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荷花粥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这是怎么回事?才刚开的花,都哪里去了?还有莲蓬呢?”水芝伸手拦住个换水路过的粗使丫鬟,拧拧眉好生盘问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丫鬟面相也不过十二三,冷不防被捉住,自是不明就里,还以为自己要顶了这罪,战战兢兢地伏在地上,闷着头不敢看人,口中忙不迭分辨道:“是,是花魁娘子身边的,两位姐姐……摘走的……”

    “算了,做活去吧。”听闻是沈渊,墨觞鸳也不再说什么,挥挥手示意水芝叫人退下。

    无花可赏,墨觞鸳只得回了楼里。水芸去传饭,还未等她回来,先闻绯云叩门。一进门,且见绯云手中捧着个大托盘,笑嘻嘻地福个了礼,向墨觞鸳道:“小姐亲手摘了荷花莲蓬,剥的莲子,做了清心荷花粥,请夫人品尝。”

    粥面上撒着切成细丝的粉红荷瓣,提前一夜泡好的糯米、薏仁,剥了新鲜的莲子,用莲瓣与莲蕊浸热水煮粥,滚进冰糖,盛出冷水里湃过片刻便可上桌。沈渊又特将每颗莲子都去了莲心,嘱咐了丢两三粒进热水里一同烫了,既不苦了舌头,又能降火清心。

    墨觞鸳微笑着点点头,示意水芝接过:“小姐有心了,替我道谢。这几天下雨阴湿,我的腿又开始疼了,偏偏事又多,顾不得照看她,小姐如何了?有没有受凉?”

    绯云垂手回道:“回夫人的话,小姐无妨,还有精神出来走走。”

    “那就好,你去吧。”墨觞鸳招招手,打发了个小丫头送绯云出去。

    荷花粥到了跟前,尚未入口已觉清香扑鼻,莲子鲜甜,糯米香软,薏仁也焖得烂烂的,粒粒都爆开了花。往日里冷香阁虽热闹,七七八八的事务却往往来不及照单打点,反倒是客少清净时,堆下的各种账根杂项都要清了。眼下终于等到天放晴,墨觞鸳准备着带沈渊去道观进香。

    陌京城外,北郊有一座玉瑕山,山中有道观名长生观,供奉三官大帝,岁岁年年香烟繁盛。对于鬼神之说,墨觞鸳的想法一直很复杂。

    在还小的时候,跟随父母年节祭拜神明,她也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举头三尺真有神明。后来连遭变故,墨觞鸳又想明白过来,如果真有神明护佑,自己从未做过亏心事,何至于总受磋磨?于是那年来到陌京,她虽听说长生观香火灵验,却也从没想要去进香祷告。

    还是到了再后来,启仁十二年,沈渊出了事,眼看就要救不回来,墨觞鸳正是病急乱投医,玉瑕山下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入了长生观,不眠不休,不饮不食,求神祷告,磕头奉香。不曾想果真灵验,待数日后她下了山,精疲力竭地回到冷香阁,沈渊已经醒了过来,并且一天天好转。

    如此便是再不信,也要变成深信不疑了,沈渊不能出门,墨觞鸳便亲自去还了愿,又为她求了一枚平安扣,串成剑穗压一压刀兵戾气。这也罢了,每月或初一,或十五,但凡没有别的事情,墨觞鸳也必定要上山进香去。

    方才听绯云说,沈渊肯出去走走了,墨觞鸳觉得是个好兆头,应该让她也亲自去拜一拜,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

    想着想着,水芸已经传了早饭回来,荷花粥刚好告罄,墨觞鸳看着送来的香菇鸡丝粥,忽然没了胃口。

    “这荷花粥真的不错,水芝,等会你跟着去厨房,叫她们学着做,没得让小姐亲手剥莲子。对了,再见见那个姓何的厨妇,看看人品举止如何。”

    “嗳。”水芝答应着,递上了筷子。

    三楼两处都在用着早饭,楼下各房也在传饭送汤,唯独观莺房中始终没有动静,也不见她那个丫鬟打水洗漱。并非头牌不食人间烟火,相反地,她身上有太浓重的世俗烟火气。这种气息适当了是锦上添花,让整个人鲜活灵动,只消一个眼神就可勾人心弦,可是一旦过满则溢,团团絮在一起化不开,就时常会钝住自己的头脑,做出各种得不偿失的事情来。

    “姑娘,您还是起了吧……”

    房间里,观莺的床前只垂了半幅纱帘,床上盖着水红鸳鸯被,一截冰酥玉润的雪肩露在外面,压着泼墨散开的一卷青丝,胸脯处随着呼吸有微微的起伏,一道诱人风景随之时隐时现。丫鬟在床前跪了一天一夜,已经声音沙哑,双目布满红丝。

    观莺听见丫鬟劝说,破天荒地没有发怒呵斥,腾地一下坐起身来,鸳鸯被滑落,里面竟是白生生叫人脸红的场景。丫鬟赶紧趴下身子,恨不能整个人钻进地缝里,天晓得她这位头牌主子又想做什么。

    她胆战心惊地等着喝骂降临,对方却一言不发,就这样将白玉般的身子暴露在空气里。异样的寂静持续了许久,才有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你说,我这样好看吗?”

    丫鬟抵死不敢抬头,翕动着咬得惨白的嘴唇,眼泪几乎要掉出来:“好、好……好看!好看……”

    “那他为什么不来看我!他们都不来!”观莺忽然歇斯底里起来。她躺了太久,水米未进,本来是理应气力不足,不至于扰了外面安静的。可她的丫鬟跪在床前,分明觉得耳膜要碎掉,只怕隔墙若真有耳,必然听得一清二楚。

    丫鬟不敢说话,只听见床上接连传来闷闷的捶打声,不看也知道,是这位头牌又在用那只划伤了的手捶打床铺,伤口必然又被捶裂开,换了许多次的药布必然又浸上了血。

    “请观莺姑娘开门,厨房来送汤。”

    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观莺不加理睬,丫鬟不敢擅自做主,外面的人就一直敲个不停,一下一下像敲在人心头上。丫鬟终于顶不住,瞄了一眼观莺,几乎是匍匐着身子去开了门。

    屋里观莺仍然是那副样子,她只敢开一条窄窄的缝,尽可能地用自己身体遮挡。还好,门外是个小丫头,刚十来岁的样子,手上捧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个白瓷盖碗、一把小勺。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