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雪城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沈渊不以为意:“哪里就面色发青了?那不是知道,这一走就少再见了,当时也是赶巧,我还好,能走得动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况且夫人也知道的,穿得厚厚的才出门,哥哥也一直陪着呢。”

    墨觞鸳照例不肯轻易揭过:“还顶嘴?便知道身子不好,谁陪着也不行,做哥哥的不更该替你考虑?也还好你无碍,不然凭他是谁,我都不饶。”见沈渊偷笑,又接着说她:“你还笑,要不是你病弱,都不舍得说你,依我看,将军也早该端出长兄如父的气势来,好好训你一顿。”

    沈渊歪着身子,随手一拨耳坠上的芙蓉石,不以为意地笑笑,不想继续说这些。“他要训便训吧,我只当听不到。对了,阿娘,观莺如此做派,这往后,当真要留着她?”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墨觞鸳手抖了一下,猝一抬眸对上自己的养女,对面的眼眸清澈如许,平静无波,全然不似刚刚才说出那样的话。

    “她,暂时不至于的。渊儿啊,你不要想这么多。”墨觞阁主尽了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又不经意。幸好,她的养女点了点头,重新捧了油滴盏,专心于吃茶。

    中饭沈渊用得不多,两盏擂茶已经占了肠胃。的确有一道杏仁豆腐,做得滑嫩细腻,没有照常法浇糖桂花,而是切了新鲜的瓜果,间错垒在一起,浇上新制的薄荷玫瑰酱,酸甜开胃,回味清爽。

    “这就吃饱了?再吃点,午饭不打紧的。”墨觞鸳见她胃口恹恹的,饭菜都没动几筷子,劝了两句。

    沈渊摇摇头:“吃了两盏茶,这会也不觉得饿了。”

    墨觞鸳却不依,道吃茶占了肠胃都是虚的,午睡起来便会觉得饿,亲手为她布了些平素爱吃的菜,哄着她再吃些。沈渊便学着犯懒耍滑的猫儿一般,磨磨蹭蹭地动起筷子,墨觞鸳已经嘱咐水芝去准备消食茶了。

    沈渊刚咽下一匙鱼茸珍珠羹,就听见墨觞鸳问她:“今天是二十六,等下个月初一,去长生观进香,好不好?”

    “玉瑕山上那个吗?”见墨觞鸳点头,沈渊捏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饭粒,想了片刻还是同意了:“嗯。也好,来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没去过呢。”

    处理完了观莺这一出,沈渊也开始累了,用过午饭就回房休息。屋子里熏上了安神香,午睡时,她做了个梦。

    梦里回到了金钗之年,元宵佳节去河边放福灯。沈渊不自觉弯起了唇角,她知道这是梦里呀,那条古河叫陌川,河边人很多,拥挤得很,等一下就会不小心被推着滑一跤,会险些落进水里。

    可是沈渊不怕。她记着的,当年千钧一发之际,自己不知被谁拉住,回眸一瞧,竟是个清风霁月的年轻公子。

    “当心。”公子向她笑笑,见她站稳随即收了手,半点不逾礼数。

    “多谢公子。”小小的女孩得了搭救,也不要养母领着,自己像模像样行了个福礼。女孩的声音软软糯糯,像街边刚出炉的糯米汤圆,撒一点干桂花,浇一勺甜酒酿,香甜味随热气“腾”地飘起来,带点微醺,叫人心生喜欢。

    后来怎样了?梦里沈渊提着莲花灯,牵着养母的手,沿着河岸慢慢地走,期许着后面的戏码。

    后来啊,后来她知道了,那年轻的公子姓离,名雪城。再后来啊,沈渊随着明香姑娘上街,去城郊的乐馆换琴弦,一进门竟瞧见个熟悉的人儿——这乐馆的老板,竟像极了那姓离的公子。

    小小的女孩牵着明香姑娘的手,呆呆站在原地。明香迈不开步子,奇怪地回头去瞧,还未问是怎么了,柜台后的年轻老板先迎上来,笑吟吟接过了明香手中的琴。

    “可是明姑娘的小妹?”老板和明香说着话,目光却落在沈渊身上。明香姑娘抿唇笑笑,算是默许,牵着沈渊进屋坐下。有小厮来送了茶水,年轻的老板回了柜台后,取了工具匣子,边换弦边和她们说着话。

    “许久未见,小妹长高了。可还记得我?”老板抬头望过来一眼,就像三月初春的阳光似的,温暖却不灼人。

    沈渊自是了然,明香姑娘却不解了,很是好奇地来回瞧着两个人,也不拘是在问哪一个:“记得?如何记得?离公子认得我家妹妹?”

    小女孩不由得低下了头,指尖悄悄在明香姑娘手心划着圈。姓离的公子许是欲等沈渊先言,见她不说话,才自己回了明香。

    “有过一面之缘。”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淙淙山泉缓缓流淌而出。

    沈渊低着头,看不到明香先是疑惑不解,而后又恍然大悟一般弯了眉梢、忍俊不禁的神情。

    “明姐姐,明姐姐。”换了弦,出了门,小小的沈渊踮着脚,拉住了明香姑娘的衣袖。

    “嗯?怎么了?”明香怀里抱着琴,蹲下身子听她讲。

    沈渊弯下腰,神神秘秘地附在明香姑娘耳边,反手掩着唇道:“明姐姐,刚才替你修琴弦的那位公子,他,很好看!”

    明香原本是温柔笑着的,听了这话有一瞬间恍神,神色似乎僵了僵,不过沈渊看不到罢了。真的只是一瞬间,她立刻恢复如常。

    “是吗?晏儿长大了,有心思了?”明香姑娘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沈渊脸蛋。小女孩的皮肤滑滑软软的,像上好的丝缎。沈渊脸上微红,一双眸子亮晶晶的,还没到夜晚已经生了满天星辰。明香调侃过一句,站起身来领着沈渊便向回走,单手抱着琴也未见吃力。

    “才没有,他就是很好看嘛。书上说这叫……这叫,知好色而慕少艾!”小小的沈渊嘟了嘟嘴,眸中的星星藏也藏不住,唇角隐约现了一对小酒窝。

    沈渊在梦里回忆了一番最初,便愈发期待着与雪城的相遇。陌川河边人群熙熙攘攘,她小心地放开了手中莲花灯,看着它打了个漂亮的旋儿,随着水流慢慢漂远。

    就是现在了吧……梦里沈渊提着裙摆,慢慢起身,果然被挤了一下,一个跌咧倒向水面。

    “啊——”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