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手足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墨觞鸳有心逗她,唬着脸道:“凶你也是你自找的?总说睡不够,那么好的天气,你怎么不睡了?”

    沈渊抽噎一下就要哭:“睡不着……那可就是睡不着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谁知道叫她听了去,倒成了我的不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着就要抬手去揉揉眼角,见墨觞鸳不上当,还呜呜地干哭了两声。

    墨觞鸳反被她逗笑了:“好了,好了,我的儿,你是吃准了我舍不得你。快别欺负你那张小脸儿了,吃茶吧,都要凉了。”边说着自己先捧过一盏,又朝水芝招招手:“来,既说了见者有份,你也吃。”

    沈渊装不下去,娇滴滴地哼了一声,捧了自己那盏擂茶,低头尝过一口,娇嗔道:“还好我做茶嗜甜,不然这一口下去,心里要更苦了。夫人要做戏,也不提前告诉我,让人家平白受了委屈。”

    这一下引得水芝也嗤嗤笑了。这样矫情娇痴,沈渊小时候也很少有,年岁大起来反而像个孩子,幸好她正当绮年玉貌,又长相偏幼,看着和十四五岁也差不多,方不至于有违和之感。

    水芝稳稳端着茶盏,品着盏中滋味,心里不免多出几分感慨。这位管事大丫鬟,打年少时就跟着墨觞鸳,沈渊刚到墨觞家时,墨觞鸳忙着操持大小事项,还是她抱着沈渊洗漱用饭,收拾妥当,感觉也就是昨天的事情,小女孩却早已出落成了眼前的标志美人。

    “小姐果真好厉害的嘴。等会儿留下用饭,有你爱吃的杏仁豆腐,给你好好压压惊,好不好?”墨觞鸳笑骂一句,又搬出点心哄她。沈渊受用得很,笑眯眯地点了头,墨觞鸳遂叫水芝去她屋里和厨房各传了话。

    水芝前脚刚出门,墨觞鸳就等不及要追问:“渊儿,我还没有问过你,如何知道这些事儿的?”

    沈渊也不隐瞒,索性褪了绣鞋,抱着膝盖缩在靠枕上,狡黠笑道:“早上的荷花粥,夫人吃着可好?”墨觞鸳点头,她便将几日前,如何遥遥望见那个丫鬟的事大略讲了。而至于那荷花粥,荷花入馔确是别出心裁,也是别有用意。

    傍晚赏莲时,她算算日子已有七八天,不好再继续拖下去,暂时也不想声张坏了冷香阁的颜面,便借了荷花的巧,放出做粥的幌子,又假称困倦,早早睡下养着精神。等到了早上,两个丫鬟出门采莲,她的要求挑剔,两人必得耗上好一阵子,她便可趁机悄悄地去偏院捉人。

    “那丫头起先还想打马虎眼,说是自己身上不爽利,我没理她,也就盯了她几眼,她就经不住了,说是观莺弄伤了手。”沈渊扯扯唇角,边捞过铜壶向盏里添了些热水,边道:“后院人多眼杂,我也没细问就回来了。那莲子剥出来鲜甜鲜甜的,我想着,莲心也不好浪费了呀,就叫绯月煮了莲心汤,给咱们的头牌送去,也好体贴体贴,那位的伤势如何呀?”

    墨觞鸳摇头:“你的人去送汤,她如何肯让你知道?”

    沈渊不急着回答,先捧了茶盏喝两口润润喉,含糊道:“所以,我才叫绯月找了个小丫头去呀。”

    墨觞鸳再挑不出什么,心里暗道难为是世家的小姐,生下来就是一副水晶做的剔透心肠。小姐却意犹未尽,又反过来问她:“说起来,她那手究竟怎么回事儿?一连好几天都染着血,伤得很重吗?”

    “没伤到筋骨,都是她自己整日懊恼郁闷,摔打东西,伤口总被扯开,一直不见好。哼,也是个不中用的,哄男人的时候脑子灵光得很,遇上点事就成了一盆子浆糊。”墨觞鸳道。

    “嗳,夫人想岔了,她是个红姑娘么,可不是会哄男人就够了。”小姐故意臊皮,果不其然被瞪了一眼:“满嘴胡诌!从哪听来的荤话,可是你该说的?我不拧你的嘴,等将军回来,看他知道怎么骂你。”

    沈渊眼皮都没带抬一下:“他才不会骂我。”

    这话倒也不虚,沈涵一年里在京的时间很短,兄妹两个能见面说话的时候更不多。可沈家的人仿佛天生就是同一条心,于沈将军而言,沈渊是失而复得的掌上明珠,需要他的疼惜与庇护,只要她不戕害无辜,旁的都不算什么问题。

    这些话都是沈将军自己的心思,没有直接和沈小姐讲过,后者心里却和明镜儿似的,也许这就叫手足吧。沈渊也不说破,兄妹两个这样心照不宣地过着,颇有点岁月静好的意味。

    墨觞鸳见唬不住她,故意重重叹一口气,摇头无奈道:“姑娘大了,竟然没人能管得住你,真是可怜了离公子,将来成了亲,你也要欺负人家?”

    沈渊立刻一仰脸,高声回嘴道:“谁要与他成亲!我还小呢……”话未说完自己先笑了,捂着嘴偷偷笑弯了眼睛,后面的话都忘记在了冷了的茶香里,耳根后一小截白皙的脖颈染了一层绯红。

    她的养母知道女儿家羞臊,移开了话题不再惹她:“好吧,你才刚好,不说这些。我有正事与你说,你哥哥疼你,你也该心疼心疼他在外头不易,这次他回来,你可亲手做盏茶与他吃?”

    “阿娘不是刚还嫌我做得不好么?且他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个准话。”沈渊止住了笑,言及此事有些沮丧,“前几年我病得厉害,总不好见人,后来他也走了,说是亲生的手足,竟也总共没见过几面。”说着似是自我排解般,抽了丝帕出来,绕在手指间打圈儿,“这次他若回来了,我自然会做盏好茶奉与他,也让他瞧瞧,沈家的女儿是何等谪仙般的人儿。”

    “嗤,你这丫头,比小子还不害臊,哪有这么夸自己的。”墨觞鸳被她惹笑了,转而板起脸作严肃状:“谪仙般的人儿,就要跑去山上吹风,冻得面色发青地回来?”

    这说的便是沈涵调任回西北那年,兄妹两个各自存了许多话,最后定了去沈府后山上话别,彻夜未归,叫墨觞鸳好是担心,一直当作旧账念叨了好几年。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