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晨雨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其实若放在平常,冷香阁中莺啼燕啭不断,沈渊的琵琶声是不太可能穿透层层阻碍,隔着砖石门窗,偏偏跑到观莺房间里来,要怪只能怪这场温柔舒适的晨雨,冷香阁里外整个环境都变得过于安静了,任何一点声音都格外清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头牌娘子心头直打鼓,拼命祈祷着祁少爷不要醒来,哪怕醒了也最好是直接发怒,嫌弃这讨厌的声音扰了好梦。她还没想好应该拜哪方尊神,她的祁少爷已咕噜着嗓子,半睡不醒地拍拍她的脸:“别闹美人儿……睡醒再弹……”

    她立时脸色一僵,又不敢发作,又该庆幸客人以为是自己,曲着身子不敢乱动,只怕将其惊动醒了,再生出什么枝节。

    这些年,她不是没听到过楼上的琵琶声,也曾经心向往之,然而这会只觉得无比刺耳。那位花魁是魔怔了吗?大早上的发什么疯……观莺一口银牙咬得牙根生疼,充斥了满心的不忿又旺盛了几分。

    这些不满并未随着琵琶声止而打消,再三确认了祁少爷又睡沉过去,观莺悄悄爬下床,捡了散落一地的衣衫鞋袜套上,将对墨觞花魁的不忿暂时化作对自己丫鬟的刻薄,一踏出自己房门,满面娇羞神态瞬间变得柳眉倒竖、目疵面赤。

    “作死的蹄子!还在这偷懒,让你早早打水,水呢?懒骨头!”

    “哭什么哭!一脸晦气,滚出去……”

    绯云回来的时候,闹剧已经结束,一切如常,什么痕迹也没有。房间里绯月正给沈渊梳头,已经有小丫鬟送过了热水。

    “小姐梳头呢?奴婢先摆着饭,小姐喝两口姜枣茶再吃。”

    “摆到窗边儿去吧。”沈渊嘱咐了句。

    等她梳好了头,榻桌上已五颜六色摆得满满当当。当中一笼新出锅的雪花糖黑米糕,挨着一碗嫩嫩的蒸蛋羹,淋了葱花香油,再点几滴老醋;热腾腾黄灿灿的糖桂花小饽饽,翠生生的白灼菜心,一小碟酥脆的枣泥炸麻团,还有一碗白白净净的花生酪。正当前的,是一盏甜甜蜜蜜、暖胃暖身的黑糖姜枣茶。

    这何嫂子在后厨做工,沈渊从前未必就从没尝过她的厨艺,并不能说是斫轮老手,惊为天人。然而她留了心眼,用了心思,主动捉住了好机会,且单说她的厨艺也并不差,天时地利人和凑到一处,一下就让她入了小阁主的眼。

    这一餐吃得舒心,沈渊喝了姜枣茶,正慢慢揪着一块软绵绵的黑米糕,忽有人来叩门,是阁主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叫水芸的,说是来替阁主传句话。

    “夫人说,今日实在忙碌,怕放在一边忘了,特意叫奴婢来嘱咐小姐,今儿就不要再吃那冰酪了,等天气好些再说。”

    水芸年纪小小的,说话却也利索,乖乖巧巧地向沈渊福一福,还和绯月她们两个点了点头。

    沈渊点头应了,又问阁主可曾用了早饭,水芸答正在用,沈渊便叫绯月另取了碟筷,将几样点心各拣了两块:“新寻着个得力的厨妇,手艺还不错,烦你带回去,请夫人尝尝。”水芸恭敬接了,福了福道了谢退下。

    “来,你们也尝尝。”沈渊招招手,塞给两个丫鬟各一只小饽饽。那原本是用细黄豆粉和细玉米面、栗子粉和在一起,再撒上白糖,用温水和糖桂花调匀了捏成的,蒸出来胖嘟嘟,细软又香甜。

    两个丫鬟欢欢喜喜道了谢,像两只松鼠似地围在她身边吃点心。何嫂子的确很会揣度,有了那几滴香醋加持,热热的一勺蛋羹吃下去,胃口便被调起来,菜心也爽口。只是那碟麻团不好,里面的豆沙枣泥馅甜腻腻的,沈渊只咬了一口就放下了。

    “都是奴婢疏忽了,没看紧了她放的什么,等会奴婢一定仔细嘱咐她,再也不许做这么腻的东西了。”绯云见沈渊脸色不好,急急忙起身,将那碟麻团挪到一边。

    沈渊没抬头:“嗯,话要说,赏钱也照给。”

    这场雨一直下个不停,好在天色总算渐渐亮起来,空气也不再那么阴冷,等用完了饭,雨势正好小了一些。绯月留下收拾床褥,绯云拎了食盒回去,路上瞧见的人不少,唯独没有观莺的那个丫鬟。绯云还觉得奇怪,好歹是头牌身边伺候的人,怎地竟连端茶送水、浣衣传饭都不用吗?

    “何嫂子,今儿早饭做得不错,这些且拿去吃茶,原本咱们小姐还另有赏的,可惜那麻团油腻腻的,没得败了小姐的胃口,竟再多一点都吃不下了。”绯云寻了避人处,悄悄塞了赏钱,把整套话讲得一个天衣无缝。

    “咱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盼着主子好,何嫂子若是能伺候好小姐,咱们都落好处,若是再出什么不好……我们陪个笑脸总能过去,可嫂子你怕就再也不得用了呀。”

    这一番话讲得滴水不漏,既道出了厉害,又抛出了明晃晃的甜头,还将沈渊本人撇了个干净,着实没辱没花魁身边大丫鬟的名头。何嫂子弯腰收着赏钱,唯唯诺诺地一一应承着,连声道自己糊涂大意,以后必会加倍仔细。

    绯云满意地点点头,撑了伞回去回话。沈渊正吃果子,听过夸了她两句,另挑了根银签子,朝她嘴里塞了块脆甜脆甜的桃儿。

    这场雨断断续续下了三天,冷香阁也冷清了三天。到了第四天早上,恰是沈渊生辰那天,终于彻底放晴,空气都是凉丝丝、甜润润的。前院的合欢树没法遮雨,满树的花都败落了,纤细的叶子也被打落不少,红红绿绿溅了满地。

    两缸荷花倒是雨后新生,原先开的几朵本应该败了,被雨水冲刷过竟生意盎然起来,不断冒起尖尖的花骨朵,不过又三四天,其中两朵就开了,比之前的还要大,也要更香。

    花开次日,墨觞鸳早起本想赏赏朝露芰荷的好景儿,结果缸子里剩下绿油油的大荷叶和刚冒出头的小骨朵、光秃秃的青莲蓬,一片花瓣都没留下,捎带着两只长好的大莲蓬也没了踪影。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