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宵夜见闻(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回了房中,沈渊还在床上躺着,床帘只放下了一半,绯月坐在床边替她打着扇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绯云瞧见这般,轻悄悄地关了门,进了内室来。两个丫鬟对望一眼,绯云还未问过她家小姐是否醒着,已经听见其慵懒的声音响起:“好香,是什么?”

    绯月停下手中扇子,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沈渊,又转过脸,歪头打量绯云手里的食盒,心里头一阵纳罕,暗道该是什么稀罕玩意儿,竟叫她家小姐立时三刻就醒了瞌睡。

    绯云抿着嘴笑笑,伸了食指朝绯月做个噤声的动作,放下食盒,一样样取了出来摆上。绯月已扶着沈渊坐起了身,披了件外衫。沈渊面上仍然懒懒的,眸子深处却燃着亮晶晶的光,妥善地尽数隐藏在浓密睫毛之下。

    “小姐还困吗?要不要端到边上吃?”绯云没急着布置勺筷,看了一眼斜对面的榻桌。

    “不用。”沈渊摆摆手,自个儿拢了拢头发,披着衣裳到外间坐下,打眼一瞧,一盅热腾腾的杏仁雪梨羹,一碟鲜香微辣的炒年糕,还有一碟胖乎乎、软糯糯的红豆沙驴打滚。

    绯月碰了碰绯云手臂,悄声道:“不是说取些点心就行了,怎么还弄了盘菜来,小姐未必有胃口呀。”

    绯云还未及回答,坐着的小姐已经替她辩白:“这次你说岔了,晚饭被闹得没吃几口,这会正好饿了。这是谁做的?”

    绯云答是厨房的何嫂子,略讲了讲其如何揽了活,又是如何做云云,忽然一激灵想起来那个丫鬟的事:“对了,小姐,还有件事儿。”

    “嗯?”沈渊抬了抬眼皮,正搛了一片白嫩嫩的炒年糕送进口中。年糕片切得极薄,嚼着滑嫩劲道,唇齿生香。

    绯云便将厨房中如何煎药、观莺房中的丫鬟如何来取,以及何嫂子所讲、自己路上所见都细细讲与了沈渊。沈渊边吃边听着,并未觉得琐碎,反而咂摸出了些隐情——观莺昨夜才成了头牌,要分给她丫鬟最快也是今早,还没到一日的光景,能出多大的事情,如何就至于哭哭啼啼的了?

    要么是那丫鬟心气高不服管教,要么……沈渊眯了眯眼,放下筷子,端了绯云盛好的一小碗雪梨羹,拎了小瓷勺慢慢搅着。

    “等会回去送食盒的时候,看看那丫头还在不在。”

    “是。”绯云应了,悄悄与绯月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隐约觉得,自家小姐这心里头,怕是对那位头牌娘子有了真真切切的成见了。

    绯云去送食盒时,去回路上都看见了那丫鬟,一直都是低着头、搓着手的那副样子。绯云着意看仔细了些,对方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个子不算矮,却清瘦得像根竹竿,脸色也黄黄的,整个人没什么精气神。

    等她回去时,沈渊已经睡下了,这次是真睡,没能听她回话。绯月已在外间美人榻上铺好了被褥,就等她回来上夜。

    “嗳唷……照这么说,那个丫头也挺可怜的。”

    两个人悄声先回了隔壁房间洗漱,绯云憋不住话,都讲给了绯月听。绯月听了不免一阵唏嘘,感慨了几句。同为丫鬟,就算没有福气跟在小姐身边,总也不至于落得如此,才来前头楼上第一天,就见识了好大的威风。

    绯云道:“就是呢,虽说咱们不好议论,可瞧那观莺姑娘,她也实在有些过了,当着小姐的面就伏低做小的,背后又这样。”她口中嘶着气,不住摇头:“咱们夫人和小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真不知道以后会什么样呢。”

    绯月这次没有急着应和,拿着帕子擦着手,稍稍侧着头思索:“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头牌确实心眼多,可又会不会……是那丫鬟存心做样子,让别人觉得她可怜呢?这种事儿咱们瞎猜也猜不准,还是等明天小姐听了再说吧。”

    “嗯,也是。”绯云噘噘嘴,鼓着面颊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差不多洗漱好,绯月留下,绯云回了沈渊房里,照旧在美人榻上值夜。房间里早就通过风,饭菜的香味都散去了,薄荷油薰得整间屋子清清凉凉,便是值夜的人不能睡得太深,也仿佛碰触到了梦境的香甜。

    第二天绯云是被琵琶声惊醒的,她家小姐居然比她醒得还早,抱了琵琶,靠在床头拥着被子弹奏。绯云险些从被窝里掉出来,这一大早还有些冷,光线都昏暗着,凉凉的空气立刻钻进她周身毛孔里,叫她浑身一哆嗦。*7.21六月十九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她赶紧披上外衫,急匆匆趿着鞋子就过来,蹲在沈渊跟前,顾不得会否打乱弹奏,搓热了自己掌心,伸手去试她家主子身上,并未觉到骇人的寒凉才松下口气来,又忙着扯被子裹衣裳,嘴上也不肯饶人:“我的好小姐呀,弹这琵琶什么时候不行,哪怕你喊了奴婢起来,添上厚厚的衣服咱们再弹,奴婢能不洗耳恭听?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做丫头的,别折腾着自己,叫奴婢看了也心疼呀。”

    绯云比沈渊还要小几岁,此刻念叨起来竟比绯月还厉害,又要心疼,又要焦心的,只差亲自上手将琵琶夺了,藏到哪个角落里去,再也不许她碰。

    沈渊一直不说话,手上弹的曲子在绯云要蹲下那刻就已刹住了,怕震坏她的耳朵。绯云絮絮说了这许多,沈渊都听在耳朵里,知她没说错,便也不反驳。绯云却担心自己说重了话,越了规矩,心虚地低下脑袋,悄悄扯着沈渊一小片衣角摇晃着:“好小姐,奴婢实在是担心您,要是一不小心说错了话,你打我两下也好啊,就别不理我了……”

    “没有。不怪你,是我做了个梦。”沈渊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很不开心。她伸下一只手,拉了绯云起来。绯云极有眼力见,顺着一倾身子,正正好接过她的琵琶,挂回架子上盖起来,小跑两步回来坐在床前脚踏上。

    “小姐是做噩梦了么?奴婢在这儿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