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莲心汤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姐姐好,这是花魁娘子吩咐厨房送的甘草莲心汤,清心降火,请观莺姑娘服下静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丫头说话做事有板有眼,恭敬地举着托盘等着人接过。观莺的丫鬟一听这番话,整颗心都要怦怦乱跳,简直不敢回头看她的脸色。小丫头等了好久都没动静,又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补了一句:“花魁身边的姐姐还说了,如果观莺姑娘不喝,或是砸了东西,可就只能请水芝姐姐亲自来送了。”

    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顾不得观莺会否发作,丫鬟赶紧接了盘子,好声好气地谢了谢小丫头。小丫头倒机灵,一句不多说,一眼不多看,还好心帮她带上了门,蹦蹦跳跳着走了。

    “姑娘……啊!姑娘!不敢啊!”

    丫鬟强压着恐惧回了床前,还没跪下去,观莺已经抓东西劈头砸了过来,正砸在她脸上。丫鬟躲避不及,吓得噗通跪倒,紧紧抱着怀里物件,丝毫顾不上汤水滚烫,洒出来尽泼在了自己手上。

    头牌长发甩得凌乱,胸口剧烈起伏,白净的肌肤迅速透上了一层潮红,砸着床榻,瞠目怒喝道:“清心,清心!哼,她消息倒是灵通,惯会糟践我这个没脸没皮的!”

    观莺虽难相处,却并不疯癫,更不可能亏待了自己,忽然如此失控,仍要从雨刚刚下起来的那天说起。那一天,那位祁少爷终于睡醒了,拉着观莺要继续弹琵琶,却不知自己弄错了人。

    “观莺姑娘琴技过人,不想琵琶也弹得如此之好,此时既已大醒了,何不重弹一曲,以诉情肠呢……”

    彼时观莺内里不忿,面上犹自陪着笑,一只手被握着好一番抚弄,又不能挑破了话两下难堪,只得强行搪塞过去:“祁少爷,人家腰还酸着呢……少爷怎么忍心,叫人家这会儿弹琵琶?”她的声音本就娇柔,说着这等暧昧调情的话,再抛过一个欲迎还休的媚眼,登时让对方全身骨头都酥了一般。

    这一关算是蒙混过去,一直到送出了大门口,观莺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不料那祁公子忽然一转身:“美人儿好好歇歇……晚上再来与你听琵琶。”不过一句话的工夫,还顺便搂着她腰肢掐了一把。

    还好他没给观莺反应的机会,直接在她唇瓣上亲了一口便走了。观莺扶着门框,嘴唇还微微张开着,整个人似呆住了。这祁少爷的脾性,她一晚上也摸了十之八九,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儿……

    “呃啊——”

    门窗紧闭的房间里,殷红的血珠滴下,看着都成了暗红色。一把修眉小刀半边刀刃还夹在左手掌心皮肉里,观莺的表情痛苦不堪,又要死死咬着嘴唇,不叫别人听见惨叫声。

    她只想轻轻划一道,出点血糊弄过去,只消落几滴泪,做出楚楚可怜的神态来,也一样能将那好色之徒收入囊中。可惜她胆气不足,冰冷的刀刃甫一触到掌心,她就害怕起来,哆哆嗦嗦不敢用力。犹豫了许久,她只得眼一闭心一横,自觉只加重了一点点力,万没料到掌心一阵尖锐入骨的疼,再睁眼时,入眼已经满目的鲜血淋漓。

    观莺连哭都忘记了,更不知道该恐惧会否伤到筋骨,还是该庆幸伤的不是右手,血珠一滴一滴往下掉,刺痛了她的眼,她才如梦初醒一般,“哇”一声大哭起来。

    还是丫鬟闻声赶来,顶着她的哭号打骂,替她包扎了伤口。一大道口子的确骇人,她亦不敢声张,更莫论请大夫诊断伤势,草草止住了血算了事。

    一连八天,观莺不需要记得伤口有多疼,因为那疼痛从未断过;她也不需要记得心有多疼,因为那祁少爷再也没来过。

    起初雨天路滑,不宜出行,她尚且可以安慰自己。后来,天晴了,花也都开了,她不仅没有等到祁少爷,还因为伤了手,失了旁的恩客欢心。

    这几天里,并非没有客人来找她,只是她不敢相见,只得再三推脱,还让墨觞鸳以为她终于自己悟明白,不再无论香臭都没头没脑贴上去。为此墨觞鸳特意叫水芝去传话,言头牌点到为止即可,不可推阻太过。

    “噢,噢……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头牌闪烁着一双杏眼,吞吞吐吐地应了下来。再有客人相邀时,她终于露面,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还捂着长长的袖子,颇为端庄地叠着手,婉婉跪坐,并不与人过分亲近。

    许是这样欲迎还休的风情的确惹人心痒,对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观莺,来客反而更热切,见到她手上受伤,还会关切几句。只观莺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忐忑。这些忐忑在她奏起月琴时终于应验,若只滑音走调便罢了,顾着伤口便按不住弦,强按住弦伤口便崩开,红红的血痕渗出来,看一眼就扫了兴致。

    于是客人便都走了,她的颜面也扫了地。琴弦红红的,她眼圈也红红的,竟仍是她那丫鬟来扶了她回房。再路过垂花走廊,心境已大不相同,观莺不敢抬头看,更不敢仔细听,生怕知道别人都在嘲弄她、讥讽她、看她的笑话。

    水芝又被遣去问她缘由,她不敢照实说,只能编编凑凑应付过去,面上仍要如常欢笑着。送走了水芝,观莺鼻尖真切地发酸,想不通自己为何不拒绝,为何一定要弹月琴,究竟是为了讨客人的欢心,还是——

    还是为了证明,自己和那小阁主一样,也是个知廉耻矜身份、不只会倚门卖笑的女子?

    无论是哪一种,都失败了,都是独守空房、无人问津。

    这样落寞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了前一天午后,从前那位朱少爷忽然造访,直言专来探望观莺,还给她带来了据说是上好的胭脂膏子。观莺喜出望外,忙不迭地梳洗打扮,还未等梳好头发,朱少爷已等不及,径直上了楼来。

    观莺消沉多日,清减了不少,力不从心兼身上吃痛,满面红潮许久未消。她娇羞地朝身边望过去,却瞬间瞪大了双眸:那朱少爷正匆匆地套着衣服,显然是要走。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