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擂茶(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于是沈渊便知道了,一连三两日观莺都不思饮食,每每传了饭也几乎原样送回来,且不许她那丫鬟沾一点,倒是让厨上的人得了口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平日看火烧水的几个小丫头说,头牌屋里要水也奇怪,都不许她们进去的,只能送到门口,让她的随身丫鬟一趟趟独自进去,也是怪累煞人。

    观莺松懈懒怠疏忽了琴技,惹得客人纷纷拂袖而去的事情,沈渊是早就听说了的。再一细想之后见闻的种种,她方知并非在于琴技,只怕是那头牌娘子的手出了问题。

    在小阁主的角度,她本也想适当地管一管,不过暂时不想叫阁主知道。沈渊不喜欢观莺,却也懒得做添油加醋之事,若是失误受伤也就罢了,若被阁主知道了,查出些什么来,观莺只怕要吃教训。

    好歹如今在明面上,观莺也是个冷香阁的门脸,能留便尽量留着吧。

    然而过去了雨天,沈渊又困倦嗜睡起来,早上总嚷着睡不够,到晌午就撑不住了,接着自然没精神料理,后几日也均无精神继续探看。直到昨天傍晚,天气凉爽了些,她在前院赏了会那长势喜人的荷花,听说了花开的日子,粗略一算,心知那事不好再继续拖下去了。

    “绯月,我困了,要回去睡,你记得告诉绯云,明天我要做荷花粥,叫厨房泡上薏仁和糯米。明天一大早,你们两个早早地来摘这两只莲蓬,还有新鲜的花瓣和花蕊,要在上面一瓣一瓣地采下来,不许整朵掐回去。”

    “是。可是还这么早,小姐不吃晚饭了么?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就是站得累了,晚饭随便传些吧,若等得久,我便睡了。”

    绯月当然不敢叫她空着肚子睡下,刚踏进房门便立刻撵着绯云,去后院传了晚饭与热水,自己服侍着沈渊更衣梳头,等着她用过饭又洗漱好,躺到床上去休息了,才拉着绯云出去说了先前嘱咐各事。

    前一日睡得如此之早,沈渊的精神不错,被水芝请去墨觞鸳屋里说话时,还颇为兴致盎然。墨觞鸳的面色却不好,见她来才缓和了些。

    “夫人……嗳唷!吓我一跳,怎么回事。”沈渊才进门没两步,看见墨觞鸳正要与她说话,才开口便受了一惊。

    观莺不偏不倚跪在内间挂帘后,可巧穿的衣服颜色和那帘子有点像,又被挡着一半身子,沈渊当真没留意,更未料到她会在,差点撞了上去。

    “没个正形,快过来坐。”墨觞鸳看着沈渊捂着心口、颦着眉尖故作柔弱的样子,嗔了她一句,招手要她一同坐在榻上。

    沈渊过去坐了,看清楚了观莺披散着头发,素着脸,面色颇见憔悴。房间里气氛很是压抑,与往常大不相同,她这样的人都觉得不适应。

    观莺的手被袖子掩着,沈渊看不清楚,只能看见几点红艳艳的指甲,甲根已经开始褪色了,也没有补染。大约是连日受挫伤神,无心装扮了?沈渊如是揣度着。

    墨觞鸳无从得知沈渊这些心思,叫她来自有用意,先不急着说话,不慌不忙地先递给她一盏擂茶。水芝早得了授意,上前一步高高拉起观莺左手腕,撩开其袖口,露出了手掌上缠着的层层白布。沈渊见状会心一笑,接了黑釉油滴盏从容品饮,只当没看到水芝动作。茶香色正,汤浓味醇,是她养母的手艺。

    墨觞鸳自个儿也捧了茶盏,场面仿佛回到了栖凤,墨觞家的老宅子里,母女两个对坐吃茶。自来了陌京,世人盛行煎煮之道,少见点擂之法,沈渊自己懒怠动手,倒是快忘了这一盏八宝擂茶的滋味。

    水芝也是个有耐性的,一直牢牢把持着观莺的手腕。待吃过一盏茶,沈渊抿了抿唇角,故作打趣:“夫人,咱们家吃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了?”

    “亏你还记得吃茶的规矩。”墨觞鸳也放了茶盏,却似顾左右而言他,“你又不是伤了手,怎么好些年不见你自己做茶吃。”

    沈渊半垂了眼帘轻哼一声,伸出左手两指叩着自己右手内腕:“可不是算准了,夫人会亲自做茶吗?况且,我若是伤了手,必会立时三刻叫夫人知道,好叫夫人疼惜我,天天做了茶来给我吃。”

    两个人事先并未合计,此刻直接心照不宣,一唱一和。沈渊许是同情水芝一直杵着,手脚都要发酸,直接将话茬扯回了正题边上,又拿余光向水芝一瞟。墨觞鸳会了意,作势要唬她:“就你机灵,为了躲懒,连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你倒是该学学观莺,同样是弄伤了手,她的主意可比你划算多了。”

    观莺周身明显一抖,水芝立刻一伸手按住了她。沈渊放平了手不说话,墨觞鸳继续道:“伤一掌,换一生富贵,你说说,这是不是顶好的主意?”

    “嗯?有吗?”沈渊的反应半真半假,她只知道观莺可能弄伤了手,却不知其中内情。换一生富贵?听上去倒像观莺的做派……看来,阁主是已问出了所谓内情,特意叫了自己来,就是为了做这么出好戏给她看。

    也好,观莺是该吃些教训。何况还有这盏好茶,这一趟来得不算亏。

    沈渊侧了侧脸,向观莺笑得温柔可亲:“唷,听这意思,观莺妹妹是得了好去处,要被哪家的公子接走了?那还真是恭喜了,照说,我也该添一份妆的,等下就差人给你送去。”

    “你!”观莺倏地抬起头,迫于阁主在场却不敢发作。沈渊话里话外都是讥讽,观莺如何会听不出。好去处?好个好去处,笑她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也值得这么大的阵势了!

    “我如何了?”沈渊明知故问。

    观莺干瞪着眼,嘴唇抿得极薄,不难想见内里牙根紧咬的狠状。墨觞鸳看着她这幅模样连连摇头:“观莺,今早大夫去为你诊治,你就是这样与人不共戴天的样子,险些丢尽了冷香阁的颜面。若非水芝亲自去喝止了你,你要把人家手上也划破吗?”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