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擂茶(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那年沈渊已经是个半大孩子,墨觞鸳犹不觉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沈渊搂着养母的脖子,倒是一直看着身后,墨觞家的一草一木在后退,直至消失在朱漆大门后,像是宣告着孩提时代的结束。那时她还不懂,她的养母抱着她,正是抱着在这世上最后一点眷恋。

    冷香花魁的思路飘得很远,不知不觉将一钵茶料打得粉碎。她没有回答墨觞鸳的话倒也无妨,观莺架不住墨觞鸳目光的震慑,已经先开了口,战战兢兢地叫了一声“夫人”,之后什么也再说不出。

    “我已训斥过了花魁,你可满意了?”墨觞鸳如是问。

    “我……”观莺嗫嚅,明白如何回答都不妥。答满意,便有得意忘形、讨价还价之嫌;答不满意,更是作死之举。

    她懂得,寄人篱下唯有服从,至少眼下要脱困,才能有往后可言。她低下了头,整张脸隐藏在散乱的长发之下,看不清楚任何表情,只有声音是清晰且恭顺的:“观莺知错了……往后,再也不敢了,但求夫人原谅。”

    她的声音的确好听,沈渊方回过神来,一瞧眼前擂钵里的茶粉,自己都要笑了。观莺说些什么,沈渊只听清楚最后几个字,因着走神,没听出真假,正纳罕阁主是如何制服了她,抬眼看向对面,阁主的目光却还在观莺身上。

    墨觞鸳岂会听不出观莺并非真心顺服,只是盯着她不动声色。观莺那一头乌亮长发之下,牙齿死死咬着下嘴唇,痛感已经麻木了,几乎咬破出断断续续的血印子来。做了十几年的人下人,她晓得了,这是被识破了,她的阁主主子果然是个厉害的。

    她松了松牙齿,唇上火烧火燎的疼让她流出眼泪来,她就这样梨花带雨地抬起头,抽抽噎噎地认错告饶:“夫人!观莺真的知错了……多谢夫人相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沈渊忽然觉得头疼,如此啼哭矫情的做派她消受不起,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被哭起来。擂钵里八样配料,银芽茶、冰糖、白菊花、枸杞干、核桃仁、炒熟的芝麻花生酸枣仁,都已被打成了绵沙样的末子,再细也是没有的了。

    “哭嚎喧哗,更不成体统……夫人,就叫她下去吧。”沈渊放下擂茶棒,还没碰到桶壶提手,已经觉出水早凉了。她转脸看向水芝:“正好,水凉了,水芝姐姐,去换一壶来。”

    水芝面带犹豫,来回看了看榻上两位主子,不知是否该放开。墨觞鸳点点头算是允了,水芝便松开了观莺,甩甩有些酸麻的手臂,提着铜壶退了出去。

    墨觞鸳与沈渊对视一眼,以为她是有话要说,沈渊却一言不发,耐心地一瓣一瓣嚼着白胖的核桃仁,吃得满口生香。墨觞鸳不解她用意,趁着她又去拿核桃仁时,一下按住她手:“核桃仁有得是,小姐先说说,叫她下去是何意。”

    “就是叫她出去呗,”沈渊忽然孩子气起来,大睁着无辜的桃花眼,“出去回自己屋,养好了伤继续见客,头一个月得的赏银无论多少,全数算作冷香阁的抽成,小惩大诫。”

    墨觞鸳险些绷不住,观莺险些装不下去,刚回来的水芝险些笑出声。沈渊故作无知无畏,招招手要接过铜壶。水芝上近前来福了福,垫着厚厚的巾子托着壶底,让开了沈渊,笑道:“还是我来吧,这水可烫呢。”

    “嗯,也好。”沈渊向后闪开,撩上袖口又拿过擂茶棒。水芝提壶向擂钵里冲水,沈渊随着一圈圈缓慢搅拌,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

    茶汤起初绵稠,近似于墨绿色,水芝略停了停,沈渊细细搅过几圈后,空出位置示意继续,水芝又冲进滚水。这次沈渊搅拌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茶汤逐渐变得均匀,颜色浅浅亮亮的,是很漂亮的麦苗色。

    沈渊冲茶时,墨觞鸳没出声扰她。一直等到水芝放下了铜壶,沈渊停下了搅拌,墨觞鸳才回过脸看着观莺:“如此安排,你可愿意?”

    观莺猛地低下头,整个身子趴在地上,声音便从地面传来:“观莺愿意!多谢夫人,多谢小姐。”说到“小姐”二字时,也许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牙齿互相磋磨的咯吱声响。

    此时沈渊已分好了茶。墨觞鸳挥挥手正要遣观莺下去,却被沈渊截了胡:“夫人别急,都说吃擂茶讲究见者有份,我瞧着,观莺好歹跪在这儿半天了,不如叫她也吃一盏?”榻桌上赫然摆了四盏茶,沈渊手背支着下巴,倚着大靠枕,半边身子歪在桌沿上,乖乖巧巧地看着她的养母。

    “你呀……”墨觞鸳隔着空气点一指头沈渊额头,吩咐水芝端了一盏茶给观莺:“你也起来吧,尝尝小姐的手艺。吃过这盏茶,就回房间去思过,好好想想自己的错处,别走错了路子,最后后悔的,那只能是你自己呀。”

    墨觞鸳最后这几句话,颇有语重心长的意味。她并非春檐巷里那些个黑心的老鸨,多少年前,她也是墨觞家的大姑娘,栖凤城里的一颗珍珠。观莺这一桩事叫她大吃一惊,退一万步讲来,哪怕观莺先与那祁少爷说了谎,过后再来找她商议如何圆谎,墨觞鸳也是会帮她的。

    这是个如何胆大妄为的女子?对自己尚且如此狠心,若是换成别人,她岂非要更心狠手辣?泼辣轻狂,做小伏低,她变起脸来都不需要一眨眼的工夫,实在叫人不得不生疑,她的娇艳皮相之下,是怎样乖戾的心思。

    沈渊一言不发,看着观莺扶着膝盖站起身,忍着痛谢了礼,从水芝手中接过茶盏一饮而尽,连连称赞了一番,而后告退离开。她一直看到门扇紧紧合上,才放下手坐直身子,朝同样刚刚收回视线的墨觞鸳笑笑,随之又撅起嘴,满脸上写着委屈。

    “夫人刚才好凶的。”

    这一声拿捏得恰到好处,委屈巴巴又糯声糯气,一双手十根手指交错绕在一起,小幅度地互相叩打,垂着脑袋又悄悄向上打量,十足的孩子做派。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