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梦魇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梦里居然没有雪城,亦无旁人救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渊径直落进了河里,下意识要呼救,冷不防呛了好几口水,挣扎扑腾着努力不叫自己沉没。冷香阁的这位花魁是半点不懂水性的,饶只在梦中,她也感到了真切的恐慌,绝望就像蜿蜒的水草,慢慢缠绕上她手脚,拖着她愈沉愈深。

    她害怕,她希望可以立刻醒来,可无论她如何挣扎,始终陷在这可怕的梦中不得解脱。

    “娘亲、救……绯……”

    陌川水冰冷刺骨,仿佛当真置身其中。沈渊全然失了神志,毫无意识地呼喊着,任由河水灌进自己口鼻中。还好是梦吧……还好……挣扎着挣扎着就有了些许意识,手心温热的触感,分明是枕头一角。

    沈渊是哭着醒来的,满脸都是恣意张扬的眼泪,斑斑驳驳打湿了枕面。还有好些沿着下颌淌进颈窝,已经泛了凉,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

    沈渊不敢回想方才的梦,只觉得很累很累,捏着被角擦擦泪痕,叹了口气想继续睡。绯云守在外面,应当是听到了动静,急忙上前来,挑开床前纱帘查看何事。

    “小姐,你怎么啦?你没有哭吧?”绯云弯着腰,满眼关切地望着沈渊。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很暗,绯云有点看不清她家小姐的脸,倒是辨认出了残余的泪痕,眉心立时皱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小姐?你别哭,绯云在这儿呢。”

    绯云捏着帕子,一点点给沈渊擦着泪。沈渊只是摇了下头,不太想说话的样子:“没有。没事儿……只是个噩梦。”她心里有些乱,很不喜欢这种状态。只是梦而已……不能当真的,她觉得自己应当心如止水,无欲无求,不该为了些莫须有的事情自乱阵脚。

    如此之下,绯云自然不相信的,踌躇了片刻,回身去取了把团扇来,坐在床边轻轻给她扇着风。未过许久,沈渊已经又睡着了,拥着被子,气息很轻,几乎不见起伏。“吱呀”一声,外间的门开了,是绯月做好了解暑汤回来。

    “嘘……”绯云忙竖起手指做个噤声的动作,踮着脚尖迎上去,朝绯月摆了摆手。沈渊不醒,解暑汤便先搁着,是绵润的茯苓百合莲子汤,加了足足的雪片糖炖了一个时辰,方成一碗清甜好滋味。

    多思无益百年,这话不是浑说的,沈渊本是体寒入骨之人,只多思了那一小会,额头已开始冒虚汗,睡梦中自己掀了被子,迷糊着喊热。绯月给她盖好,她又掀开,反复两次就醒了,一把打在给她擦汗的绯月手上。

    “嗳唷!小姐啊,奴婢冤枉。”绯月也一点不恼,捂着手背温声细气地佯作抱怨,招呼绯云把解暑汤端过来:“一直晾着呢,小姐怕是捂着了,这会儿正好喝了消暑。”

    沈渊没说什么,喝过解暑汤仍觉得在冒虚汗,伸手一摸自己额头,却是什么都没有的。身上觉得热,内里却一阵阵打寒颤,沈渊自己也开始心慌,莫不是那寒症又发作了。“快去……拿艾叶,烧热水,我怕是又……”话还未说完,她已头昏得很,身上发冷,忍不住直往被窝里钻。

    绯月与绯云脸色俱是一变,当即行动起来。绯云立刻跑去传热水,绯月扯过厚厚的被子替她盖好,关紧门窗帘帐,取出常年备着的干艾叶,又备好替换的细绒寝衣。热水很快就到了,绯云在最后捧着巾子,几个小丫鬟抬着澡桶铜壶之类先到,抬进内室放置好便退下等候在门外。

    沈渊的面色很怪异,苍白底色上泛着潮红,无精打采地倚在桶壁上。两个丫鬟向水里大把撒着艾叶,时不时伸手探一探水温。绯月看着沈渊恹恹的,悄悄去拿了一瓶白兰花清露,滴了两滴在热水里,清香气味顿时发散开来。她又朝绯云扬扬下巴,后者会了意,撒完一把艾叶擦擦手,点了些清露在指腹,轻轻地为沈渊按摩起两侧额角。

    房间里很快充斥着艾叶与白兰花混合的馥郁气息,甜香中掺着一分清苦,再燥热不安的心也能放松下来。绯云按摩的手艺很好,给沈渊按了一阵,能感觉得出她的气息逐渐在恢复平稳,虽细弱却绵绵不断,是好转起来的迹象。

    “我这样子,很吓人吧。”

    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搭在绯云手背上,沈渊的声音有气无力,语气中充满着她标志性的自我嘲弄——过去的几年里,两个丫鬟早就见怪不怪了,几乎成为生活的常态,不值得一惊一乍。她们似乎也练就了一身不怕冷的好本事,可以从容不迫地反抽出手来,拉着主子的手放回水中,让香露热汤的温度驱赶挥之不去的寒气。

    寒症发作的时候,沈渊的意识是清醒的,她在思考为什么。是连日临窗窥视受了风,还是演那出好戏累着了,又或者只是很倒霉地,下雨时已经着了凉,只是到了今日才发作出来……对她来说都有可能,都意味着吃了四年的药,仍未能清除根本,从观莺出头那天夜里,她踏出第一步开始,全都是在自欺欺人。

    千头万绪在心头翻滚了一圈,最终还是只能自己咽下去,末了再嘱咐一句自己的丫鬟:“今天这事儿别告诉夫人,省得她担心。”其实也不算十分糟糕,发作快,恢复也快,比之从前已经好了许多。

    “这……”两个丫鬟对望一眼,张张嘴似乎想劝说,终也未出口,只依吩咐应了。沈渊合了眸子,打发绯月去了后院,再煎一碗四红汤来。绯云留下,继续替沈渊按着两侧额角,松泛些精神。

    “小姐还是继续养着吧,楼里的事儿都有夫人和水芝姐姐打点呢,咱们实在犯不上为了那些不懂事的,折腾坏了自己的身子呀。”

    说到紧要处,绯云也垂头丧气起来,“这说起来也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一看见点什么,就跑来和小姐做耳报神的,尤其是观莺姑娘的那个丫鬟……哎呀!绕了这一大圈,好像连她叫什么都,都不知道啊!”

    <script>app2();</script>

    (