半瞌睡半清醒着随了她扶下软榻,临到床前终于说出了个完整的句子:“绯月,我要吃雪梨羹。”

    绯月被弄得哭笑不得:“小姐啊,您都困成这样了,还吃什么雪梨羹,明天再吃吧,明天绯月亲自给您做,好不好?”

    她主子应该没听进去,顾自坐到床上,由着她伺候脱了鞋袜,摇摇脑袋继续沉浸在雪梨羹里:“少放点糖……多炖一会,再加几颗甜杏仁。”

    “甜杏仁?小姐要吃吗?我叫厨房送来。”绯云一进门就听见这句,扶着门就要退回去。

    “好好……哎呀,送什么呀,小姐说梦话呢。”绯月只当沈渊困糊涂了,说的全是梦话,扶着她躺下盖了薄被就要去放床帘,不料又被一把捉住:“不许骗我,快去。”

    这一下将绯云绕晕了:“绯月姐姐,这到底、到底要还是不要啊……我倒是看见了,灶间还亮着灯,要实在不行,我可以自己去找呀。”莫说她正一只脚在屋里,一只脚在门外,就这样敞着门也是极为不雅观。

    绯月自己的胳膊袖子还被沈渊捉着,搞不清沈渊是真梦话还是真饿了,又怕绯云没听明白就出去,白费一趟工夫,只得先哄着答应了:“好了好了,这就去做。”又向绯云道:“小姐说想吃雪梨羹,要加几颗甜杏仁,少放糖多炖会,你先去吧。嗳!不对……也别多炖会了,好了就赶紧回来,怕是小姐饿了,顺便看看有什么点心,也捎几块来。”

    “好,我这就去。”绯云终于得了明白话,一抬脚带上门退了出去。

    绯云匆匆回了后院,一只脚还没踏进厨房,鼻子先闻见一股熟悉又尴尬的气味。厨房里的确还亮着灯,也的确有几个灶上的婆妇丫鬟在准备宵夜点心,可角落里有个炉头,坐着的陶罐不大,散发出的气味却穿透力极强,什么点心香味都要甘拜下风。

    角落里不起眼,也没有什么人,只在旁边守着个粗使小丫鬟,正拿大蒲扇扇着火。火苗舔着陶罐底儿,红艳艳的光亮跳跃翻腾,生怕别人瞧不见似的。

    绯云耳根有些发烫,闷头假装没看到,到灶上吩咐了杏仁雪梨羹。冷香阁这地方,陪客的花牌到底不多,绯云她们两个又只管伺候小姐,少有机会看见那些乌糟糟的东西。她留在厨房等着,那股气味直往鼻子里钻,可瞧着其他人并没什么异样,心道也许是自己紧张过了头,对那味道格外敏感罢了。

    厨房备的宵夜是准备送去前面的,都是常见的茶点糕饼、蜜饯果子之类,多半是外面买来,而非出自灶上。绯云看了一圈,始终觉得不太相宜。

    “绯云姑娘想要什么样儿的,我们现做也成的。”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满脸殷勤地凑上前来,脸上没多少褶子也笑出了朵花。绯云认得她,姓何,在厨房帮工有些时间了,做事还算利索。小阁主身边的大丫鬟想了想,觉得不妨一试。

    “何嫂子,小姐要吃雪梨羹,你可有主意,搭一样什么点心?”

    何嫂子乐呵呵地挽起袖子,脸上那丛褶子花堆得更深,热切道:“姑娘这就问对人了,我这就做去,保管能讨小姐欢心。”

    绯云瞧着她生火架锅又揉面切菜,动作行云流水,有条不紊,颇有几分志在必得的架势,看过一阵才发现,竟然是同时在做两样点心,不禁叫人啧啧称奇。

    角落里那奇怪的汤药提前一步出锅,没过一会就被个面生的丫鬟领了去,顺带着领了几碟糕饼。绯云不认得她,便问何嫂子那是谁。后者刚揭开蒸锅,回过头看过去一眼,咋舌道:“她啊,她不是头牌身边儿的吗?估计是头牌屋里要吃食,顺便领了那汤药去。”

    绯云笑道:“能做头牌身边的人,必然十分得脸了,竟还亲自来领汤药,可见是个厚道人。”

    “嗨,什么呀。”何嫂子已换了锅子,热油撒进一把葱花肉沫,“她原来也是后院的丫头,平时也不声不响的,忽然就被要了去,刚才过来的时候,那小脸儿上全是眼泪,哎。”

    绯云立刻觉出不妥:“全是眼泪?她做错了事吗?”

    何嫂子摇头啧啧:“谁知道呢,问她也不说,一个劲儿光摇头,也怪可怜见的。姑娘,帮我递一把盐罐子。”

    “嗳。”绯云捧了盐罐,掀了盖子供她取用,继续追问道:“大约多久前的事了?”

    “也没多大会,就之前来传点心的时候。其实她一直在外头等着呢,许是没出声儿,姑娘也没瞧见。”

    何嫂子干活当真麻利,不过炖一盅雪梨羹的工夫,两样点心都出了锅摆好了盘,一并装在两层的大食盒里,一路都香气扑鼻。

    绯云回来路上还是没看见观莺,也没再听见什么月琴,反而看见了刚才那个丫鬟,正守在观莺房门外,低着头搓着手,满腹委屈的样子,因离得有些远,也看不太真切。

    她心里不禁一阵纳罕:看着头牌娘子浮浮躁躁,身边的丫鬟却畏手畏脚,瞧这架势,该不会要守上一夜,还真不知是什么规矩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